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近现代帝国主义列强对新疆的文化侵略

19世纪下半期至20世纪上半期,新疆同全中国一样,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狂潮,席卷了大半个中国,也波及到新疆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个领域,其对新疆的文化侵略,主要表现为意识形态上的扰乱、渗透及大肆的文物掠夺与情报搜窃。一、意识形态领域的侵扰(-)利用泛伊斯兰、泛突厥主义渗透其势力。帝国主义列强在新疆的文化攻势,大都利用传播泛伊斯兰、泛突厥主义及其东突厥斯坦分立论,通过教育、出版、宣传等阵地扩大其势力影响,以达分裂中国、分割新疆之目的。泛伊斯兰主义是阿富汗人哲马鲁丁于19世纪中叶首倡的,核心内容是主张信仰伊斯兰教的各个国家,打破国家和民族界限,创建统一的伊斯兰教政治实体,以抵御西方殖民主义的影响,振兴伊斯兰教。泛交厥主义最早形成于沙俄统治下的疑靶人中,主张所有操突厥语族各语言的民族联合起来,建立政治一文化共同体,以抗衡沙俄的泛斯拉夫主义。19世纪后半期,这两种思潮很快为行将衰亡的奥斯曼土耳其统治者和西方帝国...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研究》1990年40期
马克思主义研究

重新审视帝国主义——重读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帝国主义一词在很长时间内已远离了中国人的生活。随着北约轰炸南联盟,我们现在有必要重新审视帝国主义。过去传统的理论认为,帝国主义是战争策源地:帝国主义同盟出于经济政治的需要,必然寻求世界霸权,推行殖民主义。毛泽东就始终认为,世界大战不可避免。后来随着我们对时代特点认识的发展和修正,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今世界的主旋律。但是南联盟的隆隆爆炸声,使帝国主义称霸全球的阴影,再次笼罩到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头上。我们也许应该重新问一问自己,帝国主义真的曾经离开过我们吗?帝国主义的本质不会改变帝国主义就是霸权主义,其霸权主义的本质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改变了也就不称之为帝国主义了),表现在:1.政治上的霸权主义,始终将本国、本民族、本集团的利益置于至高无上的位置,为了一己私利,肆意践踏他国的主权,破坏他国的领土完整,损害他国、他民族的利益;2.经济上的霸权主义,为了本国、本民族、本集团的利益,肆意侵占、掠夺他国、他民族的财富、资源,资本输出是其基本手段...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法学》1999年06期
当代法学

中联部研究员肖枫解释当前为什么不提“反对帝国主义”?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第9期发表了中联部研究员肖枫与该刊9记者的对话,回答了在科索沃危机后社会上不少人提出的“当前我们为什么只提反对霸权主义,不提反帝国主义?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论述是否过时了”的问题。肖枫阐明,列宁当年分析过的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在今天已经有了发展、变化.但都没有超过《帝国主义论》所指明的大方向。《帝国主义论》的基本原理没有过l时.然而由于几十年来情况的变化,不能简单地照搬《帝国主义论》的某些具体论断和结论。在这个前提下,在当前认识帝国主义们使用“帝国主义”这个概念时通常存在的两种情况:一是指一种对外实行侵略、兼并、压迫的“政策”;二是指资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9年02期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

资本主义的危机、帝国主义的攻势及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斗争任务——第20届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述评

2018年11月23日至25日,第20届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希腊雅典召开,来自73个国家的90个共产党和工人党的180余名代表参加了会议。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当代工人阶级及其盟友的政治先锋队——共产党和工人党——在反对剥削和帝国主义战争、争取工人和各族人民的权利、争取和平、争取社会主义斗争中的任务”。各参会政党代表表达了对希腊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的祝贺,并围绕会议主题分析局势,总结经验,明确任务,达成共识和行动方案。会议最终通过了《第20届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呼吁》,发布了15个由部分与会政党自愿签署的旨在反抗帝国主义的声明和决议。一、分析资本主义的危机和帝国主义的进攻(一)资本主义的危机参会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普遍认为,资本主义结构性危机仍未消散,而且资本主义危机下的矛盾不断升级,国际形势日益复杂,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仍然面临严峻的形势。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援引京都东南亚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瓦尔登·贝洛的...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9年01期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论帝国主义战争危险与当代共产党人立场

一、当代世界帝国主义战争的危险帝国主义之间的对抗,不仅促成军费支出的增加,而且导致资本主义国家在军事实力方面的地位不再稳如泰山。美国仍然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军事霸主,每年超过六千亿美元的军费支出,是美国之后十个最强大军事力量的总和。俄罗斯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军事强国,随着其军事力量现代化步伐的不断加快,并逐渐重振旧时苏联红军的雄风,也开始寻求维护其垄断的经济利益。与此同一时期,中印之间旨在弥补军事短板并提升综合军力能力以适应其日益增长的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竞赛特别值得关注。作为美国盟友的其他国家,在北约框架内集中了大量军事力量,如排名五至十位的法英土德意;以及北约外的盟友,排名第七的日本、排名第十一的韩国和排名第十六的中东霸主以色列。毋庸置疑,综合军事实力不是仅仅通过计算军费开支、武器潜力以及对全球武器生产和军火贸易的掌控来确定的,而是受制于特定时期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只有当经济、政治和外交途径不能完全发挥作用时,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2018年02期
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

帝国主义叙事的历史嬗变与对抗逻辑的激进建构

一、资本帝国主义的三种叙事(一)普世价值论普世价值论把各种政治、经济冲突转移到价值观念的场域,利用东西方世界在地理、叙事和历史上的区分,制造文化冲突甚至隔离,然后把帝国主义征服解释为一场出于理性和“仁慈”①的文明传播行动。这套叙事的逻辑起点是欧洲中心主义价值观。外向的、富有侵略性的资本主义者相信以理性、自由为特征的西方文明高于其他文明形态,而且作为历史进步的“先见者”,他们有道德义务去改变“野蛮”“不开化”地区的文明实践。这一意识形态与资本主义发展互为因果,最早表现在以“教化使命”为口号的宗教道德中,最近则深刻体现在新世界秩序下美国关于民主自信的一套政治伦理说辞。普世价值论的系统成形经历了一个从宗教转入现代理性的过程。在早期普世价值系统以天启宗教为内核,主要采用托马斯·阿奎那的自然神学思想。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确立,该价值系统的基本指向从天启原则转变为人的原则,以张扬人性价值的启蒙思想为内容主体。资本主义兴起早期的启蒙思想家们相...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