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梁实秋的文学批评与新文学秩序的重建

梁实秋是新文学发展过程中的一位“不合时宜”的文学批评家,他立足于学理层面开展文学批评,指责五四新文学的浪漫趋势和向革命文学的转变,并基于西方新人文主义信念和文学价值观,提出文学的纪律原则———以理性制裁情感,把道德、理性和人性纳入新文学的价值视野,从而形成了一套非功利、非个人的古典主义文学观念。他的文学观念既受到文学功利主义———革命文学倡导者的批评,也遭到了文学个人主义———五四文学坚守者的驳斥,从而在新文学阵营出现了文学利益的再次分配,新文学内部拥有不同力量,出现了张力运行机制,文学被不断定义,出现了文学意义的多元化趋势。一新文学在其发展演化过程中,文学批评和文学论争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五四时期,文言与白话的论争扩大了新文学的影响,推动了新文学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当旧文学大势已去,新文学取得了整体优势之后,在新文学内部也不断出现文学观念、文学资源、文学方法乃至思想立场的论争。可以说,文学批评和文学论争参与和推动了新文学的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新文学中“孝”与“非孝”悖论话语的解析

“孝”是中国文化中最悠久、最基本、最重要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念,是维护封建宗法等级制度的精神基础。因此,反传统的新文学必然会将批判的矛头指向这一观念,把个人从他所在的家庭、宗族等传统关系中解放出来。但“孝”本身是子女报答父母之恩的天性表现,是一种自然的人伦亲情,经过历史的锤炼,已成为国家民族的共同心理意识和文化品格中的重要内容,有着连续性、可继承性,使人无法与之彻底决裂。那么新文学家们是怎样对待这一复杂的问题的呢?关注这一问题,对于我们认识新文学与传统文化之关系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新文学发展中的多元化悖论,感受到现代知识分子在新文化运动的大背景中抉择的举步维艰和切肤之痛,了解到个人与民族国家的关系在现代性话语构成中怎样寻求一种自圆其说的方式来平复它们之间的冲突、重建道德规范的努力。一、五四时期对传统道德孝道的猛烈抨击说起“孝”,我们马上就会想到鲁迅的《二十四孝图》,“其中最使我不解,甚至发生反感的,是‘老莱娱亲’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云梦学刊》2006年03期
云梦学刊

新文学读者眼中的“《小说月报》革新”

1922年13卷11号的《小说月报》“通信”栏中,登载了一封金陵马静观读者的来信,信中说:“看十二卷以后的说报的人,绝不是看十一卷以前的人。我有一个表兄和好几位同学,都是爱看十一卷以前的说报的,却是十二卷一出,他们不是改过了预定的,都抱怨说‘上当了’,从此再‘不定了’。足见今后看说报的人,不是从前那些人。……”同样,14卷7号“通信”栏中北京刘真如的来信中也说:“我想凡爱读‘礼拜六’,‘快活’,‘小说世界’底人们总不肯花两角钱买一本‘小说月报’来读的,可以说凡读‘小说月报’底人们底思想总没做‘之乎者也已焉哉’底文章的……”。读者的反响透露出这样的信息:1921年《小说月报》革新事件,将那个“人人读杂志、人人做杂志”①的“五四”时代读者的文学趣味,划分为两大阵营:以《小说月报》为中心的“新文学阅读圈”渐渐养成;置身圈外的则是数量庞大、名称尚不统一的“鸳鸯蝴蝶——《礼拜六》派”刊物,因其适应了转换最慢的民间阅读口味而得以绵延不绝。事...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12期
中国社会科学

百年新文学的“新”之释义

从1917年1月胡适在《新青年》杂志发表《文学改良刍议》算起,新文学迄今将走过它百年的辉煌历程。我们究竟应怎样理解新文学的“新”之含义?这是目前仍困扰学界思维的一大难题。由于“五四”客观上存在一个强大的“西方”背景,因此“西化”现代性也就成了一种主流观点。比如,人们习惯性认为,“西方文化的输入改变了我们的‘史’的意念,也改变了我们的‘文学’的意念”,(1)进而使新文学“起于西方,学习、借鉴西方”,(2)最终演化成“一场从价值观念到文学形式的‘西化’运动”。(3)毋庸置疑,自“五四”以来,西方因素的大量涌入,的确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巨大变化,同时也使新文学呈现出一派全新气象;不过我们也须清醒意识到,中国新文学的“中国”定义,其本身就是文化自信心的一种表现,因此简单将“新”等同于“西化”,显然不符合文化发展的常规逻辑。早在“五四”过后不久,周作人和鲁迅等人,都曾对新文学或新文化运动的基本性质,表达了他们作为参与者的明确看法。周作人认为新...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民主》2016年11期
民主

老书陈酿味更酣——开明出版社重印开明版“新文学选集”

1951年开明书店出版的《新文学选集》,是新中国第一部汇集五四以来作家选集的丛书,丛书出版后深受读者的欢迎,被誉为“新文学的纪程碑”。丛书由“新文学选集编辑委员会”编选,时任文化部部长茅盾任主编,时任出版总署副署长叶圣陶,时任中宣部文艺处处长、作协党组书记兼副主席、《文艺报》主编丁玲,文艺理论家杨晦等任编委会委员。丛书分为两辑,第一辑是“已故作家及烈士的作品”,原定出12种,实际上出了11种,即《鲁迅选集》、《郁达夫选集》、《闻一多选集》、《朱自清选集》、《许地山选集》、《蒋光慈选集》、《鲁彦选集》、《柔石选集》、《胡也频选集》、《洪灵菲选集》和《殷夫选集》。拟定中的《瞿秋白选集》,因瞿秋白曾是中共的领导人,按当时的规定,必须经党中央批准,于是就延搁下来,未能出版。“健在作家”的选集列为第二辑,原定也出12种,实际上也只出了11种,即《郭沫若选集》、《茅盾选集》、《叶圣陶选集》、《丁玲选集》、《巴金选集》、《老舍选集》、《洪深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民主》2016年11期
《南方文坛》2016年01期
南方文坛

“创作”和“议论”——反思“新文化”与“新文学”的一个角度

一中国“新文化运动”由“新文学”发端,但“新文化运动”按自身逻辑是不能局限于文学的,必要从最初的文学运动扩张到整体文化改造。可事实上“新文化运动”几乎一直由“新文学”唱主角,因此说到“新文化运动”,总是以“新文学”为主,这就显得名实不符,看不到“新文化”其他部门的成就及其与“新文学”的内在关系。20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日益边缘化,在整体文化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模糊,因此最近二三十年反思“新文化运动”,如何处理“新文学”的地位,又成了一大难题。“新文学”的位置如果像以往那样抬得太高,势必只见文学而不见整体文化。反之,“新文学”的位置倘若估量得太低,比如2015年各地举办“新文化”百年学术纪念活动,只谈政治体制、经济、军事、外交、法律、人文学术、美术等“新文化”的诸多领域,过去一直占据中心的“新文学”几乎不在场,那显然也与历史事实相去甚远。用“新文学”覆盖甚至取代“新文化”,或者把“新文学”从“新文化”中剔除出去,这两种极端做法其实...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