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程序性辩护之初步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作为中国刑事司法史上的重要事件,最高人民法院 2003年对刘涌案件的再审判决曾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并受到法学界人士的批评。尤其是对于被告人指称的“侦查人员存在刑讯逼供问题”以及辩护律师提出的“排除侦查人员刑讯逼供所得的有罪供述笔录”之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以“不能认定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存在刑讯逼供”为由,明确给予了驳回,从而以终审法院之终审判决的名义,终止了有关此案中公安机关是否存在刑讯逼供问题的重大争议。① 如今,刘涌案件已经尘埃落定,最高人民法院也已经“了结”了这一影响重大的刑事案件。但是,该法院对于侦查人员刑讯逼供问题的裁决真的不存在任何问题吗? 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明确提出的排除刑讯逼供的辩护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在做出驳回决定时真的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了吗?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所提出的程序性申请和程序性异议,最高人民法院究竟是否进行了全面的庭审并给予了慎重的裁决呢?近年来,随着中国刑事诉讼制...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我国程序性辩护困境之解

程序性辩护作为一种新的辩护思路,在我国刑事诉讼中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从我国刑事诉讼司法实践经验来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在行使辩护权时往往从实体方面切入,而实体辩护产生的效果并不理想;此外,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在侦查、审查起诉过程中违反诉讼程序规则的行为时有发生并愈演愈烈,刑讯逼供、超期羁押等侵犯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的现象不断出现,即使人民法院也可能因为程序性违法而面临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惩罚后果,刑事诉讼司法实践中公、检、法机关程序性违法行为的增多为程序性辩护的发展提供了机会。在中国,如何有效的控制司法机关违反诉讼程序的行为,减少司法权的滥用,已经成为刑事诉讼司法改革讨论的热点。在辩护方进行辩护时,程序性辩护成为关键。但是,程序性辩护的运行在立法和司法运作中仍面临着诸多障碍,比如,传统司法观念的影响、程序性裁判的缺乏、程序性制裁的单一、社会不可接受性以及律师职业风险的存在等。因此,本文的写作在此背景下产生。本文在分...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现代经济信息》2009年20期
现代经济信息

程序的力量-试论程序性辩护

辩护权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活动中享有的最重要和最基本的诉讼权利,保证辩护权的充分、有效行使是现代刑事诉讼民主的最明显体现。我国刑事诉讼法赋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往往只注重实体辩护,而对程序辩护的关注程度则明显不足,这严重影响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诉讼权利的行使,并使其他诉讼权利的实现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一、程序性辩护的概念辩护是指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反驳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指控,提出有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事实和理由,以维护其合法权益的诉讼活动。在理论上根据辩护活动所侧重的内容不同将辩护分为实体性辩护和程序性辩护。所谓程序性刑事辩护是指:在刑事辩护中以有关部门的侦查、起诉、审判活动程序违法为由,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的意见,以及要求未依法进行的诉讼程序应予补充或者重新进行、非法取得的证据应予排除等,从程序方面进行辩护的方法。二、程序性辩护的意义程序性辩护的顺利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36期
法制博览

浅谈对程序性辩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一条、《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对辩护含义做出了明确的解释。以进行辩护时的侧重不同,可以将其划分为两类:一是实体性辩护,二是程序性辩护。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我国大部分的刑事案件以前者为主。刑事诉讼法的修改着重对可能会侵犯被追诉人合法权益的程序性违法现象的进行大力度的规制,但由于轻程序的辩护方式的存在,仍会使得该类现象存在。随着越来越多程序性辩护案件的出现,案件处理程序是否合法也受到更多的关注。程序性辩护包括很多的方面,其中以对排除非法证据的辩护最为常见,相应的法律规定也是最为完善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正式实施后,标志着程序性辩护向前迈进了一大步,2012年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又将其往前推进了一步,使之有了更加规范的依据。单从法律规范层面看,程序性辩护,尤其是排除非法证据的辩护有了较为成功的前景,2012年出现第一起程序反转的事件,开辟了程序性辩护的先河。虽然在法律规定的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6年05期
法制与社会

我国程序性辩护的实现机制研究

程序性辩护的兴起和发展是程序独立和程序公正价值在我国刑事诉讼法制建设中的重要体现。作为一种新型的辩护形态,程序性辩护以刑事诉讼的程序性规定为依据,针对侦查、检察、审判机关在诉讼过程中的程序性违法行为提出辩护意见,请求法官对司法机关的程序性违法行为宣告违法并进行法律制裁,以攻为守,全面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一、程序性辩护的现行模式我国现阶段程序性辩护制度的规定较为完整的仅限于非法证据排除和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这两种方式,刑事诉讼法对其他程序性辩护的内容并未明确规定相应的运作机制,侦查、起诉、审判过程中有关机关的大量程序违法行为缺乏相应的制裁后果。因此,笔者认为我国现行的有效程序性辩护运行机制也只有这两种形式。(一)非法证据排除规则2010年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定》与《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确认了非法证据排除这种典型的程序性辩护方式,2012年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在此基础上进行补充和完善,我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改革取得了重大进步。第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9年25期
法制与社会

程序性辩护之思考

程序性辩护在中国的法律实践中已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逐渐成为实践中运用较多的辩护方式。但其在理论上仍存在诸多问题没有厘清,本文在此试对这一法律概念和相关问题进行简要的探讨。一、程序性辩护的概念有学者认为所谓的程序性辩护就是:“在刑事辩护中以有关部门的侦查、起诉、审判活动程序违法为由,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不应追究刑事责任的意见,以及要求未依法进行的诉讼程序应予补充或者重新进行、非法取得的证据应予排除等,从程序方面进行辩护的方法。”还有学者则对于程序性辩护提出了广义和狭义的概念划分:“广义上的程序性辩护可以泛指一切以刑事诉讼程序为依据的辩护。辩护方将会提出有关的程序性争议和程序性申请,以促使法庭作出权威的裁决,从而确定法定诉讼程序的实施和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实现。但狭义上的程序性辩护所涉及的则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诉讼程序问题,而是负责侦查、公诉和裁判的官员在诉讼过程中是否存在程序性违法行为,所寻求的则是法院以权威的方式宣告侦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8年21期
法制与社会

刑事诉讼程序性辩护角度下的思考——以中国杜培武案为例

一、程序性辩护与杜培武案的引入程序性辩护作为一种诉讼权利,是指辩护方针对警察、检察官、法官所实施的程序性违法行为,为追求特定的程序性制裁之诉讼结果,而要求法院作出专门程序性裁判的权利。程序性辩护并不是消极被动的进行答辩活动,而是辩护方积极主动对司法裁判中的违法裁判进行程序上的防卫。程序性辩护在我国目前的司法体制中属于一种略显“超前”的辩护形态,没有现实的相配套的司法环境使之能够得以顺利运行,这一辩护形态尚处于一种不发育完全的窘迫地位。目前在刑事诉讼辩护形态中,排除非法证据的辩护具有较广阔的发展空间,但是也在具体司法实践中出现适用不当的境况。为什么我国三令五申地禁止刑讯逼供和以其他非法行为收集证据仍屡禁不止,成为一种痼疾?为什么我国学者对程序性辩护理论的提出与实际法律制度的构建相差甚远,一些法律的颁布尚处于空中楼阁?有鉴于此,笔者将以杜培武案为代表,结合陈瑞华老师刑事诉讼程序性辩护的相关理论,以个案的诉讼过程及其最后结果,发现、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