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和“怪”的京剧《洪荒大裂变》

曾经拥有高百岁、高盛麟等一批名角的武汉市京剧团前几年新组建了一个以戏校毕业生为主体的青年实脸团。这批小娃娃们在几个大 “娃娃”的带领下搞了一个既新又怪的戏,叫《供荒大裂变》。乍一粉剧本,着实吓人一跳,再一看演出,倒是很有意思。前不久,在文伟部主办的全国京剧新剧目汇演中还得了奖,而且还引起了颇为热烈的议论。它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种”呢?该剧所叙述的洪荒那个年代究竟发生了什么? 传说在五千余年前的洪荒时代,华夏大地洪水泛滥,一个名叫伯缘的人为了堵治大水,便在一个阴森森的黑夜里,偷偷上天盗来神土息壤。不料这种可以一变十、十变百乃至无尽增生的神土不但没能堵住大水,伯鳞也因触犯了天规而被天帝杀死在羽山。尸首三年不腐,暖中反而孕育出一个儿子,他就是大禹。伯鲸变成了玄鱼。大禹后来又出来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被人传为千秋佳话”一不,不,戏在这儿没有按这个路子写下去,却拐了个弯。大禹在车科袁山召集各氏族部落献血盟哲,继续想用息壤堵水。防风氏不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京剧》1992年06期
中国京剧

好看的七彩环

与 一些实力雄厚,名角荟萃的大剧院相比,武汉 市京剧团也许显得逊色。但该团以其大胆探索,勇于革新的精神,接连推出了几台新戏,令人为之瞩目。1990年在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的盛大演出活动中,该团创作和演出的《洪荒大裂变》引起强烈反响,成为最受欢迎的剧目之一,并荣获文化部颁发的文华新剧目奖。1992年冬,该团又为首都观众送来了一台新创作的轻喜剧《七彩环》,让人从小小舞台,放眼大干世界,品味七彩人生。在戏曲不景气、现代戏创作尤为艰难的情势下,武汉市京剧团却每年有新戏、每戏有新招,其中所包含的执著追求和顽强拼搏,所凝聚的心血和汗水,可想而知。难怪首都同行们以钦佩的口气,称赞他们是一个充满朝气和活力的集体,一支进行全方位探索革新的劲旅。 武汉市京剧团艺术家们的这次探索,从洪荒时代的奥秘一下跳到了九十年代的热点问题,从上古神话中治水英雄的宏伟业绩一下跳到了当今中国芸芸众生中的凡人琐事。这种题材上的鲜明反差和强烈对比,不仅显示了艺术家们极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1997年01期
戏剧之家

从《洪荒大裂变》到《曹操与杨修》——何澍和他的表演艺术

演员大凡出了名后,都愿意全方位展示自己,特别是面对新闻界时。但也有一小部分的名演员不愿意展示自己,好象只有艺术才是他生命的全部。何澎大概就属于后者。 与何澎虽然算不上是多年老友,但因为是同事的缘故,多次曾写起关于他的文字,因而对他颇为了解。这次“上海京剧万里行”,又多了许多与他聊天的机会,因而也就生出了更多的话题。 何澎平日寡言少语,文静而略带几丝腼腆。初识的人总以为他不善言谈,其实并非如此,只要谈到一块儿了,不管是新朋还是旧友,何澎的话匣便关不住,会说出许多妙慢慢步人少年时代。何澎曾和我提起过那放飞童年梦想的日子,从北京流出来的文化营养使他对京朝文化有了似懂非懂的启蒙。1971年,年少的何澎来到武汉,成了武汉市京剧团的一名学员,从此,他与京剧结下了不解之缘,也与武汉结下了不解之缘。 何澎在武汉一呆就是二十年,从一名学员成长为国家一级演员,这其中浸含着武汉市文化界领导对他的培养和重视,更多的则是老师们的辛勤与汗水,当然,这其中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戏剧》2010年05期
中国戏剧

