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做医生难,做基层医生更难

俗话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却想说:做医生难,做基层医生更难。基层医生不但要给患者治好病,还要考虑患者的经济情况,因此常常陷入两难之中。不治,病情加重、恶化甚至死亡;治疗,没有钱,用不上药,需要做的一些检查做不了,无法动态观察病情变化,增加了医疗风险。记得我科曾经收治一位女患者,因为腹痛10天加重1周入院。经检查诊断为腹膜炎,决定手术治疗,术后证实为阑尾炎穿孔致腹膜炎。追问病史,患者诉:在家就腹痛得厉害,因为没有钱,没有及时到医院就诊。后来实在痛得受不了了,还伴发热,才借钱来医院看病。术后因为没有钱,应该用的药用不上,患者感染严重,身体虚弱,需要应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区医师》2011年03期
中国社区医师

基层医生的路 朝哪个方向走

各位同行朋友,医生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可个体医生和在公立医院工作的医生又不一样,公立医院的医生出了医疗事故有医院承担,可我们基层医生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承担,我们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白天晚上都要接诊,365天都没有休息日,基层医生太不容易了。据我统计,基层医生收入好的1年能达到10几万,大部分都在四五万元,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和意外,不但赔款自己全部承担,关键是名声扫地,从此会门庭冷落。下面,我谈一下自己的看法、想法和自己经营个体诊所的经验。(1)基层医生不但要干,还要干好,不但挣钱养家,还承担着一定的社会责任,为此,怎样干好自己的诊所,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是最关键的。(2)目前,我国医疗卫生政策药品零利润已全部推开,为此,发展专科是出路之一。我校从2003年开始培养专科基层医生,至今已培养大量专科人员,大部分基层医生每年都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许多收入,这些人不但有了可观的经济收入,还在当地小有名气。(3)选择专科必须要安全,有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春期健康》2019年20期
青春期健康

健康扶贫路——那些基层医生的故事

“脱贫攻坚的号角已经吹响,健康扶贫是这场战役的主战场,决不让一个人因病致贫、返贫,是习总书记的殷切嘱托和希望。撸起袖子,甩开臂膀,打一场健康扶贫的漂亮仗!”为深入推进健康扶贫工程,全国各地医务人员下到基层,将健康服务送到群众身边,为打通健康扶贫“最后一公里”注入活力。在全面推进扶贫工作的过程中,他们写下自己的心声,记录下了这些饱含汗水、凝聚希望的日与夜。我的巴东手记——刘跃我是天水武林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刘跃,负责2018年下城区驻巴东县健康扶贫工作。被国家列为深度贫困县之一的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是拥有50万人口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达18万余人。我在去巴东之前设想过无数次,那边的妇女同胞需要什么?我可以在那里开展什么?和当地的医务人员和病人接触后,我才感受到当地的医生护士对于知识和技术的推崇向往,大山里的病人对于医术和健康的渴求。他们对于我的珍惜和感恩,让我在巴东的每个日夜心存温暖。我在巴东遇到一位年轻病人,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民周刊》2016年47期
新民周刊

让基层医生“冷”变“热”

如何让基层医生、冷门专业医生成为热门职业,仍值得探讨。尽管三甲医院的部分医生收入水平不低,但蔡江南认为,中国医生的平均收入并不高。第九届全球健康促进大会于上海者比例仍较高;中国医生,特别是上图:上海市静安区石门二路街道社区卫召开之前,“2016中国医药产中小城市和农村医生,甚至一些大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业创新发展高峰论坛”在华东理工大学举行。论坛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经济学教授蔡江南提供了一组数据:“医生和老百姓人数的比例,在几个人口大国中,中国恰恰处于中间位置。与另外两个发展中国家巴西和墨西哥相比,中国的医生在人口中所占比例少,但是与印度相比的话,这一数据要多出一倍。”蔡江南认为,尽管中国医生的绝对数量不少,但必须引起重视的是——中国医生中,大专以下学历城市的全科医生收入偏低,造成新员为居民提供上门服务。晋医生数量偏少。这些情况,导致了中国医生短缺的现象没有根本缓解。“根据最新数据,公立医院占医院数量的一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画报》2016年14期
山东画报

乡医王强:双拐撑起一片天

32年里,他从不能自由行走,只能依靠一对拐杖生活。可无论命运给了他多少苦难,他仍旧走在追逐梦想的路上,读书、上大学、直到成为一名默默扎根乡村的医生,他把别人给予自己的关爱转化成生活的动力和前进的方向,并用自己的所学奉献社会,守护着乡亲父老的健康平安,他就是汶上县郭楼镇医院的“双拐医生”——王强。郭楼镇的王坝口村是王强的老家,一个非常普通的小村庄。靠着几亩庄稼、院子里种点菜,几乎成了村里各家各户相似的收入来源,村里经济条件还很落后。王强告诉笔者,在他1岁时,就被查出患了小儿麻痹症。由于当时基层医疗水平有限,虽经多方治疗,仍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双下肢瘫痪,以至于相当一部分童年时光都是在医院度过的。6岁那年,王强在济南接受手术治疗。手术后,王强虽然不能行走,但依靠双拐可以短暂地站立了,这相比术前有了很大的改善。同时,也正是这次经历,王强开始对医生这一职业充满向往。9岁那年,在王强的强烈要求下,父母把他背进学校的大门。记得刚进学校的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首都食品与医药》2015年15期
首都食品与医药

平凡的基层医生

提起医生,大多数人想到的可能是忙碌在大医院各个科室的身影。但您也许忘了,离家最近的大夫可能不是他们,而是工作在乡镇卫生院、中心卫生室和社区卫生服务站的那些“白大褂”。作为最接地气的大夫,他们远离大医院的喧嚣,扎根在基层。有人说,一位优秀的基层医生更像是他们身边懂医术的朋友。这些基层医生的日常工作是如何进行的?为了解普通基层医生的日常工作,记者来到北京市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采访了一位居民口中的“朋友”。就是十几年。现工作于北京市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做专科大夫的那几年,居民口中的“王主任”王大夫发现了许多“瞎得的病”。一到春下午5时,刚刚下过雨,空气被雨节,一些人胡吃海塞,得了急性胰腺炎水滤过一遍,显然很清新。这天是王大或坏死性胰腺炎。“得这种病很难受,插夫值晚班,在一个小时里,来了五六位一肚子管子。”王大夫说,“少吃几口就病人,有的想开药,有的要做检查。王不会得这种病,我就寻思平时多跟他们大夫一一为他们开了处方或化验单,并唠叨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