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英语阅读障碍与正常儿童在Stroop任务上的差异

0引言阅读障碍,作为一种儿童时期发展障碍性疾病,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所采用犤1犦,其发生率约为5%~10%。Facoetti,Walker和David等犤2-4犦研究发现,阅读障碍儿童存在大脑左半球侧化功能不足以及大脑两半球信息加工水平不协调等功能活动问题。国内有关汉语儿童英语阅读障碍的研究非常少见,而有关阅读障碍儿童大脑功能活动水平的研究则未能检索到。因此,在知识技能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研究汉语儿童英语阅读障碍者的大脑功能活动特征,探寻有效的训练与教育方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1对象和方法设计:多因素方差分析的病例-对照研究。单位:解放军空军总医院的临床心理科。对象:障碍组:2002-01/06从北京市三所普通中学中,筛选出符合英语阅读障碍诊断的儿童。纳入标准:①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国际疾病分类第十版中的诊断标准犤1犦。②为右利手(不包括混利手)犤5犦。③矫正(或裸眼)视力≥1.0。④智力水平中等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8年10期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音乐诱发情绪对大学生数字Stroop效应的影响

音乐历来就被认为是调动情绪的一剂良方,在字和符号,采用2(音乐类型:积极、消极)×2(启动古今文化中都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过去的研究方式:计算、读数)×2(性别:男、女)混合实验设计,中,用于诱发情绪的材料主要是静态的视觉图像,如以研究音乐诱发情绪对数字Stroop效应的影响。图片等。而近年来,以音乐诱发情绪的方法则逐渐1为人们所广泛使用 对象与方法,其优越性主要体现在:首先,音乐能够诱发出较为强烈的情绪体验;其次,音乐不仅1.1 对象可以诱发积极情绪,还可以诱发出消极情绪;最后,  本研究随机抽取某地方高校48名大学生作为与静态的视觉图像相比,音乐诱发的情绪与个体当被试,男女比例为1:1,年龄在19~23岁之间,视力前的情绪状态有很高的一致性[1]。或矫正视力、听力均正常,均为右利手。且被试均未  Stroop效应源于美国心理学家John Ridlay参加过类似实验以及未受过系统音乐训练。其中积Stroop于1935年做的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年02期
内蒙古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惊恐障碍患者脑抑制性控制功能的Stroop研究

惊恐障碍(Panic Disorder,PD)是一种以惊恐发作为典型临床表现的急性焦虑障碍.WHO 15个中心跨国协作研究报告,在综合医院就诊患者中PD占1.1%.惊恐障碍突发突止,不可预期,发作期间濒死感强烈,伴有显著的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发作间期存在期待性焦虑,部分患者伴场所恐怖,严重地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和社会功能.患者反复就医,造成医疗资源的巨大浪费.惊恐障碍的Clark灾难化认知理论认为,惊恐障碍患者对内感性和外感性刺激不能正确调控,导致个体警觉性增高,引起反复不期而至的惊恐发作[1].我们采用了具有高时间分辨率的事件相关电位(ERP)研究发现惊恐障碍患者存在主动抑制控制功能缺陷,表现为Go/Nogo范式Nogo-N2和Nogo-P3波幅明显降低[2],故提出惊恐障碍患者主动抑制控制缺陷理论.认为患者主动抑制控制能力障碍,对负性思维、体验不能有效抑制,不能正常调控恐惧和焦虑情绪,从而增大了自身的负性感受,导致惊恐发作、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现代特殊教育》2017年04期
现代特殊教育

听障儿童与普通儿童情绪Stroop效应的比较研究

一、引言Stroop于1935年发现并验证了Stroop效应的存在[1],指出当命名用红墨水写成的有意义刺激(如“绿”)和无意义的刺激词的颜色时,发现前者的颜色命名时间比后者长。也就是说,同一刺激的不同维度(如颜色信息和词义信息)会相互发生干扰。自Stroop效应被发现以来,就得到心理学家们的广泛应用并在经典的Stroop实验范式的基础上衍生了许多各种各样的范式,如Stroop范式与情绪因素相结合,形成了情绪Stroop范式。Williams等人[2]指出,命名不同颜色的负性情绪词所用的时间要比命名正性情绪词和中性词所用的时间长,即情绪词的性质和颜色互相发生干扰影响命名速度。情绪Stroop范式正是通过给被试呈现一些情绪刺激物,要求被试对这些刺激物中的非情绪信息做出快速反应,以考察被试对情绪刺激的注意偏向及对非情绪信息认知加工时的抗情绪干扰情况[3]。以往的研究大多采用情绪任务探讨普通人群和情绪障碍人群的情绪信息加工特点[4],...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心理科学》2011年04期
心理科学

情绪Stroop效应与Stroop效应的关系

1引言Stroop效应(Stroop,1935)自提出以来,便引起了研究者的重视,逐渐被发展成为一种研究范式,应用到了广泛的研究领域。目前Stroop范式已由起初的注意、认知、语言等研究领域拓展到情绪、认知神经科学等研究领域(陈俊,刘海燕,张积家,2007)。随着研究的深入和拓展,Stroop范式发展出了多种变式,Strcop效应已不仅仅限于起初的色一词干扰了。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Stroop效应是指一个刺激的两个不同维度发生相互干扰的现象(川gom,Chajut,&Lev,2004:MaeLeod,1991)。如图一词干扰、空间指向干扰、位置判断干扰和数字命名干扰等(FOx,Shor,&Steinman,1971;Glaser&Dungelhoff,1984;Shor,Hateh,Hudson,Larzdrigan,&Shaffer,1972;Snzith&M眼ee,1980)。Stroop范式应用于情绪研究领域,形成了情绪S...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临床医药实践》2010年03期
临床医药实践

精神分裂症患者的Stroop测验研究

近年来,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认知功能日益受到临床医生的重视,既往研究[1]表明认知损害广泛存在,是核心症状,可能反映遗传易感性,在疾病进程中相对稳定,与精神分裂症的整体预后和社会功能密切相关。其中Stroop效应则为精神分裂症认知功能研究中倍受青睐的范式之一。Stroop测验最早是在1935年由美国心理学家John R idd ly Stroop发现。当命名用红墨水写成的有意义刺激(如“绿”)和无意义的刺激词的颜色时,会发现前者的颜色命名时间比后者长。这种同一刺激的颜色信息(红色)和词义信息(绿)相互发生干扰的现象就是著名的Stroop效应。从广泛意义来说,就是一个刺激的两个不同维度发生相互干扰的现象[2]。本研究通过对正常人群与精神分裂症的Stroop测验进行对比,旨在分析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执行功能。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随机抽取2008年4月—2008年8月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精神分裂症患者55例。入组标准:年龄16~60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