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谭优学与唐代文学研究

20世纪80年代初叶,中国在“史无前例”的一文革”浩劫之后,学术研究百废待兴。在唐代文学研究领域,相继出现的三部著作,以扎实的功底和独到的眼光,奠定了引领一代风骚的地位,开创了唐代文学研究的新篇章。按照出版先后,它们分别是:中华书局傅珐琅编审《唐代诗人丛考》(中华书局1980年,38万字)、南京大学程千帆教授《唐代进士行卷与文学》(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6万字)、西南师范学院(今西南师范大学)谭优学教授《唐诗人行年考》(四川人民出版社1%1年,ZI万字)。本文拟对谭优学的学术文化成就作一初步探讨,以期对目前的有关研究提供一点借鉴。 谭优学,四Jll省武胜县人,1918年生。 1936年就读于号称“JI比最高学府”的四Jll 省立南充中学(嘉陵高中)。时值国内著名高校纷纷内迁,他于40年代初进人内迁四川三台的东北大学中文系,在高亨、陆侃如、冯玩君等大师门下求学,二年后因母病休学。IWh年夏,抗战胜利,东北大学迁回沈阳,他又远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03期
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谭优学《唐诗人行年考(续编)》补正一则

谭优学先生在《唐诗人行年考》(续编 )之《雍陶行年考》中 ,对晚唐诗人雍陶的生平事迹作了较为详细的考证 ,为我们进一步研究这位成都诗人提供了很多方便。但该考尚有一些地方值得再考证一番。如雍陶的《阴地关见入蕃公主石上手迹》一诗就是一个例子。雍陶此诗亦见《全唐诗》卷五一八 ,诗云 :“汉家公主昔和蕃 ,石上今馀手迹存。风雨几年侵不灭 ,分明纤指印苔痕。”谭先生在《雍陶行年考》中指出 :“考阴地关 ,在河东道汾州灵石县南汾水西岸。《新唐书·地理志》 :‘汾州西河郡灵石县 ,西南有阴地关。’其关今废 ,遗址犹存 ,俗称南阙 ,因冷泉关在北也。今舆图所标南关即其地。汉家公主或指下降回纥可汗为可敦之宁国、咸宁、太和等公主。自三秦赴河东 (节度使驻太原即北京 )、大同 ,阴地关乃必经之地。”按 :谭先生对阴地关的考证甚确。宁国、咸安、太和等“汉家公主”均是唐中晚期出嫁回纥的皇帝的生亲女。其中 ,宁国公主为肃宗之女 ,嫁郑巽 ,再嫁薛衡 ,后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唐代文学研究》1994年00期
唐代文学研究

宋之间事迹和交游五题考辨——与谭优学先生商兑

宋之问是初唐时期著名诗人,今存诗近200首,文22篇。但是历来很少有人对他的生平和作品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谭优学先生的《宋之问行年考})(见《唐诗人行年考续编》,巴蜀书社1987年版),第一次对宋之间的生平事迹进行了钩稽梳理,其中对宋之问两次贬岭南时期所写的诗篇进行的系年考述,尤为精到。但是开创的工作往往难免有疏误,谭氏对宋之间生平事迹及其交游的考述也有一些失当和错误,兹就下列五个问题予以考辨,与谭氏商兑。 一任洛州参军之年 谭氏在“天授元年”下云:“之问在洛阳,官洛州参军事,疑始于本年前。”又云:“按之问甫冠进士及第,即可入仕。迄今达十五年之久,不大可能无职赋闲。而诸书惟《旧·传》于其第进士后即云:‘初征令与杨炯分直内教,俄授洛州参军。’岂以一无官职之普通进士而被救为内教学士?故余疑之间当以洛州参军,文名卓著,乃始被救分直习艺馆耳。则本年以前已为洛州参军,惟不悉始于何时。” 这里有两个间题:一是唐代是否“进士及第,即可入仕”?...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东方藏品》2016年10期
东方藏品

散文写作中的“独抒性灵”

散文,作为与“诗歌”、“小说”、“戏剧”并举的一种文学体裁,在文,读者往往会会心一笑,哪个人没有一些独特的个人嗜好呢?有人爱中国有着悠久的传统,几乎可以说是一切文体的源泉。它以其自由的体唱歌,有人爱饮酒,只要不威胁他人的安全,保持你的嗜好,又有何不式,独特的审美,自由的取材,深受很多作家和写作爱好者的青睐。我可呢?我国自古有“文如其人”之说,在散文写作上,是得到最好的体们了解很多作家的个性、生活、情趣,也往往从读这个作家的散文作品现了。他在《洗澡》这篇散文里,写自己儿时被母亲按在盆里洗澡永远开始。是终身不忘的经验,“越怕肥皂水流进眼里,肥皂水越爱往眼角里钻。胳郁达夫在《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中指出:“现代散文肢窝怕痒,两肋也怕痒,脖子底下尤其怕痒,如果咯咯大笑把身子弄成之最大特征,是每一个作家的每一篇散文里所表现的个性,比从前的任扭股糖似的,就会顺手一巴掌没头没脸的拍了下来,有时候还真有一点何散文都来得强。……我们只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云南民族学院学报》1989年03期
云南民族学院学报

公安派“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的主张及其主体意识

明代后期,以湖北公安袁氏兄弟为首的公安派,提出了“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的文学主张,其影响使得隆庆、万历以后“诗道三变”。 青年时期的袁宗道(字伯修),已对笼罩文坛的复古主义产生了怀疑: “诗文之道不尽于是”。后来写了《论文》二篇,批评李攀龙、王世贞等人“行乞左、马之侧,幕缘残溺,盗窃遗矢”; “其持论大谬,迷误后学”。 袁宗道虽是公安派的创始人,然从对该派主张的宏扬,持论的激烈和坚决,以及在创作上取得的成就来说,实为袁宏道(字中郎)的功绩为大。他是公安派的代表和领袖。袁中道(字小修)后期在理论上虽有某种程度的动摇,但仍是公安派的中坚和倡导者。 公安派的纲领就是誓独抒性灵,不拘格套”。这在袁宏道《叙小修诗》中有较为集中而明晰的表述。他称赞袁中道的诗“大都独抒性灵,不拘格套,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有时情与境会,顷刻千言,如水东注,令人夺魄。其间有佳处,亦有疵处。佳处自不必言,即疵处亦多本色独造语。然予则极喜其疵处;而所谓佳者,...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89年04期
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公安派“独抒性灵”的审美内涵

公安派是晚明-文坛反对复古,力主革新的一个重要文学流派。其倡导者是湖北公安的袁宗道(伯修)、袁宏道(中郎)和袁中道(小修)三兄弟,故世称“公安三袁”。“独抒性灵”是公安派美学思想的核心。它是在反对前、后七子复古拟古的思潮下产生的;同时也是对李贽的“童心说”和“顺其性”说及汤显祖的“唯情”说的继承和发展。可见, “独抒性灵”是在总结当时一些进步美学j思想的基础上,结合反复古主义斗争的需要加以创新发展而形成的,它是封建社会内部分化瓦解的产物,也是两种文艺观斗争的光辉成果。 公安派的“独抒性灵”是人的主体意识觉醒的标志,是躁动于封建礼教重压下的一种个性自觉的表现。艺术的发展与人的发展同步,它和人一样,每前进一步都要经过努力和抗争。 “文学是入学”,这是历史的结论,它要描写人,反映人的思想情感和个性特征,这是文学艺术的天职。然而,在我国文学艺术发展的历史进程中,特别在儒家重理性而轻感情的思想影响下,往往是重客体而轻主体j重现实而轻理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