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别具一格的金元文化与审美趣味

在中国历史上,金、元两代是北方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几个特殊时期之一。然而受正统史观和民族偏见的影响,其重要地位常常被忽视。一方面,某些人骨子里总认为这一时期的文化是历史的大倒退;另一方面,对这一时期的美学也大都不予重视,某些美学史和文艺批评史著作,对它不是着墨甚少,就是评价过低,甚至实施“腰斩”,即分别归入宋明两代作为陪衬,致使金元时期几乎成了美学史上的一段空白。笔者以为,这种情况是极不正常的。事实上,金元两代不仅是中国历史上各个民族的文化、各家思想流派和各种美学思潮大交流、大融合的历史阶段,而且是中国美学史上由唐宋到明清的不可或缺的逻辑链条。特别是这一时期文化的特殊性与特殊的审美趣味,更是别具一格,令人耳目一新。一、儒、道、禅三家思想的融和与写意思潮的勃兴  金元两代是多民族杂居、草原文化与中原文化互相交融的时代,同时也是思想和精神相对解放的时代。特别是元朝,结束了长期分裂割据的混乱局面,建立了横跨欧亚大陆的封建帝国,而且边界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博览》2016年11期
中国民族博览

试析辽夏金元时期文化发展的价值取向

一、辽夏金元的民族文化特色辽夏金元时期,各民族间既经历了战争的洗礼,也有和平与共荣,民族之间的交流与融合,客观上为彼此民族文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从地理环境“窥视”辽夏金元的物质文化,可以看到契丹、党项、女真、蒙古等少数民族居住的区域自然条件都比较恶劣。即便如此,他们仍对我国的边疆地区进行了开发,在中国的疆域版图上画上了最美丽的一笔,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丰富的物质遗产。众所周知,契丹、党项、女真、蒙古这些少数民族都生活在草原上,几乎人人都会骑乘,马成为游牧民族不可或缺的伴侣。加之马在战争、交通、仪礼以及耕稼等方面发挥的重大作用,因而这些北方少数民族大量蓄养良马,培育出许多优良的牲畜品种,还专门设群牧组织进行管理。史载“契丹旧俗,其富以马,其强以兵。纵马于野,弛兵于民。有事而战,骑介夫,卯命辰集。马逐水草,人仰湩酪,挽强射生,以给日用,糗粮刍茭,道在是矣”[1]。所以畜牧业不仅是契丹等少数民族的主要生活来源,也是辽朝武力强盛、所向披靡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考古》1988年12期
考古

山西襄汾县的四座金元时期墓葬

近年来,山西襄汾县陆续发现了一批金元时期的墓葬,现将其中四座有可靠年代依据者报告如下(图一)。一、贾庄金墓1975年1月乡日,因修路发现于村中心厂乙广凶、19钾庄的路面下。 1.墓室结构 单室砖墓,建造粗糙。墓底东西宽1”、南北长180厘米,墓门开于南端,宽40、高80、深40厘米,墓底砌同形棺床,高20厘米,有长条形通道宽35、深20、长120厘米,由门底直通墓室中央。墓底至墓顶高200、至地表高23,厘米。 整个墓室墙面不平,砖缝不齐。自基底图例翻笋镇公蕊村洋袭协。奋甩柴庄!}}{…川拼;子斑l 叼::砂百康图二贾庄金墓平、剖面图图一班葬位里示慈图1.铜镇2一5·小陶班·1 1 16·考古米,东西宽246、南北长243厘米;自墓底正中通向墓门的有长条形通道宽53、深25、长105厘米;墓底至墓顶高255、至地表高335厘米。 墓室以长条砖叠砌攒尖而成,整个砌造不用白灰。作法虽属简单但较规整:在墓底四周卧砖平砌筑壁,南壁正中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考古》1988年12期
《文物》1988年05期
文物

金元时期“张家造”绘画瓷枕

河南省蹼阳市博物馆收藏一件金元时期的“张家造”绘画瓷枕。枕长39、宽16一17.5、高12一13.5厘米。枕整体为长方形,枕面稍突出干枕壁其他立面,略倾斜,四角抹圆。枕中空,壁厚1厘米。后壁上部有一直径约1厘米的透气孔。胎灰白色,较坚实。除底部外均施乳白色釉。底部中间有一长方形阳文模印款识“张家造”三字,外有双层方框,_L覆一荷叶,下托一荷花(图一)。除底部外,其他五面均有储色彩绘。枕面边缘有五道方形边框,第二、三道边框之间填满三角形纹饰。边框内用曲线作成菱形开光。开光外饰卷云和花卉纹饰。开光内正中画两裸交叉的大树。右侧一人盘腿席地而坐,腿上放一琴,身旁几上焚香,烟气袅袅升起,一侍童正端茶送上。左侧走亲一人,后跟一手中捧物的侍童。画面右上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物》1988年05期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北方地区金元时期钧釉瓷器的考古学研究

钧瓷以其广泛的生产地域及巨大的产量、广阔的行销范围在金元时期的陶瓷手工业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中国北方金元时期一类非常重要的瓷器产品。但是由于历史文献记载的讹误,钧瓷概念较为混乱,且学术界以往研究重点都在一类被称作“陈设类钧瓷”的瓷器上,对金元时期的器皿类钧瓷缺乏系统的研究。本文对文献中的钧瓷概念进行历时性分析,以此为基础梳理钧瓷研究中的诸多概念,简要概括钧瓷的烧造情况,同时在全面搜集金元时期墓葬、窖藏、遗址、沉船出土钧瓷资料的基础上,对金元时期的钧瓷进行类型学分析,总结其在金元时期不同阶段的特征和变化。对金元时期钧瓷的流通区域及变化进行讨论。在此基础上对钧瓷发展的阶段性进行论述。最后对钧瓷器表的红色斑块、钧瓷始烧年代、早期钧瓷源流问题、张弘略墓出土钧瓷相关问题进行探讨。文章共分为四章:前言梳理了文献中钧瓷概念的变迁,在此基础上理清钧瓷研究中的诸多概念,界定了本文的研究对象、研究范围。第一章对钧瓷的研究历史与现状做了评述。第二...  (本文共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师范大学
山西师范大学

金元时期山西道派研究

道教是中国唯一本土诞生的宗教,自东汉末年创立以来,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对中国各个时期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乃至民族性格有着深远的影响。金元时期,由于政权对立,民族、社会矛盾十分尖锐,以及金元统治者的大力支持,形成了许多新的道教派别。主要有:河南萧抱珍创立的太一教;沧州刘德仁创立的真大道教和咸阳王重阳创立的全真教。山西地处其中,这些新兴的道派在山西都有流传,和原来的山西道教派别相互交流融合,共同创造了金元时期山西道教的兴盛。山西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连年的战乱促进了新道派在山西的广泛传播。其中以全真教最为流行。金元时期,全真教的著名道士不断进入山西传教立观,主要以北七真中马钰的遇仙派和丘处机的龙门派为主。他们在山西广修宫观,编纂道藏,开凿石窟,扶危济困,对山西道教甚至于全国道教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这一时期,真大道教、太一教以及正一教在山西的传播远没有全真教发达,只有少数地区有他们的传播痕迹。但是多数人都是围绕全真教再山西的发展情况而作...  (本文共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