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超越自由主义和共和主义:哈贝马斯的程序民主

早期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的思想,一直影响着哈贝马斯对民主的看法。直至今天,他仍然坚持一种比较激进的民主思想。因此,尽管他承认,由于现代民主法制国家完全依赖法律来管理社会,今天的政治已愈来愈远离那种以民主的规范为指导的政治,但他始终认为,这并不足以说明我们就应该放弃对民主法制国家提出民主的规范实践的要求。他批评了那些整个地放弃了民主,并自认为在与现代经济自由主义的抗争中已成为失败者的人。比如,他说:“对我们今天的处境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和所产生的氛围,我并没有抱有幻想,但是,时代的氛围—以及哲学中的抑郁气氛—并不能证明失败者整个地放弃民主法制国家所具有的激进的民主内含是正确的。”川(日,) 但是,什么是民主?或换句话说,民主法制国家所应具有的民主内含是什么?在回答这里的问题时,哈贝马斯放弃了其早期著作中的一些观点。他不再从国家及其权利体系外部把民主与意识形态批判联系起来,这就是说,他不再把民主直接等同于一种抽象的人民主权。在他看来,...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哈贝马斯程序规范性思想研究

哈贝马斯的程序规范性思想建立在他对现代民主模式的批判、合法化危机的解决以及关于他的交往行为理论质疑回应的基础之上。在《在事实与规范之间》这本书中,哈贝马斯围绕事实性与规范性之间的张力问题,提出了关于程序规范性的问题。哈氏的程序规范性思想以对实质民主与程序民主、自由主义民主与共和主义民主理论的反思为核心内容。本文通过对“程序”、“规范性”、“程序规范性”三个概念的分析,具体阐述哈氏的程序规范性思想。哈贝马斯程序规范性思想一方面是坚持程序民主与实质民主的统一,另一方面是坚持民主与法治的统一。程序与实质的统一即民主在实施的过程中与内容上的有机统一。民主与法治的统一则是民主的事实性与规范性的统一。哈贝马斯认为现代民主国家,不仅要重视对民主制度的建设,也要加强法治国的建设。哈贝马斯所提出的商谈性程序主义民主观,注重商谈在民主理论中的应用。本研究具体设三章。第一章从思想形成的背景入手,通过对一些相关概念的分析为研究奠定基础。第二章主要是阐释...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学刊》2006年04期
浙江学刊

后自由主义视野中的新共和主义

共和、共和主义无疑是西方政治思想史上最为古老的话题之一,但自19世纪中叶以后,它作为一种政治理想就已经无可挽回地衰落了。到了20世纪,共和与共和主义沦落为一种与君主制相对而言的无足轻重的政体含义。①然而,20世纪60年代以来,共和主义却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兴趣,并在政治思想史、美国法理学、政治哲学以及政治社会学、公共政策等领域引发了一场“共和主义的复兴”。②尤其是在规范政治理论领域,共和主义在自由、民主、美德、公共善、积极的公民身份等议题上与自由主义的对话与互动再次推动了西方政治哲学的繁荣。本文试图通过简要考察共和主义在自由和民主这两个议题上的规范性论述,从“后自由主义”的视野出发,对复兴中的新共和主义做出一个准确的定位。一、免于支配的自由:共和主义自由观的重构自从1958年以赛亚·伯林在《两种自由概念》中提出了“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这一对概念之后,学术界一般都认为自由主义主张消极自由,而共和主义主张积极自由。③以阿伦特、桑德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外社会科学》2007年06期
国外社会科学