生活秀出刘子微

刘子微者谁?她是红遍武汉三镇,唱红北京,济南、深圳,享誉戏剧界的优秀青年艺术家——刘薇。刘薇现为武汉京剧院院长。她成功、出色地演出了《洪荒大裂变》,《贵妇还乡》,《三寸金莲》,《生活秀》等一系列颇具现代化的“探索性”京剧,博得了广大观众和专家的一致赞誉。曾荣获文华表演奖、中国戏剧梅花奖、上海戏剧白玉兰表演奖、中国艺术节观众最喜爱的演员奖等,摘取了艺术界一顶又一顶令人艳羡的“艺术桂冠”。湖北省、武汉市各领导部门,鉴于她取得的骄人艺术成就,授予了她“三八红旗手”,“劳动模范”等多种荣誉称号。我曾询问刘薇:“你作为一名在武汉三镇家喻户晓,在全国文艺圈内小有名气的优秀演员,为何要改名呢?”她闪着漂亮的大眼睛,嫣然一笑地说:“方老师,去掉刘薇的草字头,是一个微小的微字,音同字不同,是吗?这一改可就少了些许花花草草的意味。京剧事业要发展,要从许许多多细微的小事情做起。我愿为我钟爱的京剧艺术的辉煌,做微薄的贡献,因为我出自戏曲之家,我愿做戏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戏剧》2015年10期
中国戏剧

漫谈刘子微的策略思维

在当下京剧界的知名演员中,兼有"三主"者甚少。哪"三主”呢?第一,艺术上有主见;第二,院团里能做主;第三;主演了多出有特色的原创作品。就我熟悉的圈子里观察一下,“三主'’得兼,刘子微可算一个。 这是她艰难曲折地经过长期奋斗才得来的。 第一次看刘子微的戏是1988年在天津。(那时叫刘薇,2010年改今名。)她在《洪荒大裂变》 中演大禹之妻、神话人物女娇,以青春靓丽引人注目。过了十三年,即2001年,在南京第二次看她的演出,是据金庸同名小说改编的《射雕英雄传》,饰一善良美丽的王妃。早年女娇的稚嫩没有了,人也苗条了,音色优美,气质高雅,台风稳健。会下有尹晓东介绍,会上有李维康推许,获得了第三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优秀表演奖。转过年来,她就参加了第三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后来得知,从《洪荒大裂变》到《射雕英雄传》之间,有十年时间她去唱歌、经商了。"浪子回头金不换”。获奖与读研,对她重塑艺术人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刘子微接下来的惊人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1999年01期
戏剧之家

精品剧目:摆脱曲高和寡的尴尬 十七个获奖剧目平均亏损三十三万 三台戏获奖之后没有演出一场

11月初,省文化厅就我省历届获文化部“文华奖”剧目的演出状况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调查结果令人震惊和尴尬:17个文华奖获奖剧目总投人975.8万元,全部演出收人却只有4 19.9万元,平均每个剧目亏损33万元。 获奖剧目投人产出严重失衡,直接源于演出场次过少。据统计,17个获奖剧目平均演出不到138场。其总量仅占全省演出场次的3.8%。其中,京剧《洪荒大裂变》、)L童剧《希望》、舞剧《元神祭》获奖之后竟没有演出一场;歌剧《樱花》、歌舞诗乐《楚韵》等,获奖之后仅演出了寥寥数场,便‘藏之名山,束之高阁”了。又寸此,我们不禁要问:所谓精品,就一定是曲高和寡吗? 任何艺术生产都应有目标定位。平心而论,我省大部分获奖剧节目凝聚了广大艺术工作者的智慧和心血,均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和较高的艺术水准,是受观众欢迎的。遗憾的是,不少剧团在剧目创作投产之初,便将目标定位于夺大奖而不是赢得观众,一旦如愿便认为实现了艺术生产的目的。加之获奖之后由于演出成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