分享到:

唐代社会转型与唐人小说的忠义观念——兼论唐代的关羽崇拜

《文学遗产》2000年第4期发表赵山林《南北融合与关羽形象的演变》一文,曾引用乾隆三年刊《蒲州府志》卷二四所载“唐人小说”一则,谓: 李晟镇河东日,夜梦伟人来谒,自言:“汉前将军关某也。蚩尤为乱,上帝使 某征之,顾力弱不能胜,乞公阳兵助我。来日午时约与彼战,我军东向,彼西向。” 语讫而去。晟早起,心异所梦,令军士列阵东向,如所戒。是日天气晶朗,至午, 忽阴云四合,大风骤作,沙石飞起。晟曰:“是矣!”即令鸣鼓发矢,如战斗状。久 之,风止云豁,视士卒,似多有伤者。其夜,复梦来谢云:“已胜蚩尤。”此篇未见其它载录。如果确为唐人所作,应是现存关公故事中最早的“小说’’资料,颇惜作者没有进一步分证。该记叙明显不同于其它“斩蚩尤”之传说形态,且颇关涉唐代有关忠义的故实,值得辨析。此外这则传说未能言明蚩尤何以为乱,关羽何以要征,分派命令之“上帝”究竟属于何方神圣,自不如宋后出现的说法略具条理。但惟其如此,尤能提调探究兴趣,并由此而及唐代社会转...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固原师专学报》2003年05期
固原师专学报

唐人小说的妇女婚爱:从古典到浪漫的转折

在中国社会 ,自从有婚姻开始 ,便产生了对婚姻的种种约束方式 ,特别是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 ,由于封建礼教的束缚 ,使大多数青年男女的婚姻不能自主 ,没有爱情可言。因此 ,不知造成了多少婚爱悲剧。只有在唐代 ,在唐人小说中我们才看到了妇女婚爱的自主、自由的曙光。唐人小说对妇女婚爱的描写 ,表现出中国文学描写婚爱由古典之爱到浪漫之情的转折。本文拟以封建礼教下的妇女婚爱为参照 ,来论述唐人小说中妇女婚爱的浪漫特色 ,并探讨其社会根源 ,从而揭示其在中国文学史上的意义。一、古典式妇女婚爱———以“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为要件 ,程序为“六礼”在我国 ,自从一夫一妻制产生以后 ,男女之婚姻便有了各式各样的清规戒律 ,而“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成为其中要件。“父母之命” ,为古代男女婚姻的专用词。古代青年男女缔结婚约 ,不得私自做主 ,必由父母决定 ,即父母为实质上的主婚人 ,否则有悖婚姻礼仪。《孟子·滕文公下》说 :“丈夫生而愿为之有室 ...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余学院学报》2014年02期
新余学院学报

略论唐代幕府与唐人小说之关系

唐人小说的出现标志着我国文言小说发展到了成熟阶段。明桃源居士《唐人百家小说序》言:“唐三百年文章鼎盛,独诗与小说,称绝代之奇。”将唐人小说与唐诗并称,唐人小说在我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可见一斑。唐人小说在唐代的发展经过三个阶段:初、盛唐时代为发轫期;中唐时代是兴盛期;晚唐开始衰落。唐人小说的发展繁盛期在中唐,而中唐又是唐代方镇使府高度发展时期,大量文士(包括唐人小说作家)进入幕府,所以唐代幕府不可避免地会对唐人小说的发展流变、文学特质等产生影响。一、幕府与唐代士人我国古代的幕府制自汉朝始,起源于军事制度,故又有军幕、戎幕、帅幕等称谓。幕府在唐代仍主要指行军总管、方镇统帅等军事系统的僚佐而言。唐初出于内外征战之需,置行军统帅(有时以按抚大使、招讨使、讨击使、按察使等称呼),并置僚属。《旧唐书·职官志》载:“凡将帅出行,兵满一万人以上,置长史、司马、仓曹、兵曹、胃曹等参军各一人,五千人以上,减司马。”唐高宗龙朔年以后,行军幕府又置判官、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2010年03期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

