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精神残疾和劳动力鉴定1024例分析

我院系萧山市劳动局指定的精神残疾、劳动能力认定的鉴定单位。为了了解精神残疾和劳动能力鉴定的主要病种分布及相关因素,我们对1984年至1998年间在我院作的精神残疾、劳动能力、学习能力鉴定等1024例,进行了回顾分析。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对1984年至1998年的鉴定资料1024例,进行归类统计,并调阅鉴定者留档住院病历334份,对诊疗情况、监护措施、家庭经济状况、遗传倾向等项作补充资料收集。1.2方法所有鉴定病例均由两名中级以上职称医生接诊,进行全面精神检查,MMPI(或PHI),韦氏智测,SCL-90测定,必要时增加EEG,EKG,TCD等检查,少数病例要求提供CT片。精神残疾评定标准:1997年7月前采用社会功能筛选量表(SDSS)[1],其后,按照修改后的《中国实用残疾人评定标准(试用)》,将原标准的四级残疾分级改为三级;即原二、三级合并为二级,原四级改为三级。智力残疾评定标准:对15岁以上除采用WAIS-RC智力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10年01期
南方论丛

对精神残疾本质的再思考

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进步,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关爱残疾人,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关注他们,为什么要将社会进步的成果惠及他们,仅仅是出于人道的考虑吗?当前关于残疾人的研究多集中于如何为残疾人制定合理的社会保障制度,如何利用社区组织为残疾人提供服务等,这些都体现了社会的进步;但是,如果没有进一步的深层思考,如果不能深刻地理解残疾人与残疾现象的本质、意义与价值,那么,即使我们制定出了法规制度、建立起了组织机构,也仍然会有许多人为的障碍使法规或机构无法起到真正有效的作用。精神残疾是所有残疾类型中最不幸的一种,因为意识的丧失与行为的不自控,使得精神残疾者活得更不像人,人们对待他们的态度也更为不公。有人说,精神残疾是弱势群体中的最弱势群体。身体残疾者可能会由于自身的残障影响了社会功能、被社会歧视,不能完全参与社会生活,但他们还可以通过其他器官感知世界,而精神病患者对现实世界的感受中断或变形,不得不与社会完全隔绝;其次,身体残疾为残疾者带来了巨大的精...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新校园(阅读)》2016年10期
新校园(阅读)

五线谱上的“亮点”

观察是人们在认识事物过程中最初向世界伸出的触手。观察对于教师来说是一项重要的技能,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要学会观察。在活动中多观察学生,发现每个学生的闪光点,找出他们不为常人所发现的创造性,由此去激发孩子们活动的兴趣,让每个孩子都快乐阳光地度过他们的七彩童年。我所带的班级大多数孩子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智力缺陷。子义(化名),男,今年13岁,是我们特殊教育学校二年级的学生,残疾证上显示精神残疾一级。实际上还伴有智力低下、多动等症状,这是一个让老师们颇有些头疼的学生。我清楚地记得,学习写数字“8”的时候,我手把手教他整整写了两个星期才会写。下课休息的时候,他不好好玩,而是模仿电视上的那些所谓反面人物,仗着自己个子大,身体强壮,一边用胳膊勒着小个子同学的脖子,一边比划,同时在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我是老大,我是老大。”为此,老师们没少开班会,没少断“官司”。尤其是在室外,做课间操或上体育课的时候,更不听老师的指令,上蹿下跳,胡跑乱喊。在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药物与临床》2016年05期
中国药物与临床

精神残疾评定830例患者资料分析

近几年来,我国开展了对精神残疾患者重新评定及更换二代残疾证的工作,我院作为山西省残疾评定机构之一,对全省部分精神疾病患者进行评定。收集了2009年5月至2014年10月期间,在我院申请残疾评定的830例患者资料进行分析,现报告如下1资料和方法1.1研究对象全部资料来自2009年5月至2014年10月在我院申请残疾评定的830例患者。对象为精神障碍持续1年以上未痊愈者,且存在认知、情感和行为等障碍,影响日常生活和社会参与。1.2方法1.2.1精神残疾的分级评定:由经过培训的精神科医生,依据患者的病历记录或其他书面记录,以及家属提供的资料,并进行系统精神科检查,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残疾评定量表Ⅱ》[1](WHO-DASⅡ)进行评分,确定精神残疾的分级。18岁(含)以上的精神障碍患者WHO-DASⅡ分数和下述的适应行为表现,18岁以下者依据下述的适应行为的表现,把精神残疾划分为四级:精神残疾一级:WHO-DASⅡ值≥116分,适应行为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华护理杂志》2015年06期
中华护理杂志

精神分裂症恢复期精神残疾患者致残因素研究

精神分裂症是引发精神残疾的主要原因,其致残率约为81.1%[1],平均预期寿命缩短约25年[2]。精神残疾指各类精神障碍持续1年以上未痊愈,由于存在认知、情感和行为障碍,以致影响日常生活和社会参与的状态[3]。疾病严重程度是预测患者精神残疾的重要因子[4]。精神分裂症应激易感模型理论表明,良好的疾病结局离不开家庭支持及患者的应对方式[5]。以往研究[6-8]表明,家庭功能及应对方式对患者精神残疾状况具有显著相关性,但两者在病情程度固定的基础上如何影响精神残疾的内在机制性研究甚少,即各因素间的作用路径尚未揭示。因此,本研究以此作为出发点,运用结构方程模型技术,深入探讨疾病严重程度与精神残疾间的各种中介效应,以及各因素间可能的单向路径关系,以期为精神残疾康复工作提供干预路径。1对象与方法1.1对象2012年11月至2014年4月,对赤峰市安定医院门诊复查的恢复期患者进行调查。入组标准:1符合国际疾病分类编码(ICD-10)诊断标准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5年19期
中国卫生标准管理

精神分裂症患者精神残疾评估方法及影响因素分析

作为临床上一种常见的具有高发病率、高复发率、高致残率的精神疾病之一,精神分裂症是导致精神残疾形成的重要原因[1]。根据相关调查研究显示,有超过半数的精神残疾是精神分裂症引起的,由此可以看出精神分裂症是当前精神疾病中最能引起社会关注的疾病类型[2]。当前国内外常用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精神残疾评估方法有阴性与阳性症状量表、世界卫生组织残疾评定量表等,能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精神残疾水平进行评定。本研究以此为基点,在充实该评估方法的基础上分析影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评估因素,现报告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以2012年1月~2014年1月本院进行精神疾病鉴定的200例精神分裂症患者为研究对象,所选患者均经临床确诊为精神分裂症,且精神疾病鉴定资料齐全。其中男88例,女112例;年龄在17~75岁;有64例来自城市,有136例来自农村;学历:22例为文盲,58例为小学,60例为初中,32例为高中,6例为中专,22例为大专及以上;病程在5~15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