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二棱大麦茎杆遗传特性的研究

矮杆抗倒是大麦育种重要目标之一。株高的遗传已有大量的研究,但多单纯地研究株高或某几节的遗传,而且都用Griffing方法估算配合力,再用Hayman方法估算遗传方差和遗传力卜、’、‘]。这两种方法对同一种资料分析结果并不一定一致,而且这两种方法都假定不存在非等位基因间上位性作用。研究大麦上位性效应也曾有报道,但前人的研究都是利用多世代资料[‘、的。利用三个世代的双列杂交资料,采用加性一显性一上位性(ADAA)模型,对大麦熟期性状曾进行过遗传分析*’。但对大麦的株高及各株高构成因素,利用双列杂交的三个世代,以ADAA模型进行遗传分析尚未见报道。茎杆上部几节长度与株高的相关分析报道较多N,多局限在计算遗传和表型相关系数。由于表型相关包括遗传和环境相关,而遗传相关还可分解出加性、显性、上位性效应间的相关。这些相关系数的进一步分析,对于明确相关性状的本质,从而选择合适的育种方案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本文对二棱皮大麦茎粗、株高及各株高构成因素...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湖北农业科学》1940年60期
湖北农业科学

二棱大麦产量构成三要素效应的研究

二棱大麦产量构成三要素效应的研究王鹤卿,陶采成(湖北农学院大麦研究室荆州434103)摘要二棱大麦构成产量的“三要素”中,以总穗数最重要(y=0.9281),穗粒数次之,粒重影响最小。后二者通过总穗数对产量产生间接负效应。当总穗数达到48万/667m ̄2时,有很大的可能获得284kg/667m ̄2产量。关键词总穗数,穗粒数,粒重,产量效应我省大麦单位面积(667m ̄2,下同)产量自1985年后由100kg左右的低水平,提高到200kg以上的中产水平。但仍未发挥出鄂啤2号、鄂皮5号等品种的增产潜力。近年来,大麦产量停滞不前,其制约因素何在?笔者以鄂皮5号为代表,在不同密度下,对构成产量的“三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及其对产量的关系进行了研究,旨在为进一步提高大麦产量、确定选种指标,提供可靠的依据。一、设计与方法试验在本院进行,土质粘壤,肥力中等,前茬黄豆,单位面积施底肥折纯氮9.5kg。以密度为主因素,按我省大面积密度范围,分为15...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农业大学学报》2016年06期
安徽农业大学学报

以色列野生二棱大麦籽粒多组分营养性状的相关性分析

野生大麦是栽培大麦的祖先,广泛分布于亚洲西部和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经过长期的进化和自然选择具有丰富的遗传多态性[1],作为主要模式作物用于分子进化研究[2],被认为是21世纪作物遗传改良的重要基因资源[3]。大麦的驯化始于近东的新月地带,包括以色列、叙利亚和土耳其等地,研究者普遍认为那里是大麦遗传多样性中心[4-5]。在以色列,从湿润的地中海地区到北部山地,再到极端干旱的内盖夫沙漠均发现有野生二棱大麦分布[6-8]。野生二棱大麦很难自然迁移异地[9]。不同地区间生态地理环境因素的差异造成了大麦农艺性状的差异多样性[10],并且不同微域环境的温度雨量、地形海拔、土壤植被等有较大差异,野生二棱大麦在长期适应其生态地理环境中,通过自然选择形成了其特有的物候及性状的遗传多样性[11],演化产生不同特征群体与生态型的野生二棱大麦[12-13]。高永钢等[14]通过对2个地区间种植的野生大麦群体农艺性状的比较分析发现,群体内存在着丰富的遗传...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种子》2017年04期
种子

约旦野生二棱大麦群体籽粒高氮素营养基因型的筛选

Screening on High Nitrogen Nutrition Genotypes of Wild Barley,Hordeum Spontaneumfrom JordanCHENG Xiaobin1,ZHAO Gang2,CHENG Jianping3,YAN Jun2,LIU Tinghui 4栽培大麦和野生大麦同属于禾本科(Gramineae)大麦属(Hordeum)普通大麦种(H.vulgare L.),根据穗轴碎性和棱型等特征,普通大麦种分为野生二棱大麦亚种、野生六棱大麦亚种、二棱大麦亚种、多棱大麦亚种和中间型大麦亚种[1]。野生大麦在长期的自然选择和环境适应中,积累了丰富的基因变异,同时野生大麦人工驯化程度较低,保留了原始的遗传多样性特点,是现代栽培品种改良的优良种质资源[2]。大量资料表明,野生二棱大麦与栽培大麦互交能育[3],可直接用于杂交育种,也可作为转基因技术育种的目的基因供体,在现代大麦育种工作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种子》2017年04期
《分子植物育种》2017年08期
分子植物育种

以色列野生二棱大麦遗传多样性分析

大麦属于禾本科大麦属一年生植物,是世界上仅次于小麦、玉米和水稻的第四大粮食作物(谢志新和丁守仁,1996)。栽培大麦(Hordeum vulgare)是人类农业史上最先被驯养的作物之一,被广泛应用于作准确分析,因此了解自己所拥有的育种材料的遗传变异程度是非常重要的(王晋等,2014)。本研究选择采自以色列南、北、中不同地区的野生二棱大麦群体为材料,通过SSR标记分析其遗传多样性,了解野生物遗传、进化和谷物驯化的模型(Hübner et al.,2012),二棱大麦种群的遗传特征,找出特殊的野生种质资野生大麦(Hordeum spontaneum)是当今栽培大麦的近缘祖先(Hübner et al.,2009)。以色列隶属新月沃土地带,位于大麦起源中心,拥有相当丰富的大麦资源(Wang et al.,2009)。对以色列及周边地区的野生大麦源,为大麦的遗传进化和多样性研究提供一种新的理论支持,为今后发掘有利基因和分子标记辅助育种提...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西南农业学报》2016年05期
西南农业学报

约旦野生二棱大麦在川西高原的物候期和农艺性状分析

大量研究表明,现代栽培大麦是由野生二棱大麦经过长期的自然选择和人工选择演变而来的,其起源中心有3个,一是中近东的“新月沃地”、二是非洲东北部、三是我国的青藏高原[1]。目前栽培的大麦品种大多是以高产为主要目的经过反复人工选育而成,由于人工定向选择,栽培品种很容易失去其长期演化产生的遗传多样性,而遗传多样性的缺乏和丧失将导致大麦对环境及病虫害的抗性减弱[2]。野生大麦受生态环境的影响,在长期自然选择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抗病、抗虫、耐寒、耐旱、耐贫瘠、耐盐等抗逆基因,同时野生大麦普遍进化程度低,保留了较为原始的遗传多样性,是现代培育栽培大麦新品种珍贵的原始材料[3]。表1约旦16个野生二棱大麦群体的生态地理数据Table 1 Geographical and climatological data for 16 populations of H.spontaneum from Jordan群体Group起源地Origin地理位置Lo...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