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淮南工业学院学生肠道菌群调查

肠道是多种细菌寄居的场所 ,主要为兼性厌氧菌 ,亦存在大量革兰氏阴性菌 ,如大肠杆菌、克雷伯氏杆菌、变形杆菌等。在正常情况下 ,菌群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 ,彼此以一定比例存在 ;若因某种原因导致菌群之间比例失衡 ,则可引起腹泻或肠道机会性感染[1] 。笔者以淮南工业学院在校大学生的粪便标本为研究对象 ,选择性检测部分肠道条件致病菌和肠道致病菌 ,旨在讨论肠道菌群的分布特点及细菌耐药性方面的变化。1 对象与方法1.1 对象 从淮南工业学院在校大学生中随机抽检 35 6人进行粪便分离培养。其中男 2 14人 ,女 14 2人 ,年龄 19~ 2 4岁。1.2 培养基与试剂 采用麦康凯培养基、SS培养基、沙保氏培养基 ;初步生化反应为自制的生化反应管 (液 ) ,具体为氧化酶、触酶、克氏双糖铁 (KIA)、动力 吲哚 尿素酶 (MIU)反应 ;系统生化反应采用SWF A细菌系统生化反应板 (上海市卫生防疫站制备 ,批号 :970...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全科医学》2019年27期
中国全科医学

肠道菌群与衰老相关疾病关系的研究进展

的150倍,又被称为人类的“第二个基因组”[3-4]。肠道菌群的组成影响着人体的生理功能(如消化吸收)、药物疗效、疾病发生及免疫功能。肠道菌群共有3组:(1)肠道共生菌,包括厚壁菌门、拟杆菌科、真杆菌科、双歧杆菌、乳酸杆菌等,可促进维生素的合成、帮助消本研究价值:(1)本文从老年人群肠道菌群变化的影响因素、变化的特点、与肠道菌群变化相关的疾病谱及可能的致病机制几方面进行综合阐述,为老年慢性病的临床研究及干预提供了思路;(2)目前国内关于肠道菌群与老年慢性病相关的临床研究较少,本文系统总结了衰老相关疾病与肠道菌群的关系,旨在为临床研究做好基础工作。我国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1]的通知中指出,预计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8%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老龄问题将为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困难,如何让老年人健康...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安徽医学》2019年09期
安徽医学

肠道菌群与2型糖尿病关系的研究进展

随着对人体肠道菌群的认识和探索,肠道菌群对人类健康发挥的重要作用亦逐渐被发现,包括其在2型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type 2,T2DM)病理生理过程中发挥的作用。肠道菌群与T2DM发生发展的关系非常密切,本文就肠道菌群与T2DM关系的研究进展进行综述。1人体肠道菌群及影响因素人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生态系统,生活在人体的微生物细胞数量达百万亿之多,已编码的基因数约是人体基因数的近百倍,被称为人体微生物组。目前所指的肠道菌群是指人体消化道内与人共生的微生物,对人体健康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菌群失调与多种慢性疾病的发生发展关系密切。肠道微生物群落与大便菌落一致性的关系是对人体肠道菌群研究的基准[1],粪便肠道菌群16SrRNA测序、分子水平及人类基因组已启动微生物群落测序等,为人与肠道菌群关系的研究提供重要手段。人体肠道菌群是不断变化的。人出生前体内外是无菌的,离开母体后从周围环境获得微生物,后者主要经口和肛门等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解放军药学学报》2018年06期
解放军药学学报

肠道菌群与药物相关性研究进展

自然界中存在着多种形式的共生、寄生现象,寄生生物对宿主存在着多种层面的影响,有功能互补的,也有对肌体产生损害的,更有甚者影响到宿主精神的,对宿主的影响远超人们想象。人类身体内同样也寄生着许多微生物,大部分集中在肠道中,被称为肠道菌群,其占人体微生物总量的80%,近1150种,100万亿个,主要包括Bacteroidetes、Firmicutes、Proteobacteria等菌门[1]。随着高通量测序技术的发展,肠道微生物丰富的基因库逐渐被解析,其承载的基因多样性远超宿主-人体本身。人体间存在差异,对药物的耐受程度不一,个体化治疗也是目前的热点,除去完善检查结果、详细的家族、用药史之外,近些年兴起、完善的药物基因组学、血药浓度检测等也促进了个体化用药的发展。肠道菌群既与多种人类疾病相关,同时也参与到药物的吸收、转化等过程,基于肠道菌群的个体化用药还属于探索阶段,也具有非常大研究价值和意义。1肠道菌群的功能肠道菌群作为人类共生微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商贸工业》2019年08期
现代商贸工业

肠道菌群与肥胖发生和治疗的关系研究进展

肥胖是由体内过多的脂肪积聚而产生的一种疾病,过量的体脂累积会导致如心血管类疾病、II型糖尿病、肿瘤、阻塞性睡眠呼吸、骨关节炎以及抑郁症等一系列的并发症。肥胖主要是由身体质量指数(BMI)定义的,并通过腰臀比和总心血管风险因素进一步评估脂肪分布。世界卫生组织(WHO)规定BMI ≥30kg/m~2可定义为肥胖。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球肥胖人群已超过三分之一,并仍以较快的速度逐年增长,且发病人群逐渐趋向于低龄化。而截止到2016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肥胖人口最多的国家,肥胖人口已多达9000万,而超重人群已高达2亿。肥胖已成为威胁人类生活质量与生命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对于大部分肥胖人群而言,主要是由于过度饮食、缺乏锻炼的生活方式所导致,而一小部分肥胖患者是由于遗传因素,或者由后天疾病如:甲状腺功能减退、生长激素缺乏、暴食症等从而导致先天性肥胖。近年来,诸多研究结果显示肠道菌群失调与肥胖的发生有密切的关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消化及介入诊疗》2019年04期
现代消化及介入诊疗

衰老及衰老相关疾病与肠道菌群的关系研究进展

衰老是极为复杂的过程,它影响着生理、代谢和免疫功能[1]。衰老过程伴随分子、细胞、组织和器官损伤的不断累积,导致机体功能减退,使之易受疾病侵害。随年龄增长,机体免疫功能减退、肠道生理功能变化、饮食结构改变,肠道菌群也发生相应改变。肠道菌群与肠粘膜屏障、促炎和抗炎因子平衡、免疫等相关,肠道菌群失调与衰老相关的慢性疾病相关[2-3]。与衰老相关的慢性疾病包括心血管疾病、感染、自身免疫性疾病、癌症、糖尿病、肥胖和神经退行性病变等。目前关于衰老及衰老相关疾病与肠道菌群的研究较多,但关系及作用机制尚不清楚。笔者通过复习文献,从以下方面做一综述。1人体肠道菌群的变化肠道菌群在人生的不同年龄段具有一定的演化过程,特别在婴幼儿时期。早期认为,人体肠道微生物的定植开始于出生后[4]。但近期发现动态而复杂的微生物定植过程可能开始于子宫内,这一推测被存在于胎盘、羊膜腔、脐带和胎粪的细菌所证实[5-6]。肠道菌群并非一成不变。出生后因受各种因素,如分娩...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