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社会转型与唐人小说的忠义观念——兼论唐代的关羽崇拜

《文学遗产》2000年第4期发表赵山林《南北融合与关羽形象的演变》一文,曾引用乾隆三年刊《蒲州府志》卷二四所载“唐人小说”一则,谓: 李晟镇河东日,夜梦伟人来谒,自言:“汉前将军关某也。蚩尤为乱,上帝使 某征之,顾力弱不能胜,乞公阳兵助我。来日午时约与彼战,我军东向,彼西向。” 语讫而去。晟早起,心异所梦,令军士列阵东向,如所戒。是日天气晶朗,至午, 忽阴云四合,大风骤作,沙石飞起。晟曰:“是矣!”即令鸣鼓发矢,如战斗状。久 之,风止云豁,视士卒,似多有伤者。其夜,复梦来谢云:“已胜蚩尤。”此篇未见其它载录。如果确为唐人所作,应是现存关公故事中最早的“小说’’资料,颇惜作者没有进一步分证。该记叙明显不同于其它“斩蚩尤”之传说形态,且颇关涉唐代有关忠义的故实,值得辨析。此外这则传说未能言明蚩尤何以为乱,关羽何以要征,分派命令之“上帝”究竟属于何方神圣,自不如宋后出现的说法略具条理。但惟其如此,尤能提调探究兴趣,并由此而及唐代社会转...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固原师专学报》2003年05期
固原师专学报

唐人小说的妇女婚爱:从古典到浪漫的转折

在中国社会 ,自从有婚姻开始 ,便产生了对婚姻的种种约束方式 ,特别是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 ,由于封建礼教的束缚 ,使大多数青年男女的婚姻不能自主 ,没有爱情可言。因此 ,不知造成了多少婚爱悲剧。只有在唐代 ,在唐人小说中我们才看到了妇女婚爱的自主、自由的曙光。唐人小说对妇女婚爱的描写 ,表现出中国文学描写婚爱由古典之爱到浪漫之情的转折。本文拟以封建礼教下的妇女婚爱为参照 ,来论述唐人小说中妇女婚爱的浪漫特色 ,并探讨其社会根源 ,从而揭示其在中国文学史上的意义。一、古典式妇女婚爱———以“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为要件 ,程序为“六礼”在我国 ,自从一夫一妻制产生以后 ,男女之婚姻便有了各式各样的清规戒律 ,而“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成为其中要件。“父母之命” ,为古代男女婚姻的专用词。古代青年男女缔结婚约 ,不得私自做主 ,必由父母决定 ,即父母为实质上的主婚人 ,否则有悖婚姻礼仪。《孟子·滕文公下》说 :“丈夫生而愿为之有室 ...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09年01期
南方论丛

论唐代小说中的道教仙境意象

仙境之说源于古代神仙之说。神仙之说也是道教形成的最早源头之一。道教出现后,承袭前代神仙传说,并稍加簒缀增益,形成“十洲三岛”的传说。由于道教修炼多在名山大泽,于是人间诸名山渐渐地成为道教的洞天福地。道教仙境说大大缩短了仙凡距离,在道教仙境故事中,传统中远方异地的仙境不再遥不可及,而是遍布于人间的名山大川中。到达仙乡的也不必一定是方士或群巫,平凡的人也可以因为偶然的机会而进入仙乡;不死之药也不必是西方诸神或东方海上群仙所独有的东西,人们也可以利用烧炼黄白而获得可以成仙的丹药。道教认为无限美好的神仙世界,或在天上,或在海中,或在幽远之名山洞府。这样,由于道教观念的加入,汉魏六朝的仙乡传说与古代的仙乡神话相比,虽然仍以宗教目的为主,但已经大大减弱了神话性和神秘信仰,而更具有现实性和人间性。[1]汉魏六朝道教仙境传说的现实性和人间性也和当时的社会现实密不可分。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新余学院学报》2014年02期
新余学院学报

略论唐代幕府与唐人小说之关系

唐人小说的出现标志着我国文言小说发展到了成熟阶段。明桃源居士《唐人百家小说序》言:“唐三百年文章鼎盛,独诗与小说,称绝代之奇。”将唐人小说与唐诗并称,唐人小说在我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可见一斑。唐人小说在唐代的发展经过三个阶段:初、盛唐时代为发轫期;中唐时代是兴盛期;晚唐开始衰落。唐人小说的发展繁盛期在中唐,而中唐又是唐代方镇使府高度发展时期,大量文士(包括唐人小说作家)进入幕府,所以唐代幕府不可避免地会对唐人小说的发展流变、文学特质等产生影响。一、幕府与唐代士人我国古代的幕府制自汉朝始,起源于军事制度,故又有军幕、戎幕、帅幕等称谓。幕府在唐代仍主要指行军总管、方镇统帅等军事系统的僚佐而言。唐初出于内外征战之需,置行军统帅(有时以按抚大使、招讨使、讨击使、按察使等称呼),并置僚属。《旧唐书·职官志》载:“凡将帅出行,兵满一万人以上,置长史、司马、仓曹、兵曹、胃曹等参军各一人,五千人以上,减司马。”唐高宗龙朔年以后,行军幕府又置判官、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2010年03期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

唐人小说的场景化描写与后世戏剧

唐人小说对后世戏剧有很直接的影响,这种影响体现在它的情节、语言、人物,它所提供的素材等等各个方面。但是纵观唐人小说的研究现状,不难发现,这些深深影响后世戏剧的元素前人多有阐发,本文就不多赘论。而此篇文章所要谈及的场景化描写是唐人小说中较为鲜明的特点,也对后世戏剧的发展起了一定作用。唐人小说当中的这一特征表现了一种文学继承的广泛性与多元性,就其题材来说,它体现了一种广泛性,可以从小说到戏剧,甚至于延伸到诗歌,散文等等其他文体,表现出一种文体所使用的手法被多种文体所参考,一种文体所使用的手法有可能启发其它的文体。而这种启发又显得尤为重要。这是戏剧对于小说继承的一面,然而这种继承并不是简单的照搬原文,戏剧作家在承接它时不是被动的接受,它是在启发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是有创造性地发展这种手段,与此同时,还结合了本种文体的特性,使得戏剧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因为我们知道,小说当中的场景描写不便于铺陈开来,但是戏剧不存在小说所遇到的问题,戏剧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4期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唐人小说中胡人形象的多向生成

一唐人小说中出现了许多胡人形象。这些胡人形象在唐人小说中虽不是主要人物形象,且往往如昙花一现般转瞬即逝,但从体型外貌来看具有迥异于中原之人的奇异美感,而从身世背景看则充满神秘感,同时他们大多掌握超凡的技能。胡人形象的这种美学特征颇具奇幻色彩,在一定程度上为唐人小说增色不少。那么胡人形象何以频繁走进唐人作品,又何以于小说中表现出这种浓厚的美学色彩,这有多方面的原因,既有横向的社会促成,又有纵向的文化积淀。唐代经济繁荣,商业发达,国力强盛,尤其是在文化方面出现了前代所无的黄金时期,形成了以唐帝国为中心的所谓东亚文化圈,波及周边国家如越南、老挝、朝鲜、日本等。盛唐犹如一个巨大的磁场使得外国人因仰慕中华文明而纷纷来华。《太平广记·陆颙篇》中的胡人自称“吾南越人,长蛮貊中,闻唐天子庠,罗天下英俊,且欲以文物化动四夷,故我航海梯山来中华,将观太学、文物之光。”这的确反映了当时其中一些来华胡人的心态。但比较而言,来华的胡人中有不少是出于经商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