共和主义的复兴——当代西方新共和主义的局限与困境

自20世纪50、60年代以来,“共和主义的复兴”逐渐成为西方学术界的一道独特景观。到了90年代,这场学术运动非但没有像当初有些学者所预料的那样转瞬即逝,反而由政治思想史领域波及到法理学、政治哲学、公共政策等领域,其强劲的发展势头令人侧目。共和主义的当代复兴不但重新描绘了西方政治思想的图景,并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对西方政治遗产的认识;而且,新共和主义在自由、民主、公共善、公民美德、公民身份等议题上与自由主义的对话与互动推动了西方政治哲学的进一步繁荣。但是,当代西方的新共和主义也面临着诸多的困境。美国学者保罗.韦茨曼(Paul Weithman)曾经指出,任何一种新共和主义理论如果想保留自由主义相对于古典共和主义的优越之处,同时又避免它打算取而代之的各种自由主义理论的缺陷,那么它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它必须是智识上令人满意的,即它必须对公民身份、自由和公共善这些概念提供智识上令人满意的解释;第二,它必须在政治上是充分的、在实践上...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5期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论西方古典共和主义政治哲学的基本理念

近年来 ,国内学术界关于宪政转型的探讨越来越多 ,中国政治改革和发展之前途 ,成为人们共同关心的热门话题 ,在这一背景中 ,“共和”的问题 ,继晚清、民国时期的大讨论后 ,再次提上中国学术界的议事日程。但是 ,关于什么是“共和” ,人们并不是很清楚。由于“共和”最初是西方政治理念 ,因此我们有必要回到西方古典共和主义传统 ,以理解“共和”的实质内涵。国内学术界对古典共和主义的探讨是极为不够的 ,而关于其政治哲学的基本理念 ,更无专门的论文和著作讨论。为弥补这一缺憾 ,本文试图在理解西方古典共和主义传统的基础上 ,扼要阐述古典共和主义政治哲学的基本理念、理论特色以及由此给我们的启迪。一、古典共和主义政治哲学的基本理念古典共和主义是西方古老而伟大的政治传统 ,它由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开启 ,经西塞罗及罗马法学家 ,到近代的马基雅维里、哈灵顿、弥尔顿 ,在卢梭和雅各宾党人那里第一次终结 ,而于二战后由汉娜·阿伦特复兴。古典共和主义作家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06年06期
博览群书

共和主义冲击波

由应奇、刘训练编译的《公民共和主义》《第三种自由》,以及刘训练翻译的《共和主义》最近已经出版,这是中国学术界、出版界和读书界的一件值得关注的大事,它一定会增进人们对于了解和研究共和主义的兴趣。应奇在为《共和主义》中译本而作的序言中写道:“毫不夸张地说,共和主义的复兴已经成了当代西方学术中最为引人注目的现象之一,也是我们把握政治哲学发展方向和西方历史传统的自我理解问题的最重要途径之一。”刘训练在“共和主义的复兴”一文中以下面的话作为结束:“新共和主义在西方学术界如今已是蔚为大观,并且其势头方兴未艾,相关的探讨已在历史、理论和实践诸层面全方位展开。我们有理由相信,它很可能取代社群主义,成为今后一段时期内西方政治理论的主导性话语之一。”显然,编译者是怀抱着很大的雄心工作的,他们想在中国研究西方政治哲学的学者中掀起一股共和主义的冲击波,使得学界的主流关注从自由主义和社群主义转移到共和主义,这和当代西方共和主义者的抱负是一致的。虽然,共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2012年05期
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

在维护个人利益中实现社会发展——基于共和主义公民观与自由主义公民观的对比分析

古往今来,人类对于公民与国家共生关系的探求从未停歇。共和主义公民观和自由主义公民观在围绕公民与国家关系问题上的主张截然不同。厘清共和主义公民观和自由主义公民观的内核精神与内在不足对于当代中国处理好公民与国家关系、实现社会和谐有重要意义。一、公利优于私利:共和主义公民观的本真精神和内在不足希腊时期的城邦政治是共和主义公民观的典范。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就将人定义为“政治的动物”。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人的价值就在于对城邦事务的热衷,参与政治生活,不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它是成就一个人的基本条件。那个时代的人们认为,只有统治行为才能完美展现人类最高才能。古希腊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城邦政治制度和公民的出现。城邦政治制度与公民密不可分:公民因城邦而出现,公民体现的是一种政治身份,表明公民是城邦的主人;而城邦的本质特征就在于公民的身份、地位和作用,城邦为公民提供一个公共领域,以便公民参与政治讨论建设美好的生活。古希腊的公民观建立在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