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频率响应分析仪的软件设计

芭I兰旨J.‘J 线性系统的动态特性可以用该系统的运动方程式来描述,但往往列写方程和求解方程都比较困难。因此,通过实验的方法以获得系统的频率响应特性,是分析研究线性系统的重要手段。’-、、 本文论述的以In、。1 8080 cPu芯片为基础构成的频率响应分析仪(以卞裔标蜘单响应分析仪)是基于频域分析法的基本原理,以离散付里叶变换(DFT)’为分析土真,用·1。倪r8 080 cPu芯片与相应的外围电路以及集成电路器件组成,通过软件控秘自动宪成对被测系统输出信号的测量和分析,从而得到该系统的幅频特性K(f)和相频特性p(f)。 采用微处理器的频率响应分析仪,不仅能提高测量系统频率响应特性的自动化程度,而且能够滤除输出信号中的直流分量和高次谐波影响,有效地抑制噪声的干扰,提高测量准确性。同时还可以较为方便地得到系统的相位频率特性。 我们初步提出的频率响应分析仪的设计方案,可在1H“~1 kHZ的频率范围内对线性系统的频率响应特性进行...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汽车技术》2014年12期
汽车技术

基于频率响应法的后视镜振动光学稳定性优化

模拟实车安装状态的夹具上,对其施加一个垂直加1前言速度为0.5 g的激励,频率在20~250Hz之间,同时在车辆行驶过程中,路面激励、发动机和传动系向镜面发射激光束,光线经后视镜反射后到达目标统的振动激励都会引起车身振动,进而造成后视镜靶。激光束由振动改变而产生的偏移角用距离产生一定程度的振动,严重的振动会造成后方视野1720 mm的目标靶上测得位移值来表现。模糊不清,导致驾驶员因判断失误而引发事故[1]。在某后视镜研发过程中,后视镜振动光学稳定后视镜振动光学稳定性一般由台架振动试验评性试验失效。12个样本平均共振频率为66 Hz,光斑估,目前没有成熟的CAE仿真方法模拟该试验。本平均位移值为11 mm,即平均振动角度为0.18°,超文结合某一项目后视镜试验失效案例,对该性能进出设计目标值。行了CAE方法研究和对标,通过试验对后视镜优化2.2试验原理和仿真分析技术路线效果进行了验证。后视镜抖动主要包括后视镜自身运动副造成的抖动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半导体光电》1986年03期
半导体光电

SAGM—APD的频率响应进一步改善

曾为贝尔实验室创无中继光通信记录立下功劳的新型探测器—SAGM—APD(具有隔离吸收、梯度与倍增区),通过研制者J.C.CAMPBELL等人的改进,除保持同样器件原主要参数外,进一步改善了频率响应,使其频率响应达到SGHz,增益一带宽积达到40GHz,据称这是本年度以来的最高值(85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网技术》2019年05期
电网技术

基于多调频资源协调控制的西北送端大电网新能源快速频率响应参数设置方案

0引言近年来,西北电网新能源快速发展。截止2018年2月底,西北电网新能源装机8069万k W,占总装机33.77%,新能源最大日发电电力达到3322万k W,接近日最大负荷的一半,日最大发电量达到55632万k W?h,接近全网日用电量的三分之一。新能源渗透率的不断升高对电网频率安全带来新的挑战[1-4],一方面,为最大限度消纳新能源,网内常规电源已按照“负备用”安排开机方式,挤占具有转动惯量的常规水、火电机组空间,另一方面,中午时段新能源达日最大发电出力时,全网火电机组深度调峰运行,无法提供向下一次调频能力。随着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的大量投产,系统功率平衡及调频难度不断加大,直流大功率闭锁(相继闭锁)对电网频率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因新能源不具备一次调频能力,电网可用的快速频率响应资源逐步减少,电网频率控制特性的结构性困境日趋明显,迫切需要新能源机组参与电网快速频率响应[5-9],提升大电网频率安全水平。当前,新能源参与电网频率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铁道学报》2002年05期
铁道学报

系统频率响应误差的矢量分析

系统的频率响应误差分为幅频误差和相频误差,二者紧密关联,但在实际工作中通常是将二者分开考虑的。文中应用矢量分析方法来描述系统的频率响应误差,获得统一的幅相误差关系。1 频率响应误差函数设系统的输入为x(t),输出为y(t),则系统不产生动态误差的时域条件为y(t)=Kx(t-t0)(1)式中,K、t0均为常量。从上式出发来考虑系统的频率响应特性,应有Yl(jω)=Ke-jt0ωX(jω)(2)即系统的频率响应函数为Hl(jω)=Yl(jω)X(jω)=Ke-jt0ω(3)  式(3)表明,理想的幅频特性应为常量(Al(ω)=K),理想的相频特性应与频率ω成正比(φl(ω)=-t0ω)。实际系统通常不满足式(3)条件,因而不可避免地会产生频率响应误差。设实际系统的频率响应函数为H(jω),且写成H(jω)=A(ω)ejφ(ω)(4)则A(ω)、φ(ω)分别表示了系统的实际幅频特性和相频特性,此时系统输出输入的频域关系为Y(j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电力系统自动化》2018年08期
电力系统自动化

大功率缺失下主动频率响应控制初探

0引言在特高压交直流混联电网逐渐成型、新能源大规模接入的背景下,电网转动惯量减小、一次调频能力减弱且面临的大功率缺失故障风险增加,系统频率安全稳定形势极为严峻[1-8],频率稳定控制问题受到了广泛关注。扰动后秒至分钟级时间尺度,即频率响应(一次调频)的作用期间,是决定频率稳定与否的关键阶段,历来为工程界和学术界所关注[9]。频率稳定的本质是在扰动后秒至分钟级时间尺度的有功功率平衡,其发展过程和稳定与否取决于“攻防”两端的势力对比。“攻”对应于功率不平衡数量,“防”对应于故障前、故障后针对有功平衡控制的各种行为,包括:故障前的频率调整控制,使系统运行频率处在高位(送端电网处于低位),以提升系统抗冲击能力,属预防控制[10];故障时相继作用的系统惯性、继电保护切除故障和随后介入的频率响应控制,上述措施未能有效遏制频率下降而投入的低频减载或高频切机[11],以及频率恢复稳定过程中的自动发电控制(AGC)和事故备用调用控制,这些均属于校...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