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信息时代媒介文化的思考

大众传播媒介使人们获得了空前的信息复制能力、存储加工能力和时空穿透能力。在当今社会,信息已经成为最为重要的战略资源。人人都感到了信息爆炸的巨大压力。全世界平均每分钟就出版一本书,重要信息在数秒钟内就到达全球各主要地点。信息传播手段的多样化、迅速化和全球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显著特征。电影、广播、电视、录音、录像、卫星通信以及迅速发展中的电缆、多媒体、光纤、互联网络等等,构成了四通八通的信息渠道。信息的传播比过去任何时代都要快速和普及,网络为信息传播和文化交流开辟了一个高效、便捷的途径。到目前为止,连接到互联网上的主机近2 300万台之多,上网人数超过1亿。网上主页也数以亿计,网络的全球化已成现实。处在这个时代的媒介文化(主要指信息高速公路对人类的影响构成的文化系统)将使传播理念发生根本的变化。 随着硬件和软件的发展,人类社会传播的基本性质虽无根本改变,但传播本身的体系已与此前的各个传播时期大不相同。信息高速公路已成为人类开拓新一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闻与传播研究》2001年04期
新闻与传播研究

当代中国媒介文化的引导

20世纪 80年代以来 ,中国传播媒介获得了引人注目的发展。特别是进入 90年代后 ,媒介的数量、种类和规模随着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而出现迅猛发展的势头。随着媒介的发展 ,当代文化对媒介的依赖性增强。从形式上看 ,媒介只是整个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态中的一部分 ,但在信息社会中 ,由于人们对信息的需求 ,遂使信息的加工处理和传递过程更加专业化 ,媒介在社会网络中的中心地位得到确立。从文化产品的生产、传输到交换 ,每一个环节都离不开媒介的参与。正是文化对媒介的这种依赖性 ,使媒介文化的最终形成成为可能。90年代以来 ,媒介文化在当代中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态势 ,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多媒体技术和国际互联网的发展 ,为媒介文化注入了新的活力。对于当前的媒介文化 ,人们更多的将其置于批判的地位 ,实际上 ,迄今为止 ,任何一种文化形态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以电子媒介为例 ,美国社会学家、文化学家丹尼尔·贝尔早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9年24期
青年记者

媒介文化与大众文化互动关系的变化——基于媒介环境学的视角

媒介文化与大众文化互动关系的传统研究媒介文化的形成与发展和媒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以广播电视为代表的电子媒介在全球范围内普及率持续提高、影响力逐步增强,研究者逐步认识到了媒介文化对于文化的重要作用。1995年,美国学者道格拉斯·凯尔纳第一次将媒介文化纳入文化研究的范畴,最早从概念上明确了媒介文化的定义。他认为,“‘媒介文化’一词既意味着文化产业的产品所具有的性质和形式(即文化),也表明了它们的制作和发行的模式(即媒介技术和企业)”①。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隋岩以凯尔纳的定义为基础,结合国内外其他学者关于媒介文化的阐述,认为媒介文化是“人们运用传播技术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下进行的文化产品的生产、流通和消费的活动与过程”②。这一概念在消费社会的大背景下,强调了媒介文化的商品属性,并从技术条件、社会环境等方面对媒介文化进行了限定,较为全面地阐释了媒介文化的概念。与媒介文化相比,大众文化与工业革命以来所形成的大众社会相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传播力研究》2018年36期
传播力研究

合谋与共生——现代媒介环境下的媒介文化与消费主义

一、媒介文化的消费主义特征与经济发展相伴而生的,是社会消费观念的变化,随着我国经济飞度发展,媒介文化消费主义开始盛行。李普曼曾经指出,现代信息环境正在不断向现实转变。媒体文化消费主义一直存在,并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微妙的影响。法国社会学家鲍德里亚在客体系统中提出了一个重要命题:“事物必须是符号才能被消费。”商品一方面具有由商品质量、品质、功能等物质要素构筑的“物的价值”,另一方面也同时具有由媒介宣传、广告定位、包装等意识形态塑造出来的“符号价值”。很多时候,与其说消费者购买的是商品或服务的使用价值,不如说是购买了媒介为商品赋予的符号意义。二、媒介消费主义的现象分析(一)消费主义下的媒介女性呈现“在所消耗的整套设备中,有一件比其他东西更美丽、更珍贵、更炫目的东西。它所承载的内涵比所有内涵的汽车都要多。那就是身体。”在消费主义的驱动下,大众传媒热衷于将不同的女性形象作为卖点,甚至是将女性的各个身体部位作为广告的诉求点。除了对女性身体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闻前哨》2019年05期
新闻前哨

浅析全媒体背景下的媒介文化与管理

社会已从单向传播的“第一媒介”时代,发展到波斯特的“第二媒介”时代,再到如今的处处是中心,无处是边缘的“第三媒介”时代。全媒体背景下媒介以其独特的传播特性,塑造不同的媒介文化,文化和媒介的“共生”是现代社会不可忽视的一种文化现象。面对参差不齐的媒介文化,传播什么样的媒介文化,如何使复杂的媒介文化有效的为社会发展服务以及研究媒介文化管理的意义和价值是本文研究的重点。一、全媒体背景下的媒介文化“媒介文化”这一概念既可表示文化工业的产品所具有的性质和形式(即文化)也能表明它们的生产和发行模式(即媒介技术和产业)。它避开了诸如“大众文化”(massculture)和“通俗文化”(popular culture)之类的意识形态用语,同时也让人们关注到媒介文化得以制作、流布和消费的那种生产、发行与接受的循环。凯尔纳认为:“我们的文化就是一种媒介文化”同样地“媒介文化已成为一种社会化的宰制力量”。随着去中心化的“第三媒介时代”到来,凯尔纳思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传媒观察》2019年05期
传媒观察

媒体融合背景下媒介文化发展的国家意志和逻辑

21世纪以来,随着传媒技术的变革日益深化,移动互联网由信息方式向生活方式转型,文化的转向成为当下社会现实。“文化”一词的内涵从原指农业生产或种植、培育(cultivate)转向“赋予意义”——日常生活正是通过文化获得意义和重要性的同时,也面临两方面的危机。英国文化学者戴维·钱尼认为,其一是文化获得意义性的丧失,这将导致意义的混乱,人们由此转向另外一种信仰;其二是文化效用的丧失,以至于使那些通常赋予生活以意义的机构和形式不再起作用。而这双重危机是现代社会的重要特征。①媒介变革给文化带来的变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让人产生危机感和疏离感。一方面我们看到,当下的媒介文化因技术赋能而处在一种自我盲动、自我野蛮生长的状态。文化与信息互动交错掺杂在一起,形成了文化消费的独特景观。传统大众传播时代的文化意涵建构已经被用户、玩家趣味所取代。玩家趣味成为资本筛选的投资方向,“南抖音、北快手”诸如此类的市场格局正在逐步形成,市场意志、市场逻辑正成为媒介...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