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超越自由主义和共和主义:哈贝马斯的程序民主

早期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的思想,一直影响着哈贝马斯对民主的看法。直至今天,他仍然坚持一种比较激进的民主思想。因此,尽管他承认,由于现代民主法制国家完全依赖法律来管理社会,今天的政治已愈来愈远离那种以民主的规范为指导的政治,但他始终认为,这并不足以说明我们就应该放弃对民主法制国家提出民主的规范实践的要求。他批评了那些整个地放弃了民主,并自认为在与现代经济自由主义的抗争中已成为失败者的人。比如,他说:“对我们今天的处境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和所产生的氛围,我并没有抱有幻想,但是,时代的氛围—以及哲学中的抑郁气氛—并不能证明失败者整个地放弃民主法制国家所具有的激进的民主内含是正确的。”川(日,) 但是,什么是民主?或换句话说,民主法制国家所应具有的民主内含是什么?在回答这里的问题时,哈贝马斯放弃了其早期著作中的一些观点。他不再从国家及其权利体系外部把民主与意识形态批判联系起来,这就是说,他不再把民主直接等同于一种抽象的人民主权。在他看来,...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美国共和主义传统与权力分立式政治发展道路

美国的政治发展道路与英国最为接近,但在关键方面又有别于英国。这反映了美国人在设计政治发展道路时的心态:既要模仿英国又要克服英国政治发展道路的弊端。之所以要模仿英国,是因为18世纪的美国人认为无论就历史还是现实而言,英国的宪政制度都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之所以要克服英国政治发展道路的弊端,是因为美国人站在共和主义的高度审视英国宪制,发现了英国宪制难以抵挡腐败的一面。如果说美国人为避免腐败、维护共和主义而特意设计了权力分立式政治发展道路,从而有别于英国的话,那么,从政治文化的角度讲,共和主义就在塑造美国独特的政治发展道路方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一、对英国宪制的评价18世纪时,英国政体被视为是一种混合政体,即混合了平民、贵族和国王三个社会阶层又在三者之间实现了制约与平衡。平民在议会中的代表机构是下议院,下议院能够阻挡上议院和国王的干预,因此成功维护了公民自由。在君主专制政体仍然盛行的18世纪,美国人认为英国的这种宪政制度是当时世界上最优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17年09期
河北法学

“天下为公”与“共和主义”的暗合与分殊

自清末国门洞开以来,中国经历了几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开明的国人先后学习西方文明,并经历了从器物到制度再到科玄论战的艰辛过程。在此过程中,无数有志之士不断以天下为公作为自身旗帜鲜明的武器抨击君主立宪政体,并试图将“天下为公”思想与西方共和主义勾连起来。徐继畲从“天下为公”的角度论证了美国联邦共和政体的优越性[1],康有为从“天下为公”角度论证了财产在现代政体中的重要性[2]。孙中山更是直接将“天下为公”、“三民主义”和“共和”建设关联起来,认为“真正的三民主义,就是孔子所希望的大同世界。孔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便是主张民权的大同世界。”[3]“共和者,我国治世之神髓,先哲之遗业也。我国民之论古者,莫不倾慕三代之治,不知三代之治实能得共和之神髓而行之者也。”[3]孙中山将共和政治与三代政治联系起来,认为共和政治既是三代政治的现代范本,也是孔子所追求的“天下为公”的政治理想。近现代新儒学的接续者林安梧认为:“民主政治乃是强调心性...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

《山东社会科学》2015年04期
山东社会科学

公民与国家和谐关系的构建——共和主义理论意蕴再挖掘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社会、文化、政治诸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随着市场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公民的物质生活水平迅速提高,同时社会利益也日益多元化,各社会阶层和群体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这对国家的治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充分保障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同时又保持国家权力的权威,维持基本的政治秩序?政府应该如何关注和响应公民的意愿?而公民又该如何表达自己的诉求,有序地参与公共生活?如何处理政治参与与政治稳定之间的关系,防止无序的群体性事件引发“参与爆炸”?……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解决这一系列问题,换句话说,如何处理公民与国家的关系成为关乎国家发展与稳定的关键问题。笔者认为,对于转型时期的中国来说,要想实现政治的更加开明开放,顺利推进经济体制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保障国家的稳定与发展,需要国家(政府)与公民(社会)的共同努力:一方面,我们需要国家(政府)不断完善政治制度建设,建构适合中国国情、适应现代社会发展、能够有效保护公民的自由...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京社会科学》2013年11期
南京社会科学

共和主义的权力理念分析

批判性地审视西方共和主义理论,我们可以发现,当代共和主义研究者或多或少地没有重视从权力的视角阐释共和主义。从共和主义思想史与实践的角度讲,权力始终是共和主义理论的核心概念,同时也是共和主义政治家思考的重点问题。本文拟在阐释共和主义权力理念为什么重要的基础上,提出共和主义理论的核心是作为无支配的权力,继而分析在共和主义理论中作为无支配的权力的基本内涵与特征,并且回应可能面临的理论挑战与质疑,以期深化人们对于共和主义权力理念的认识。一、共和主义的权力理念为什么重要?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共和主义复兴的过程中,虽然相当多的研究者从公民身份、自由、参与和美德等角度阐释共和主义,但是,他们基本上都忽略了对共和主义权力理念的研究,忽略了以权力理念为视角阐释共和主义思想。那么,共和主义的权力理念为什么重要呢?我们将在简要探讨西方共和主义思维方式与分析视角的基础上,阐释权力理念在共和主义理论中应当具有的地位,说明以权力为视角分析共和主义的理论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史志》2013年17期
黑龙江史志

共和主义公民观的渊源——古希腊的公民资格概述

近年来伴随着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的激烈争论,共和主义理论复兴了。共和主义的公民权理念被标举为足以与自由主义社会观相抗衡的政治社群理论。[1]共和主义是西方政治传统中历史最悠久的观念之一,它的思想渊源可以上溯至古希腊。希腊人以高超的智慧和非凡的想象力创造了独特的城邦制度和公民文化,其共和主义的公民观成为西方共和主义公民观的理论源头。其实,共和主义较完整的表达应为“公民共和主义”(civicrepublicanism)。就其原始意义而言,civic以及republic指的都是环绕着希腊罗马古代城邦共同体而形成的观念:civic源于罗马的civitas,可上溯到希腊的polis;republic渊源于拉丁文的respublica。在近代社会领域兴起之前,欧洲政治思想传统的主轴是以公民为核心的政治共同体。所以共和主义公民理论被视为古典政治哲学的主要资产。[2]据西方公认的政治学词典《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解释“,这一术语是与君主制相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