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类学家的眼,哲学家的脑,文学家的嘴——评读《野鬼的时代》

人类学研究早已不再是田园牧歌的徜徉和世外桃源的向往。老祖宗摩尔根那种被“道德高尚的部落”酋长收为养子的优厚待遇淡出这个圈子已非一日。马林诺夫斯基在安达曼群岛生活得不堪回首,《the Mountain People》那位倒霉的作者更是在田野里度过了人生中最惨痛的一年。不过,尽管有前辈的灾难作为预防针,缪格勒(Erik.A.Mueggler)的经历仍然无法令人欣慰。他与其info二ant的遭遇,从一个纠缠不去的老男疯子开始,在经历了一连串其他的狂乱和怪异行为之后,以一个狂舞乱跳的老女疯子作结。在一个“人人过着狗一样的生活”的穷困、冷漠、毫无指望的社区里,这位异国来的旁观者也过了一段狗一样的生活①。他所看到的、听到的和经历的,对于那些追寻异国情调的背包旅行者来说,简直是一场恶梦。但是以一个训练有素的人类学家的眼睛,缪格勒却从这些令人不快的生活中看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回来写了一部畅销书。与这群疯子的相处发生在1991到1993年。当时还...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国外社会科学》1992年09期
国外社会科学

英美人类学界对都市的研究

都市是城市和城镇的总称。人类学家对城市起源问题一直很感兴趣,他们主要利用考古学资料和文化变迁理论进行研究。对现代都市的研究,大约始于本世纪20年代,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直到60年代才受到重视。70年代,都市人类学的学科地位得到确立,成了人类学的一个重要分支。《都市人类学》杂志于1972年在美国创刊。1979年,都市人类学协会在美国成立,并出版了定期刊物《比较都市研究》。目前,在英美等国的许多大学里都设有“都市人类学”课程。 人类学家过去一直倾向于研究偏远的、简单的原始社会。最近几十年,他们才逐渐步入复杂社会,研究其核心地区—都市。自20年代末起,美国学者林德夫妇的“中镇”研究和沃纳的“杨基城”研究,开创了美国本土都市人类学的先河。40年代,英国人类学家米诺对马里共和国的廷巴克图市的研究,是非洲都市研究的第一例。 二次大战之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及大洋洲等的许多殖民地国家纷纷获得独立,在这些发展中国家中一大批现代都市逐渐发展起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山茶》1987年02期
山茶

社会人类学界说

我荣幸地得以主持的这个讲座的题目是社会人类学。由于这个题目仍然比较新,而它的界限还有些不明确,我将以我的就职演讲来解释其范围并粗略地勾划出它的界限—如果不是整个学科的界限的话,至少也是我计划要在我的领域研究的那一部分的界限。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人丁兴旺的科学大家庭中,人类学,或者说人的科学,是最晚诞生的。的确,这门科学是如此地年轻,以致于我们还很幸运地能同它在英国的三位杰出的创始人泰勒教授 (E.B.Tylor)、艾夫伯瑞勋爵(Lord Avebury)和高尔顿先生(F.Galton)生活在一起。确实,人类复杂本性的某些特定部分一直是一些专门学科研究的主题。解剖学已经研究了人类的身体,心理学已经探索考察了人类的精神,而神学和玄学已试图去搞清处处围绕着人类的神秘莫测、不可思议的事物的深处。但是,去尝试将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综合性研究,不仅仅是探究个别人的体质和精神构造,而是去比较人类的各个种族,去追溯他们的各种姻亲关系,通过广...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茶》1987年02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1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人类学界值得骄傲的事情——致蔡华教授获奖的祝贺信

华教授: 欣闻你荣获法兰西科学院颁发的韦尔麦耶(Vermeil)奖章,这对于中国人类学家来说无疑是难能可贵的殊荣,同时也是中国人类学界值得骄傲的事情。 在贵所举行庆祝会时,我因院内的公务无法脱身未能到会祝贺,在此我向你在人类学研究领域所取得的成就致以热烈的祝贺!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人类学研究在接续学科传统、引进借鉴国外理论与方法和推进国内依托于田野的学术发展方面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是,如何充分发掘和利用中国丰富的人类学资源,怎样推动立足本土、放眼世界的学科发展,从而加强中国人类学在国际层面的对话能力,也一直是学界同仁关注的重要问题。当然,我并不认为中国人类学研究的成果必须得到外国学界的承认才有价值,而关键是我们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1979年04期
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

悼念吴定良先生

我国人类学界的老一辈专家吴定良教授受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的迫害,致使瘫痪病和心脏病病情恶化,不幸于1969年3月2啥日逝世,是我国人类学事业的重大损失。 吴先生是江苏省金坛县人,生于1897年l月3日。幼年丧母,但却能发奋刻苦好学。青年时就读于扬州中学,后考人南京高等师范心理学系,毕业后留母校任教。1926年留学英国伦敦大学,毕业后留在英国,在卡尔、皮尔逊〔Karl、pearson)教授的领导下,从事人类学与生物统计学研究。在留英八年中,他大多数时间都在该室从事人类学与生物统计学研究。曾两获生物统计学和人类学博士学位,成为国际统计学会的正式会员。吴先生在人类学研究L作出很大贡献,曾创制人体骨骼测量方法多种,特别在研究面骨扁平度方面特创的研究方法至今仍为世界各国人类学家所采用。他曾设计改进多种人体测量仪器,有的被推广使用在骨骼人类学方面。 1929年他在伦敦,看到英国泰晤士报以大号标题报道裴文中先生发现了北京人的第一个头盖骨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4期
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人类学界和社会学界早期宗教功能研究述略

一、引 言(一)功能主义在20世纪西方人类学理论中的影响极为深远,以至于有人宣称:“功能主义方法根本上就是一切社会科学所使用的方法,无论他是否自称为功能主义者。”[1]这一理论又因其与中国人类学界的特殊因缘而倍受国内人类学界关注。有的学者说:“如果功能主义是本世纪(按:指20世纪)上半叶社会人类学的‘范式’(paradigm)的话,那么本世纪下半叶可以说是在反思这一范式的基础上得以进步的。”[2]有的学者则指出:“如果说进化论是宗教研究所采用的第一种方法,那么功能分析就是这个研究领域中最持久最重要的方法,在宗教社会学和宗教人类学中尤其如此。”[3]我国最有代表性的早期经典性人类学著作如林耀华的《义序的宗族研究》和费孝通的《江村经济》等都充满浓郁的功能主义色彩;有些近来刊发的社会学、人类学、宗教学专著、论文中也有相当部分的功能分析。[4](二)功能主义作为一种社会科学的范式,一般认为是由孔德、斯宾塞筚路蓝缕首倡其端,中由埃米尔·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