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释奠礼”与唐代文化权威的构建

“释奠礼”源自先秦,定型唐代已为学界共识。但“释奠礼”何以成为汉唐学礼制度的必然选择和内容主体?作为先秦古礼之一,为什么直到唐朝才能算作定型?“释奠礼”在汉唐历史发展中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具有何等价值?为何孔庙及其释奠能够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标志?如此等等问题在前贤时哲的相关研究中,虽然不乏精当之论,但问题似乎越发扑朔迷离。由于各自研究视角的差异,政治制度和礼乐文化之间往往顾此失彼,关键所在或许是未能将“释奠礼”作为汉唐政治与文化关系的有机构成对待。国家建设需要构建政治权威、军事权威、经济权威,也需要文化权威。因此,我们认为解读上述问题的关键是在唐代文化权威构建的整体过程中考察礼制变迁,方能明晰脉络。这里的“文化权威”主指由国家主持的文化体系建构工程,包括文化权威建构目标的确定、代表人物的选择和塑造及其权威化甚至神化、相应制度的建立乃至社会普及的推广。文化权威的建构是国家政治意志的体现。“释奠礼”是唐代文化权威建构的主体架构和核心...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华夏文化》1940年30期
华夏文化

从衣食住行看唐代文化的过渡性

从衣食住行看唐代文化的过渡性黄正建提起唐代文化,人们脑海里不免浮出"光辉灿烂,博大精深"等众多词汇。这些词汇形容得都不错,但它们还是只注重了唐代文化形式上所具有的多样性和丰富性,而忽略了它的一个本质特征。我们如果从唐代文化在中国古代历史文化中所处地位来看,就会发现唐代文化的一个最本质的特征实在于它所具有的过渡性。先看衣,我们举男子穿的靴袍为例。在唐以前,男子的服饰主要是大襟斜领的袍服,袖子较宽,头上戴各种小冠或扎巾,正式场合不穿靴。到了唐代,男子头戴幞头,身穿圆领衫袍,脚登靴成了最一般的装束,就连皇帝除了大朝会大祭把外,也都穿"赤黄袍衫,折上头巾,九环带,六合靴"(们日唐书.舆服志》),并且首次将官员穿的常服按颜色划分为几个等级即三品已上服紫,五品已上服排,六品七品眼绿,八品九品服青。不过唐代男子穿袍靴虽然已经十分普及,但它仍然没有获得正式的法律地位。唐朝规定大臣办公时穿的公服依然是冠、帻、导/绛纱单衣、白裙襦,只是到了宋代才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年06期
河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唐代士大夫与佛教》评介

一赶牟来,随着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反思的逐步加深,唐代文化这一重大课题日益引起研究者的关注,且时有论著问世。郭绍林同志撰写的《庸代士大夫与佛教》二书(河南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可谓其中之佳作。 佛教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自传入中国后,经历了容摄、改造、完善等阶段,终于形成了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宗教体系.到了封建盛世唐代,佛教也进入了鼎盛时期.在统治者的扶植和倡导下,佛教与儒道并存,成为治国安邦的重要思想武器。予是,佛教的教义、教规、教习便不可避免地日益向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渗透,同人们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构成了当时社会生活的重要内容.当时处在人类辩证思维较高发展阶段的佛学理论,那博大精深的思想内涵不断地被孺家、道家及士大夫所吸收、融化,从而丰富了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并对唐文化的发展和繁荣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和重大的推动作用。本书就是通过对唐代士大夫这一知识阶层同佛教的密切关系进行分析,从而揭示了唐代文化与佛教密不可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博》1988年04期
文博

唐代文化的繁荣与开放政策

在中国古代文化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唐代是一个承先启后、大放异彩的重要时期,在世界文明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隋唐文化源远流长,犹如汇聚百川的大河,气势磅礴,奔腾向前。 了解隋唐文化的特点,首先要追索其本源。这个本源就是商周秦汉文化。商周青铜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发展的第一个高峰。《左传》:“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大量的青铜器用于祭祀,大量的青铜兵器用于战争,青铜器的制造和使用是围绕着祭祀与战争而展开的,并作为奴隶主权力的象征,具有浓厚的迷信色彩和军事气氛。各种玉器是奴隶主用作祭祀的月:器,或作为奴隶主贵族权力的象征。青铜器中的各种纹饰,如警餐纹。夔纹、龙纹、凤纹等动物纹样,是“殷人尊神”、殷人“率民以事神”的具体体现,是当时巫师沟通天地的助手和工具,青铜器具有庄严、神秘、恐怖的气氛,是天上诸神和人间奴隶主贵族相结合的产物①。秦文化体现了新兴地主阶级生气勃勃的精神境界,万里长城和秦兵马俑坑是秦文化中两颗璀璨的明珠,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万里长...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博》1988年04期
《学术月刊》1989年04期
学术月刊

论唐代文化政策与文化繁荣的关系

一、惬武修文,对文化事业采取奖掖政策 唐王朝的建立和历史上绝大多数封建王朝一样是依靠了赫赫武功。但天下初定,他们就逐渐僵武修文,重视发挥知识分子在治理国家中的积极作用。武德四年,李世民就在秦王府设立了文学馆,广引文学之士,‘分为三番,更日值宿,供给珍膳,恩礼优厚。世民朝褐公事之暇,辄至馆中引诸学士讨论文籍,或夜分乃寝。又使库直阎立本图象,褚亮为赞,号为十八学士。士大夫得预其选者谓之登派州。”①即位后又在宏文般聚四部书二十余万卷,置宏文馆于殿侧,“精选天下文儒”,“更日宿直”,“商略政事”。③后来唐朝历代皇帝墓本上继承了这一优礼知识分子的传统。永徽四年,高宗亲自策试举人,从九百人中选出郭待封、张九龄等五人“待诏宏文馆”,⑧武则天任用“北门学士”参决“朝廷疑议及百司表珑”以分宰相之权。④中宗时设修文馆,里大学士、直学士、学士共二十四员,“每游幸禁苑或宗戚宴集,学士无不毕从,赋诗属和,”于是天下争以文华相尚。⑥玄宗时设翰林院“延文章之...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术月刊》1982年04期
学术月刊

试论唐代文化高峰形成的原因

政治上长时期的统一和社会环境的相对 安定,是唐代文化顺利发展的必要条件 广义上的文化(即人类在社会历史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的发展,是需要以政治上的稳定和社会的安定作为保证和条件的。这是因为人类文化的生产是需要以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和政治环境为前提的。 唐帝国是在隋末农民起义基础上建立的封建帝国。它的统治者(以李世民为代表)比较深刻地总结和吸取了历史的经验教训,在短命的隋王朝基础上建立了一个相当巩固、稳定期相当长的封建帝国。一部《贞观政要》,既是唐太宗君臣研究如何巩固封建统治的生动纪录,也是社会趋向于相对稳定的客观反映。唐初实行的各项政治经济制度,如均田制、府兵制、租庸调制、科举制、《唐律》的制订和颁布,等等,是唐初统治者谋求长期统治农民的政治表现,也是统治者通过制度以维持和保证政治局面相对安定的产物。它们相对地起了保证唐王朝长期的稳定局面的作用。这样的政治局面,提供了发展文化的良好环境。 在唐王朝约三个世纪的历史...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