唐人小说的场景化描写与后世戏剧

唐人小说对后世戏剧有很直接的影响,这种影响体现在它的情节、语言、人物,它所提供的素材等等各个方面。但是纵观唐人小说的研究现状,不难发现,这些深深影响后世戏剧的元素前人多有阐发,本文就不多赘论。而此篇文章所要谈及的场景化描写是唐人小说中较为鲜明的特点,也对后世戏剧的发展起了一定作用。唐人小说当中的这一特征表现了一种文学继承的广泛性与多元性,就其题材来说,它体现了一种广泛性,可以从小说到戏剧,甚至于延伸到诗歌,散文等等其他文体,表现出一种文体所使用的手法被多种文体所参考,一种文体所使用的手法有可能启发其它的文体。而这种启发又显得尤为重要。这是戏剧对于小说继承的一面,然而这种继承并不是简单的照搬原文,戏剧作家在承接它时不是被动的接受,它是在启发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是有创造性地发展这种手段,与此同时,还结合了本种文体的特性,使得戏剧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因为我们知道,小说当中的场景描写不便于铺陈开来,但是戏剧不存在小说所遇到的问题,戏剧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4期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唐人小说中胡人形象的多向生成

一唐人小说中出现了许多胡人形象。这些胡人形象在唐人小说中虽不是主要人物形象,且往往如昙花一现般转瞬即逝,但从体型外貌来看具有迥异于中原之人的奇异美感,而从身世背景看则充满神秘感,同时他们大多掌握超凡的技能。胡人形象的这种美学特征颇具奇幻色彩,在一定程度上为唐人小说增色不少。那么胡人形象何以频繁走进唐人作品,又何以于小说中表现出这种浓厚的美学色彩,这有多方面的原因,既有横向的社会促成,又有纵向的文化积淀。唐代经济繁荣,商业发达,国力强盛,尤其是在文化方面出现了前代所无的黄金时期,形成了以唐帝国为中心的所谓东亚文化圈,波及周边国家如越南、老挝、朝鲜、日本等。盛唐犹如一个巨大的磁场使得外国人因仰慕中华文明而纷纷来华。《太平广记·陆颙篇》中的胡人自称“吾南越人,长蛮貊中,闻唐天子庠,罗天下英俊,且欲以文物化动四夷,故我航海梯山来中华,将观太学、文物之光。”这的确反映了当时其中一些来华胡人的心态。但比较而言,来华的胡人中有不少是出于经商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08年02期
名作欣赏

试述唐人小说诗意特征的内在表现——兼论唐人小说的抒情意识的自觉

美学家朱光潜说:“一切纯文学都要有诗有物质,一部好小说或是一部好戏剧都要当作一首诗看。”①这里提到的“诗”,并非特指具体的诗的概念,而是指诗中洋溢着的真挚的情感和从诗歌中提炼出的审美特征。唐人小说就具有浓郁的诗意。摆脱了六朝小说“实录”写法,唐人小说始有意为小说,创作的主体意识得到自觉,字里行间渗透出强烈的感情因素。这使得唐人小说无论是题材的选择,意境的提炼,叙事的方式,手法的运用,语言的使用,都体现出了文士的意趣和情感,创作主体意识和抒情意识充盈其间。这种主体意识和抒情意识的张扬就是唐人小说诗意的内在表现。具体来讲,唐人小说诗意的内在表现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加以认识:一、题材的诗意化唐代小说“好异作奇”,且“传人世之奇”,这种人世之奇是着眼于人世情感的奇。《任氏传》在结尾云:“众君子闻任氏之事,共深叹骇,因请既济传之,以志异云。”可见,在题材的选择上,这篇小说是有感于任氏的婉转深情的,体现出唐人小说创作的主体意识和抒情性。而诗歌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