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初盛唐诗札记

骆宾王五律《送郑少府入辽共赋侠客远从戎》 :边烽警榆塞 ,侠客度桑乾。柳叶开银镝 ,桃花照玉鞍。满月临弓影 ,连星入剑端。不学燕丹客 ,徒歌易水寒。此为送友赴边之作。入辽 ,清陈熙晋《骆临海集笺注》卷三引《太平寰宇记》 :“河东道辽州 ,秦为上党郡地。隋开皇十年 ,置辽山县 ,属并州。十六年 ,属辽州 ,即今州理。”认为“辽”指河东道辽州(唐改名仪州 ) ,治辽山县 ,即今山西左权县。其说非是。因诗中有云“侠客度桑乾”。桑乾河 ,源出山西马邑县桑乾山 ,东流入河北。位于河东道辽州 (左权 )之北 ,距离遥远 (参看《中国历史地图集》第5册《唐·河东道》图 )。从京师长安 (西安市 )到辽州 ,根本不经过桑乾河。况且 ,诗说“边烽警榆塞” ,河东辽州也不是唐代边塞。故此注与诗中所写均不相合。骆诗“入辽”之“辽” ,当指唐辽城州都督府 ,治所在今辽宁辽阳市。据《新唐书·地理志三》“河北道·安东” :安东都护府 ,高宗上元三年徙辽东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宜宾学院学报》2013年09期
宜宾学院学报

从刘长卿的诗歌创作看盛唐诗风的转变

天宝十四年(775年)至广德元年(763年),历时八年的“安史之乱”使得唐王朝千疮百孔、满目疮痍,从此一蹶不振。战乱平息后的大历时期,社会环境日益恶化,外患不断加剧,东有藩镇割据,西有吐蕃侵扰,北有回鹘勒索;而唐代宗又沉迷佛教,政治昏庸,整个国家毫无振兴的迹象。虽然德宗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让人们看到了中兴的希望,但是中兴之梦很快就被无情的现实打碎了。盛唐之时强盛的国力,繁荣的经济,兼容并包的思想等为文化的繁荣提供了极有利的氛围。诗歌创作呈现出气骨端翔、兴象玲珑、无迹可求,而含蓄深厚,韵味无穷的盛唐气象。盛衰转变带来的忧伤、迷惘和幻灭深深地印在大历诗人的心上,整个诗坛创作呈现出气骨顿衰的风格,盛唐诗风也渐走向尽头。当然盛唐诗风转向中唐诗风不是直接转变的,而是经过一个过渡期渐变的。大历时期即是这个过渡期。刘长卿历经由盛唐而入大历的转变,其创作体现了大历诗坛这种承上启下的作用。刘长卿一生经历了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是一位地道的大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年02期
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王昌龄盛唐诗名考辨

王昌龄是盛唐时的著名诗人,研究者对其因何种诗体成名存在争议。骆礼刚先生于《文学遗产》上发表《王昌龄二题》[1],文中认为王昌龄获当时之诗名非由七绝乃因五古。毕士奎先生在《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发表了与骆先生商讨的文章《王昌龄获当时之诗名乃因七绝非由五古》[2],理由有四:盛唐诗选本《河岳英灵集》与《国秀集》的选诗标准与实际情况不符,“故不能单纯以这两本诗集各入选王昌龄五古和七绝的多寡,来作为衡量其是因何体名重于时的标准”;日僧空海《文镜秘府论》中所载王昌龄诗论不能作为其“有意推重五古”的依据;王昌龄的五古成就不如七绝且其在当时诗坛五古创造的诗人群落中位置并不显著;王昌龄的七绝受到梨园弟子广泛欢迎,在当时多被诸管弦,使其七绝诗名远播高扬,所以他获当时之诗名乃因七绝非由五古。笔者认为,诗人获得诗名应当遵循这样的路线:诗人诗歌创作→传播途径→读者接受情况。在这三个环节中,诗歌成就的高低、传播方式的不同、接受范围与程度的差异,都会影响到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韶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2006年08期
韶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

张九龄:推动盛唐诗发展的关键人物

开元天宝年间,是谁带领京城诗人将唐诗推向高峰,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宇文所安认为:“如果我们撇开盛唐神话,就会发现李白和杜甫,并不是这一时代的典型代表。后代读者往往满足于李白和杜甫这一形象,他们不仅被视为诗歌的顶点,而且被视为诗歌个性的两种对立典范。但同时代的诗歌背景,却使我们对李白和杜甫有了殊为不同的眼光。”〔”’日本著名汉学家前野直彬教授、日本二松学舍大学校长、斯文会理事长石川忠久教授则说:“继张说之后,他(张九龄)是当时文学一个中心人物I2];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葛晓音也说:“因此概括唐诗歌的革新过程,可以说它是由张说导向的,以张九龄、王维为核心,由一批开元诗人共同完成的,最后由李白加以总结,并进一步深化的。”[3l33张九龄逝世一千二百多年来,历代文人,大多赞扬其贤相的风度和业绩,王维说他是“宁栖野树林,宁饮涧水流”,“所不卖公器,动为苍生谋”(《献始兴公》)。杜甫赞日其诗:“诗罢地有余,篇终语清省。”(《八哀诗·张...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4期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杜甫、盛唐诗风与文学史规律

有位学者曾说 :“文学史……你认为应当怎么写就怎么写好了” (引自《文学史的编写与唐代文学研究》 ,见《唐代文学研究年鉴》 1998年号 ) 。这确乎是一句既风趣却有深意的话。因为文学史本来就是文学史家基于各自的文学史观和美学观对历史作出的主观评价 ,说法人各有异是正常、合理的。关于唐诗分期见解纷纭 ,前后两期说、三唐说、四唐说 ,以至六唐、八唐说等等 ,立论各有所据 ,自然也不必强求一致。分期的出发点 (或者说理论依据 ) 可以不一 ;但是 ,期者时也 ,为唐诗的分阶段发展划出一定的时限 ,却是共同的。“发展”的着眼点可以是彼时的文学思想、特定的文学风气 ,而最根本的依据 ,则一定是那一时期内全体诗人及其作品 ,由此才可以全面把握这一时期内诗学思想、诗歌风气的全貌 ,诗坛的多方面成就 ;不论是因是革、是正是变、是主是次 ,是“谢朝华之已披” ,还是“启夕秀于未振” ,总之是这一时期内诗国缤纷的全景。文学的发展 ,本是一个错综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安徽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5年03期
安徽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盛唐诗的特质

早在盛唐诗吹响序曲的大半个世纪之前,魏征就富有远见地憧憬过:“江左宫商发越,贵于清绮.河朔词气贞刚,重乎气质。气质则理胜其词,清绮则文过其意.” “若能掇彼清音,简兹累句,各去所短,合其两长,则文质彬彬,尽善尽美矣。”m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理想.然而,令人更加神往的还是一个多世纪之后,整个盛唐诗所取得的成功,不但实现了这一理想,而且超越了这一理想.盛唐诗,无论是其艺术还是其内容,比较南北朝诗的“两长”,都有着质的优异.更重要的是,全体大于部分之和。盛唐诗的特质,比较魏征所提出的“合其两长”的理想,具有全新的极大优越性。 盛唐诗的特质是:以具有优势的自然意象②,表现刚健的时代精神;自然意象与时代精神,由于内在的同一性而有机融合。一、刚健的时代精神 时代精神乃是反映某一时代社会生活主导方面的心理形式.马克思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③因此,在封建社会中,时代精神与占统治地位的地主...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