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上古文学的传播媒介及传播方式

在现代意义上的文学理念尚未明确,专门的有关文学作品的编辑出版机构、传播媒体尚未形成或成熟的古代,文学到底是怎样传播的呢?从发生学的学术立场出发,在文献版本学、文学史研究之间能否构建起一种系统化关联的古代文学传播学,对文学文本缘何生产、如何生产、流通并保存等现象进行过程性研究描述,探索文学史研究的新视野,尝试建立古代文学传播的理念,应当是很有意义的工作。一、上古文学作品的传播媒介传播媒介是信息由传播者到达受众时所必须凭借的手段和工具。考察上古文学传播的媒介,首先要着眼于与人类社会同时出现的语言及包括文字、图画、乐器、建筑、雕塑、书法、印刷等以各种自然物质作为自己的符号载体的传统媒介。上古文学以口头传播为主要方式,传播媒介是语言。受语言及传播距离、时间的限制,传播只限制在部落、氏族内部。正如《礼记·王制》所说,“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肯定会出现一些走形变样。《吕氏春秋》说:“夫得言不可以不察,数传而白为黑,黑为白。故狗似?...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史志》2009年21期
黑龙江史志

上古文学典籍中谗谏者形象探究

提到进谏者形象,研究者更注重对那些向国君进谏良言,以利于国家社稷的忠臣,对其谏诤艺术的分类也散见于各种典籍之中,与之相对的谗谏者则很少为研究者注意,这些人往往是君主面前的红人,倍受君王的宠信。主要可以分为两类:宠妃、宠臣。他们自私自利,鼓动如簧之舌,口蜜腹剑,谗害忠良,轻则使国家丧失人才,重则导致国家危亡。然而又屡屡得逞。古代典籍中对这些卑劣形象的描述不在少数,笔者以为谗谏者形象同样也具有研究的价值。一伴君如伴虎,古人提到侍候在国君身旁的人的时候,总会想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些词,然而有一种人,却能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国君对她们也是言听计从,那就是国君的宠妃。她们中既有以贤惠闻名的宠妃,更有以谗谏闻名的宠妃,后者最有代表性的两个人就是晋国的骊姬和楚国的郑袖。骊姬是晋献公攻打骊戎时,骊戎的国君以自己的两个女儿骊姬和少姬作为求和的条件送给了晋献公。骊姬天生丽质再加上攻于心计,很快就得到了晋献公的宠爱。并且七年之后,为晋献公生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家》2005年01期
社会科学家

上古文学中的博雅型讽谏者形象——谏诤者形象研究之一

为臣之道,要求臣必须忧君之事。拾遗补阙,匡扶弼正的谏诤则正是臣子这一职责的表现。谏诤方式有多种,《孔子家语·辩政》将之归结为五种:谲谏、戆谏、降谏、直谏、讽谏。这是颇具代表性的正统观点。①而五者之中,博雅的讽谏最受推崇。博雅的谏争者讲究纡徐从容、进退以礼、态度恭谨温和、言辞切忌尖刻。这一类的谏诤者基本上是在周文化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周代礼制文化的精髓已深深植入其思想深处。中庸原则指导着他们的为人处世,对于谏诤中的过激言行与尸位无为,他们持同样的反对态度。中正平和,以诗书礼规晓谕君王是他们共同的特点。以这类方式进谏的博雅型君子,一般都饱读诗书,熟悉周礼,尊崇周代传统道德信条,并身体力行。因而这就限定了:一,他们必须是能接触到周代礼乐文化核心的少数人。二,一般只断限到春秋末期,因为自战国迄秦汉,功利成为上下竟逐的目标,礼坏乐崩,廷臣很少能通晓并信奉礼乐文化,而国君的这方面素养也大为降低。因此,从君与臣两个方面考虑,春秋末期乃是此类谏诤...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6期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国上古文学的比较视野

因不可逾越的珠穆朗玛峰和宽阔的太平洋的阻隔,欧亚大陆东端的中国古代文明在地理上处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从河北磁山和浙江河姆渡等遗址的考古发现看,中国至少已有九千多年的植物驯化和栽培史,栽培了中国土生的黍、高粱、稻、大豆、大麻和桑树等植物,成为世界上最早的农业发源地之一,中国文明是东亚内陆独立发展的自源性文明。生长于其中的中国上古文学,从语言文字到内容风格均自成一体。但是,中国上古文学与西方文学是否具有比较的可能呢?歌德《中德四季晨昏杂咏》:“两世界互相研究,是我的希望;东西方互相联系,亦是我的希望。”希望能对东西方文化进行比较研究,是提出“世界文学”的概念的歌德的又一期望。应该说,把中国上古文学与西方进行比较研究是可能的。一文化的人类学本质在于,文化是人类自己创造的社会环境。文化作为社会环境,它的价值在功利效用上:人们把预定的环境当作生存的资源加以利用。生存资源上的环境未必就是认识论上的思想成果,故人类多数人对自己生息于其中的环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1期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古文学制度论

文学制度是文学活动在制度层面的形质表征。它有观念形态和物质形制两个层次,包括创制精神、用象形制、概念范畴、文用形态、篇章体式、传写形式等具体内容。这些都是文学自身的形质规制,也就是说,文学制度是文学自身的规定性。这规定性是自生的、自性的、自足的、自适的、自化的。①准依于此,上古文学制度就是上古时期文学自身的规定性。我们认为,引入文学制度的观念,可以拓展和深化文学研究;这在当今全球化语境中,更具有特殊的学术意义。随着中国文学全球化进程的加深,其文化特征和民族标识将凸显,从而诱导中国文学研究本土化;而在当前学术多元化的格局中,本土化又以弱化决定论为前提。如若淡化近世以来流行的决定论,文学自身的规定性就会自然呈露。当然这里引入文学制度的观念,并非漠视艺术哲学和审美心理,而是让此类微危因素落实到制度层面,使之支撑在中国文学自身的规定性上。一、上古文学制度的有效认知文学是一种活动,这是当今的通识。至于文学活动之指称,则有反映、表现、创作、...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