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阿尔泰花岗伟晶岩中的金绿宝石

1阿尔泰含金绿宝石花岗伟晶岩产出特征中国新疆北部阿尔泰地区,出现大量含稀有金属元素和宝石花岗伟晶岩而闻名于世,在20000KM’范围内,已发现伟晶岩脉近十万条,它们广泛分布于阿尔泰加里东海西格皱带中,主要集中在富蕴地背斜轴部和西南翼.笔者综合前人对本区伟晶岩中白云母和钾长石矿物K一Ar法测定年龄数值,主要成岩成矿阶段是200Ka~220Ka.地质时代为海西晚期到印支期阶段,这与地壳演化、区域性混合岩化、花岗岩化过程密切相关.花岗伟晶岩脉主要分布在花岗岩的内外接触带或贯入于片岩的构造裂隙中,区域性分布受NW33O”~340o及EW两组主构造线所控制.在可可托海矿区附近,少数伟晶岩脉如塔拉特307号脉、达尔恰特的契布拉盖及3号脉,均含有金绿宝石矿物.此类伟晶岩的主要造岩矿物为微斜长石、钢长石、白云母、石英.其名矿物有绿柱石、石榴子石、电气石、据袒铁矿、黄玉等.可可托海3号伟晶岩脉中的金绿宝石含量低,主要分布于脉的内部结构带[‘1,以...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龙江社会科学》1995年02期
龙江社会科学

阿尔泰学漫笔

阿尔泰诸民族主要分布在中国、独联体、的蒙古、达斡尔、土、东乡、保安等民族以蒙古、土耳其、伊朗、阿亡汗、伊拉克、塞及裕口族的一部分一东部裕色所操的。浦路斯以及东欧和地中海沿岸的一些国家。言,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在回外,喀阿尔泰学是一门国际性的学科,常设国际阿尔梅克语、布利亚特语、奠戈勒语,都属于尔奉学家会议(简称P!AC)已经召开过30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我国的满、锡伯、鄂多届会议,吸收几十个国家的学者参加。广伦吞、鄂温克、赫哲等民族所操的语言,属义的阿尔泰学包括人文、历史、地理、语言于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中国历史所涉及的各个方面;狭义的阿尔泰学专指阿上的女真语也属于这一语族;独联体的埃文尔泰语言的研究,即阿尔泰语言学、基、埃文、涅基达尔、那乃、乌利奇、奥罗我口的北方和西北,在历史上是阿尔泰克、鸟德盖、奥罗奇等8种语言,蒙古口的诸民族的发祥地,东胡、匈奴、乌桓、鲜卑、鄂温克语,都属于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空韦、丁零、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外坦克》2016年09期
国外坦克

奥托卡公司进入“阿尔泰”坦克项目最终竞标阶段

据《简氏防务评论》2016年9月19日报道,奥托卡公司已向土耳其国防工业副部长提交了关于“阿尔泰”主战坦克项目的最佳和最终报价,内容涉及向为土耳其地面部队司令部提供第一批250辆“阿尔泰”主战坦克以及相关的综合后勤保障。奥托卡公司于2016年1月提交了初始生产报价,随后国防工业副部长提出了最佳和最终报价的要求。目前仅有BMC公司和FNSS公司是潜在的竞标方,而这两家公司只是设计、研制和生产过轮式MRAP装甲车和轻中型轮履步兵战车,在现代主战坦克方面则完全没有经验。截至目前,奥托卡公司已生产出1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民族文学》2017年02期
民族文学

品读阿尔泰

五十年——半个世纪!五十年,笔耕不辍、才艺四射、情灵摇荡、词采丰赡。2016年第一期的《锡林郭勒》发表的诗歌《Argal》在心声悠荡中升腾着诗意的韵味,仿佛在诉说、又犹如耳旁低语——虽说岁月无情、朝如青丝暮成雪,但诗歌的人生不易老,诗人的激情依旧燃烧。回望他1966年发表在《内蒙古日报》上的处女作《开拓者之歌》是那么的青春、那么的奔放,到如今在诗歌创作的激情路上已经荡漾了整整五十年的他还是那样热情、那样丰神。迷蒙的眼神我看到了七十岁的日光。我七十年的追忆中,层叠不穷的大青山和我母亲的帐房外堆积如山的Argal青山在一片迷蒙中犹如渐去渐远的一朵朵Argal之云。让我想起我——多年前的字句——让我感谢我心仪的牛群!当一朵朵Argal成为过去之时所有的语句都嫌多余。阿尔泰身巍凛凛而诗悠悠。凝百年于思绪中,挫大爱于其笔端。家国情怀、忧天下忧百姓、有深刻的哲理内涵。他在一首诗里极其生动地用“生、死、扬、抑”四个字概括了人之所以为人,人与动...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葡萄酒》2017年07期
葡萄酒

阿尔泰,与自然最接近的地方

吃,你开悠草亲爱的萨沙:阳。用梦回阿尔泰,牛儿在一望无际的碧绿原上闲地草起,不害怕”夕的余这。进了心感谢些天着车嗑着松子,我半躺在后排的座椅上昏昏欲睡。你转头对我好。笑着说:“安心睡吧。和萨沙在一恬熙晖把你的脸庞照得红扑扑的,你的笑容暖2017年7月1日来的守护与陪伴,你是我远在他乡的思念。祝安2 031.坐落在山谷底部的度假村傍河而建,据说这是阿尔泰最干净的河流。02.飞机从雪山的上空飞过,稀薄云层下的美景尽收眼底。03.一只待割鹿角的马鹿,回过头露茫然的眼神。在前往新西伯利亚的飞机上,我合上了手中《在西伯根比他手臂还长的鹿角绘声绘色地介绍着。100斤意味着什亚森林中》这本书,看着窗外稀薄的云朵下层峦叠嶂的雪么?随行译员陈群惊讶地说:“这简直就是顶着一个我在奔,大片的湖泊如蓝水晶一般点缀其中。当年,泰松就是在跑。”般湖畔雪山中的小木屋里,面朝湖泊和森林,感受着时间分一秒地流逝,在山间行走,在窗前喝着伏特加写作,与山脚下是马鹿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江南(江南诗)》2017年05期
江南(江南诗)

乔治·西尔泰什诗选

中 欧他们多么值得钦佩,这些素净的绅士长着银发,留着爱国的胡须,他们笔直的背,他们悦目的、略带恶意的微笑,他们的权力,他们安静的诉苦。他们确实是这个民族的灵魂,指望让我们确信并力求看起来让人放心,正直的榜样,赞美的对象,他们总在那里,是人民持久的脸庞,这个民族为之而斗争。你不能想象他们持枪跨越壕沟查看一排尸体,没门儿!他们不会打垮卑鄙的敌人,他们只是把他们整理一下,像节目中一个不幸的小差错,然后拉直他们素净的灰 领带。三十年代又是三十年代。商店门敞开着饥饿和乞讨汤水的长队穷人,由同样半空的商店提供衣服,衣着破烂的一群站在门口周围;失业者醉卧在火车站,战争的谣言不断循环。复仇女神耗尽了耐心变成低声咒骂,迷途者迷失在他们自己的心事重重中。在愤怒的办公室,活着的运行成本被那些需要最少获得最多的人估算到便士。帝国的魅力是最后的辩词。电影演的全是用租借的权力完成的死亡游戏。甚至我们的梦也很密集,把我们从每间空房子挤出来。我们彼此驱逐因为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