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秦印与秦陶文

印宗秦汉,说明秦汉印章在中国印章发展史上所占的举足轻重的地位。汉承秦制,玺印也不例外,尤其是汉初之印与秦印极难分辨,所以通常所指的秦汉玺印大都指的是汉印。秦印因存世数量少,经科学发掘出土的也极少,而使学术界对秦印与汉印分辩不清,把部分秦印归于汉印之中。直到近现代学术界才逐渐对秦代玺印有所认识,辨认出一些秦印,但秦印的标准并未十分清楚地建立起来。直到90年代西安秦封泥的出土,才认清秦印的真实面目。这批封泥出土超过千枚,而且绝大多数为公印。经过西北学文博学院周晓陆等学者初步研究,建立起了客观科学的秦印、秦封泥大致标准。本人拟对前辈学者对秦印的研究做一小结,并通过对秦陶文的整理研究,进一步对秦印的分类方法进行探讨。(本文所用陶文资料全为抑印陶文,刻划陶文不包括在内)。一秦印不限于秦代,应指战国晚期秦到统一后的秦代用印。秦印分公印和私印,私印目前还不能完全辩认分清,故排除在外。所以人们一般取得共识所说的秦印指公印而言。《汉旧仪》说“秦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出土文献》2013年00期
出土文献

釋甲骨金文中的“將”——兼說古文字“將”之流變

《説文?寸部》:“將,帥也。从寸牆省聲。”又《説文?酉部》:“牆,鹽也。从肉从酉,酒以和牆也,爿聲。艄,古文。從許慎的説解以及秦漢古文字“將”字形體看,“將”从肉旁是没有問題的。可是,學界一般認爲甲骨文“彳”即《説文》訓“扶”之“胖”,“胖”、“將”皆从爿聲,形體又相近,或認爲古本一字,或認爲音近而假。C2]總之,甲骨文“r就是後世“將”的源頭。這就讓人疑惑,《説文》“將”的肉旁是什麽時候出現的?秦漢以上的古文字中果真没有从肉之“將”嗎?本文就嘗試討論這個問題。確定無疑的“將”最早見於秦印、秦簡和秦玉石文字,其形體分别作:秦印:;)荦徵存24聘徵存23〔3〕秦簡:嗲、_、梦、嗲(采自《睡虎地秦簡文字編》)⑷秦玉石mi芎詛楚文崎秦銦玉版漢簡、漢石刻“將”字形體與秦文字並無二致,不舉。傳世西周銅器章叔將簋“將”字寫作:集成7.4038過去大多數學者把這個字釋爲“將”,當可信。認定此字爲“將”,關鍵是認定“升”上部構件是“肉”。從筆勢...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江西文物》1990年03期
江西文物

秦印的特点及其形成的文化背景

当今国内对古篮印的研究方必未艾,出了H多有学术价值的哆聚,f曩也存在着不足,如对秦印的认识就是一例。 门前对秦印的研究还有一个涉及个局且带实质性的问题没订得到解决,达足闸绕秦代官印的特点而展开的,即围绕着蔡代官印为何一律采用阴文、四字及“田”界格这一划一的形式而展开的。其中对于“阴文”的形式,以往多以为是实用的缘故,【II】“古印立作白字(阴文),盖用以印泥”之故①,这当中虽不免有一定的道理,fR也行偏顿之处,还难以彻底说明问题;而于秦官印为何要取“田”界格、为何要用“旧字”,历来都无人问津,今人谈到秦印时也只云其有何风格特点,往往对其形成的原因加以迥避,这显然是不可取的,也暴露}}1在秦印认识E的某些缺陷。上述秦代官印的这些特点,它们之间是孤立的存在还是有机的结合?这是有待我们去挖掘的,这些问题若不解决,既不利于对秦印的深入探讨,也将有碍于对秦以后一些朝代印制特点的认识。 为何封泥下是影响秦代官印采用“阴文”的主要原因呢?我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原文物》1988年04期
中原文物

秦印琐记

前人谈秦印,多简略而不详。实因秦印历史短、文献缺、遗物少之故。又因秦印上易与古玺相混,下又同西汉印相象,所以鉴别与考证秦印之难是显而易见的事。以现代印学家邓散木所著之《篆刻学》为例,上编二十四页所述《秦印》一节,举印例五方,其中第一、第二、第四方印皆为古玺而非秦印。第三方严格的讲为秦楚印,它是秦亡之后的印章,但在西汉之前,归入秦印尚可。第五方曾有学者定为西汉印,我认为秦印的可能性更大,就此五方印来看至少错了三方。篆学大家尚且如此,‘一般初学者不辨秦印,在目前印学及篆刻界是很普遍的现象。因此开展对秦印的研究,对继承与发展我国篆刻事业是很有益的。私印,战国私玺仍有大部分流行于秦代。因此可以说即便是秦墓中出土的私印也不能一概不加审视的定为秦印。同样的道理,西汉墓中也极有可能出现秦代规范的私人印章。秦私印应该是秦代十四年中所铸凿而成的印章,这样的私印具有明显的秦代印风魏护由于政权的更迭,官印是不存在上述问题的,一般讲,战国的官玺不会允许...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青少年书法》2005年14期
青少年书法

秦印精品

~~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艺术》2008年12期
东方艺术

珍秦斋藏秦印选刊

澳门珍秦斋萧春源先生以富藏古印章而知名,尤其是秦印的收藏,不仅数量大,而且品种多样,质量上乘,与各大博物馆及其他大藏印家的藏品相较并不逊色。近二三十年来,秦印的出土数量众多,有心于此的藏家如萧春源先生多方收集,并整理考订,并通过展览出版等活动公之于众,遂使书法篆刻界对秦印的了解更加充分和深入,在秦印文字中汲取艺术灵感,成为当代书法篆刻创作领域的一个热点。2000年澳门市政局为萧春源先生举办展览,并出版图册《珍秦斋藏印·秦印编》,这里选刊的秦印,均出自此书。从目前的考古资料看,玺印在商周时期即已经存在,到春秋战国时期则普遍使用。由于社会发展,工商业兴旺,各国各地区之间,人际间经济等方面的交往日益频繁,因此,主要担负着凭信辩奸职能的官私玺印获得大发展。同时,由于各国间政治文化的区隔,形成了文字差异,这种差异也反映到玺印文字的使用上。根据考古与古文字学者的研究,战国时期的文字可分为五大体系,即:晋、齐、燕、楚、秦。战国时期的玺印亦以此...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