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去旅行?别忘了去当地植物园!

我以前说过,去一个城市玩耍,可以去博物馆,既凉爽宜人,又涨知识,各地的博物馆藏品不同,是了解一个城市或者国家最快的方式。今天要说的是旅行时去植物园玩耍。听起来,植物园没什么可去之处,景色吧,山川湖泊比它好;位置吧,它也不一定方便并且位于市中心。在很多人的感知中,各地的花感觉上都一样,似乎没有什么可看的,为什么去一个地方要特意去植物园?意义何在?为什么要去植物园?如果看花看得多,就会知道各地的不同:不同的气候导致的植物种类的差别,不同的栽培品种,不同的园区设计……各地的植物园都有可看之处。从距离上来说,去玩耍的城市和所在城市纬度离得越远,海拔差异越大,气候差异越大,当地植物园也就越好看——差异大,看头多,了解和观察完全不同于自己常居城市的植物情况。植物园还有足不出市,看到热带风貌的功能——这就是温室的作用。不一定非得是著名到全世界都向往的植物园,一片栽培得当搭配细致的植物园角落便能给人足够的欣喜。公园或许好看,但植物园种类更全,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教育》2018年11期
中国科技教育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版纳植物园科学节

2017年5月20—21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以下简称“版纳植物园”)举办了第2届“植物园+青年科学节”活动(以下简称“科学节”),活动主题是“科学,让我听懂你的语言(sciencein my words)”。精彩而丰富的科学故事、精美而富有启发性的海报作品、现场充满热情的互动交流,成为了科学节闪亮的标签,吸引了央视新媒体对科学节进行现场直播,取得了比较高的关注度。?设计思路?以植物园为活动平台,邀请青年科学家参与,通过向公众展示其最新科研成果及科学进展,促进科研工作者参与科学传播,在植物园营造科学传播的文化氛围。?加深西双版纳地区学生,尤其是中学生对科学的理解,搭建其与科学家交流的桥梁,培养他们对科学的兴趣。?增进公众对版纳植物园科学研究与科普教育2大功能的了解,提高植物园科普旅游的内涵。?活动概述第2届版纳植物园科学节活动汇集了植物园多个部门的力量,最终收集展示了来自版纳植物园37位科研人员或研究生的41幅科普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创新作文(小学版)》2018年33期
创新作文(小学版)

植物园里的狂欢夜

s一向.静悄悄的植物园这两天却热闹非凡:谁才是最美、最才华横溢的花呢?经过一番激烈的海选,植物园狂欢夜开始了!生机勃勃的灰物蛛花在舞台上扮演骷髅的竟是一束近乎透明的小花,它们全身上下哪点儿像骨头架子?想必这些小花是“路痴”,傻傻地走错片场了!淡定,淡定!这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小清新”叫山荷叶,它们有着直径半米的大叶子和繁茂的白色花朵。如果被雨水打湿,它们结构疏松的花瓣就会因为吸收水分而变得透明,花瓣上只有少许脉络还能保持丝丝缕缕的白色。于是某个“脑洞大开”的人便把如此浪漫的花朵称为骷髅花。来自澳大利亚原野的灰蜘蛛花,能绽放形似蝴蛛的奇特花朵。盛开的灰蝴蛛花花序由众多细长弯曲的管状花朵组成,花筒上长满了灰白的绒毛,迎风摇曳之时,活像一只只长腿蜘蛛在枝头爬动。虽然造型有点怪异,灰蜘蛛花却有着慷慨的品质。它们能够长成一米多高的茁壮灌木丛,为动物提供安全舒适的家园。它们繁茂的花朵可以产出大量花蜜,供养着许多授粉昆虫、吸蜜鸟甚至原住民。对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儿童故事画报》2019年21期
儿童故事画报

绵纸植物园

这么多美丽的植物都是用彩色绵纸做的,然后用彩色铅笔装饰的细节。斑点树叶高大的棕榈叶用绵纸撕出树干和棕榈叶的形状,再在上面画上花纹。奇幻树叶在叶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阅读》2018年89期
阅读

游中山植物园

星期五上午,老师带领我们去中山植物园参观。在车上,孙翊修同学给我们出了一道“脑筋急转弯”:“什么洞掉下去不见人?”我立马抢答:“无底洞!”在欢声笑语中,我们到了南京'中山植物园。风雨后的植物园空气很清爽,植物像洗了一把澡。这时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阅读》2018年89期
《旅游纵览》2019年06期
旅游纵览

献给地球的礼物——克斯腾伯斯国家植物园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认真执着的植物爱好者,但是到了南非以后,数不胜数的奇珍异卉令我眼花缭乱,尤其是到了南非克斯腾伯斯国家植物园。作为世界六大植物区系之一的克斯腾伯斯国家植物园,分布着8500多种植物,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特有种。植物园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整个园区没有垃圾桶。据说不设垃圾桶是植物园独具匠心之举,也是植物园最令人骄傲的地方之一。深度涉足FURTHER COVER开普地区代表性植物就是山龙眼科植物,包括南非的国花帝王花,它们一簇簇一片片以丰富多彩的花型花色形成美丽的花境。克斯腾伯斯国家植物园位于南非开普敦市桌山的东坡,建园于1913年,虽然是在二十世纪建造,但追本溯源,可以上溯到十七世纪的殖民主义时期。在迪亚士发现好望角之后,非洲就开始逐步沦为殖民者追逐财富的竞技场,早在1660年,第一任总督Jan Van Riebeeck就在这里种植了作为殖民地分界用的绿篱植物Brabejum stellatifolium,这些植物现今仍然...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