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陆新武侠关键在于创新

“大陆新武侠”[1]概念的提出的确相当重要,一是呼唤大陆能够出现与港台地区相媲美的武侠小说大家;二是呼唤武侠小说创作有新的突破。在武侠小说创作几乎模式化的今天,大陆作者创作一些武侠小说不成问题。问题是怎样才做到了“新”?在我看来,所谓“新”,就是要在保持武侠小说美学441基本要素的基础上对既有模式有所突破,并从整体上将武侠小说的创作带到一个新的境界。武侠小说要创新,首先就要了解中国武侠小说处于什么样的水平。20世纪中国武侠小说的创作十分繁荣。繁荣局面的形成来自于武侠小说三次大规模的创新运动。第一次创新运动由向恺然《江湖奇侠传》引发。这部1923年的作品使中国武侠小说创作从“江山”转向“江湖”。武侠小说是中国的“国粹”,一直到清末民初,历代以来,其价值取向不是保江山就是打江山(《水浒传》开始还是写江湖世界,到了梁山泊排座次之后,小说的价值取向也转向了江山);人物不是为了君王打江山,就是跟在清官后面平叛捕盗。而《江湖奇侠传》则从浏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5年03期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

破碎虚空,创造无限——论黄易的武侠小说创作

在华语圈子里有一种小说类型,上至达官要人,下至贩夫走卒,无论教授学者,还是识字百姓,无论男人女人,还是老人少年,大家都喜欢阅读,从而拥有最广大的读者群,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独特产物———武侠小说。没有哪种文艺作品,可以像武侠小说这样在中国社会各阶层产生如此广泛的影响。可是自从金庸和梁羽生封笔、古龙辞世,中国武侠小说的创作便由巅峰期间的百花齐放跌入了低谷时期的暗淡无光,虽然之后出现的温瑞安继承了古龙的风格,但也是昙花一现,为时未久。然而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又有一位武侠名家不知不觉拉开了武侠小说创作和阅读高潮的帷幕,这就是黄易。十多年来,黄易的名字以玄幻和大气在武侠圈内日益引人注目。如果说以往人们可以凭借对通俗小说的偏见而对黄易的作品视而不见的话,那么现在随着雅俗文学二元对立的逐渐消解和评论界对武侠小说的多元研究,仅仅以武侠小说的大众通俗性为借口已难以回避黄易的存在。在梁金古已成绝响,温瑞安式微的现状下,如果推举一位能够代表目前华语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政工学刊》1990年05期
政工学刊

武侠小说八弊

前几年社会上流行的武侠“热”已经逐渐降温。但是,以武侠小说为基础形成的武侠文化,包括武侠录相、武侠影视片等,仍然拥有市场。在文艺评论宣传中,也大肆宣扬武侠小说如何优越,概括起来就是八性:民族性、群众性、通俗性、传奇性、神秘性、戏剧性、趣味性、刺激性。冷静思考起来,事实却不是这样。这里,试刿举武侠小说的八大弊病,以便利弊互见,既看到正面,也看到反面,许会对武侠小说看得较为全面些》武侠小说有以下八弊:一、格调低下,缺乏现代意识。武侠小说的审美理想、审美观念陈旧,对人对事件的评价往往流露出封建士大夫意识、小市民的名利观念及庸俗趣味。作者对笔下的人物不是艺术的俯视,而是平视或者仰视,因而也就不能超拔于那一定时代人物的思想境界。二、夸大个人作用,宣扬唯心史观。武侠小说的主人公,都有一身神奇的武功,都是些传奇的超人。他们功名盖世,所向披靡,即使遇到困难,必能逢凶化吉,绝处逢生。英雄周围人物,则是芸芸众生,不过是一些点缀陪衬。三、行帮习气,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发明与创新(中学生)》2019年02期
发明与创新(中学生)

名山中的江湖——细数金庸武侠小说中的那些名山

青城山一角2018年10月30日,一代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笔名金庸)病逝,终年94岁。金庸的小说继承了经典武侠小说的精华,开创了形式独特、情节曲折的新派武侠小说的先河,深受广大武侠迷的喜爱。他的作品中也常提到中国的名山大川,在他的笔下,那些地方大多是藏龙卧虎之地。★青城山青城山位于四川省都江堰市,因林木葱郁、四季常青而得名。一直以来,青城山享有“青城天下幽”的美誉。四面诸峰环绕的半封闭地形和松、柏等高大树木的覆盖,形成了那里“幽中藏奇,幽中见秀”的美景。青城派是《天龙八部》《笑傲江湖》中的一个重要门派,其掌门人是余沧海。★崆峒山崆峒山位于甘肃省平凉市,是六盘山的一条支脉。古往今来,崆峒山吸引了众多才俊来到此地。传说黄帝曾向山中的智者广成子问道,汉武帝也曾因“好神仙”而登顶崆峒,司马迁、杜甫、白居易等文人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诗词和铭文。崆峒派是武术界的名门,与少林、昆仑、武当、峨眉等武术流派齐名。《倚天屠龙记》里的崆峒派便是从这里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2期
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台湾查禁武侠小说之“暴雨专案”始末探析

“暴雨专案”(“暴雨项目”)是台湾查察“禁书”政令中唯一针对特殊体式的文学作品———武侠小说所展开全面清查的一次查禁项目,但因当初负责查缉的单位“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以下简称“警备总部”或“警总”)从未公开此项目内容,而1987-1992年间“警总”裁撤,在其间的空窗期,当事者唯恐遭秋后算账,湮灭、销毁了许多档案,故其详情始终讳莫如深,难以究诘。有关“暴雨项目”的始末,由于资料缺乏,甚少学者进行申说,有关台湾1949年以后的“禁书”研究虽有不少成果,如史为鉴所编《禁》一书,即收录不少相关论述,但对“暴雨项目”则只字未提;蔡盛琦《1950年代图书查禁之研究》一书,是研究台湾查禁图书的相当有见地的论著,但因“暴雨项目”的实施已超越其论述范围,故也只点到为止;目前唯一可见的讨论,仅见叶洪生、林保淳合著之《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第一章第四节“出版禁令与暴雨项目”有较详细的评介,但由于该书为通史架构,故也只能略述梗概。因此,至今尚未见到任...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少年儿童研究》2005年08期
少年儿童研究

小学生写武侠小说值得推崇吗?

据《重庆时报》5月3日报道:重庆市南岸区珊瑚小学2006级二班41名学生接力创作的武侠小说《张宋演义》,一上市就受到一些学生家长的追捧。日前,《张宋演义》的小作者一行5人在某书城内搞起了签名售书。看到新闻照片上几位小作者那兴奋的笑脸,笔者觉得有些担忧。尽管引导学生写这本书的班主任张艳老师表示,《张宋演义》是一本干净的武侠小说从头到尾没有其他武侠小说的暴力血腥场面。然而,武侠小说就是武侠小说,通过武力解决纷争是必不可少的。笔者读了这本书,发现其中设置的情节,某些方面和一般武侠小说没有什么不同:为了一些人与人之间的纠纷,甚至是很小的纠纷,动不动就是拔刀相向,阴谋诡计,投毒陷害,谈情说爱。都是一些小学生,为什么脑海里就会充满了这些妄想?按照张老师在一次接受采访中的说法,当初她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而引导学生们完成这部小说,在指导学生们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