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海明威作品的女性意识轨迹

长期以来,伴随着海明威男性意味十足的名言——“人只能被毁灭,不能被打倒”传遍世界,大多数人认为海明威是以描绘“硬汉子”性格而著称的作家。女权主义者正是根据这一结论,不顾海明威的实际处境和创作文本,对海明威进行否定性批评,激进地称之为具有“厌女情结”的“男性沙文主义猪猡”。更有人甚至认为,海明威具有同性恋倾向。【l’近一段时间,对海明威的研究出现了一种变化:至少在中国,一些人看到了海明威作品中表现出了一定女性意识,|2’这是令人欣喜的。本文在同意这种观点的基础上初步完成了线性梳理工作,对这种观点予以承继和发展。 女性意识的胚芽——《雨里的猫》∽’ 海明威最初的作品《在密执安西部》以及小说集《在我们的时代里》(1925年)中的《印第安人营地》、《医生夫妇》、《了却一段情》、《艾略特夫妇》、《雨里的猫》等作品中都存在女性意识。其女性主人公都处于尴尬、困惑的境地,结局基本上都是不幸的。海明威给予了这些女性以足够的重视,展现其在两性冲突中...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7年20期
北方文学

从“蚊子血”到“朱砂痣”——浅议《陆犯焉识》中的男权主义色彩

著名作家张爱玲曾写过: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这段话言简意赅地说明了一个道理: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最美好。试观《陆犯焉识》中陆焉识对冯婉喻的爱情,在各路评论家那都化作了“浪子回归”后岁月带来的遗憾与美好,人们纷纷将视野定格于知识分子陆焉识在中国近代动荡、残酷历史中精神世界的回归,感慨一段失之交臂的“旷世奇恋”,却忽视了女主角冯婉喻在陆焉识所谓的“回归”中经历的种种苦难与绝望。读罢全书,我一直在思索这样一个问题:冯婉喻的爱情与等待是否值得?她的一生似乎就是在永无尽头的等待中度过,等待着她深爱的丈夫归来,等待着陆焉识也能回应她的这一份爱。前半生,她是家庭斗争的牺牲者,奉献了无私的爱也换不回丈夫的真情;后半生,她是社会阶级斗争的受害者,由于丈夫不谙世事的特点和张扬激越的性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咸宁学院学报》2012年02期
咸宁学院学报

从《圣经》中的“男性地位”至《菊花》中的“男权主义”

《菊花》作为西方优秀的短篇小说之一,善于从平实的日常生活用语和平淡的故事情节挖掘人物角色的真实心理状态和社会内在隐疾。自然环境的无意描述和细微动作细节的描述对故事情节的推动和发展具有一定的可预知性作用。故事围绕“菊花”展开,在栩栩如生地刻画人物形象的同时,重点突出了《圣经》中的“男权主义”核心主题。一、《圣经》的“男女不平等”内涵和男权主义体现“圣经”在中国指儒家经典,就是儒家圣教的十三经。在西方国家,人们习惯称西方文化为“基督教文化”或“基督教文明”,《圣经》作为基督教的经典和灵魂,在西方文学与西方意识形态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是西方国家人们思想动态和道德信仰的根源。基督教文化在西方的重要意义可以与儒家文化在中国的意义相媲美,两者都与相对应的文化紧密结合、不可分割,成为两种文化的一项固有元素,已演变成一种稳定的文化形态。《圣经》创作内容是西方作家和艺术家创作艺术作品的重要来源,很多著名的诗歌、戏剧和小说的原型都来自于《圣经》故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剑南文学(经典阅读)》2007年03期
剑南文学(经典阅读)

丈夫和“小蜜”

定价:58.00元在中国古代,男子婚后可以寻花问柳,还被认为是“风流韵事”,而对女子红杏出墙则视为很严重的事,要加以十分严厉的处罚。日本古代也是如此,日本社会中的男权主义丝毫不逊于中国,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妻子是没有置嚎的余地的。到了现代,日本夫妻关系处于平等了,但丈夫在外拈花惹草的事仍然不少。一些结了婚的男人想找婚外的性伙伴,他们觉得妓女已经乏味,又怕得病;找固定的情人又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找个临时的女学生,青春可爱,钱不用花很多,也没有什么后顾之优。这些姑娘陪男人吃饭、旅游、聊天,也有去情人旅馆的。她们用得来的钱去交正经男友,买化妆口口口。日本的男子,尤其是年纪大一些的男子,包括一些老板,很有责任感,即使有“小蜜”也不会抛弃家庭。他们很清楚,“小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15年03期
电影评介

劳伦斯男权主义思想的探究

男权主义Patriarchy,来源于两个希腊词根patēr(πατρ,father意为父亲)和archē(αρχ,rule意为统治),其基本意思是指男子在家庭﹑社会中的支配性特权。在男性的绝对统治下,女性成为次于男性的“第二性”,成为服务并听命于男性的附庸。由于历史、文化等原因,男权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都有着普遍的影响。20世纪英国最伟大的文学作家劳伦斯,一直备受人们争议。劳伦斯终身致力于关注现代社会中的两性关系。两性关系的和谐作为了他许多小说追求的主题。他追求男女两性的“灵”与“肉”的结合。这是劳伦斯的性理想。但是,在这种灵与肉的结合背后,劳伦斯流露出了日益明显的男权中心主义思想。本文以《恋爱中的女人》与《查特莱夫人的情人》两部作品为例,以男性对女性的征服与女性对男性的折服为出发点,通过探讨伯金与厄秀拉、康妮与梅勒斯这两对男女关系,表现劳伦斯身上的男权主义思想及其对这种思想的探源。一、男性对女性的征服“在某种意义上说,文学的产生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版)》2014年12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看男权主义制度给女性造成的悲剧结果

时隔多年,再次品读巴金先生的作品《家》,仍然能够感受到时代变迁时的那种震荡,感受着新旧制度更迭中的不易。巴金先生以自家为背景写成的小说《家》,系先生的“激流三部曲”之一,这部伟大的作品不仅在当时引发了社会的广为关注和读者的狂热喜爱,即使时至今日,也仍然是文坛上极富影响力的鸿篇力作,这部可称为自传体性质的长篇小说,不仅具有可以和中国古典文学经典作品《红楼梦》相媲美的感染力,而且凭借其唱响了“五四”运动以来的反对封建主义的时代主题,成为了文坛上有识之士向封建礼教宣战的檄文。巴金先生在小说中通过对高氏家族的觉新、觉民、觉慧三兄弟的爱情故事,揭露了封建礼教对人性的蹂躏、对女性的迫害、对爱情的摧残,告诫人们只有同封建制度进行彻底的无情斗争,才是社会的唯一出路。高氏家族是一个典型的封建大家族,其中的高老太爷是封建礼教的代言人,高老太爷的三个孙子则代表着三种不同的与封建礼教作斗争的思想,由于三人的思想不同做法不同,从而导致与他们相关的四女性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