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类学家的眼,哲学家的脑,文学家的嘴——评读《野鬼的时代》

人类学研究早已不再是田园牧歌的徜徉和世外桃源的向往。老祖宗摩尔根那种被“道德高尚的部落”酋长收为养子的优厚待遇淡出这个圈子已非一日。马林诺夫斯基在安达曼群岛生活得不堪回首,《the Mountain People》那位倒霉的作者更是在田野里度过了人生中最惨痛的一年。不过,尽管有前辈的灾难作为预防针,缪格勒(Erik.A.Mueggler)的经历仍然无法令人欣慰。他与其info二ant的遭遇,从一个纠缠不去的老男疯子开始,在经历了一连串其他的狂乱和怪异行为之后,以一个狂舞乱跳的老女疯子作结。在一个“人人过着狗一样的生活”的穷困、冷漠、毫无指望的社区里,这位异国来的旁观者也过了一段狗一样的生活①。他所看到的、听到的和经历的,对于那些追寻异国情调的背包旅行者来说,简直是一场恶梦。但是以一个训练有素的人类学家的眼睛,缪格勒却从这些令人不快的生活中看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回来写了一部畅销书。与这群疯子的相处发生在1991到1993年。当时还...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2017年10期
中国青年

18岁,绝不投降

每一次遭遇艰难、经历绝望、想放弃的时候,我都会想到18岁的自己,那个用稚嫩的肩膀死命扛起整个家庭的自己。你经历过触不到底的绝望本书,跟着小叔叔出了校门。路小叔叔告诉我,我妈住院开吗?一个人被困在黑暗里,伸手不上,小叔叔叮嘱我:“你妈生病始,我爸精神状态就越来越差。今见五指,看不到方向,听不到声了,你要有心理准备。”天听说病危,他不签字,也不说音。没有人、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拉“什么病啊?啥时候的话。医生说是重压之下,激发了抑你一把,不知道该怎么办,往哪事?”小叔叔的话让我慌了神。郁症,怕是已经到了重度。走。像一个独存于世的孤魂野鬼,“前段时间突然晕倒了,住院那一瞬间,我突然就崩溃能抓住的只有一把野风,却转瞬穿20来天。开始住普通病房,这几了,连眼泪什么时候流出来都没堂而过。天越来越严重,就送到ICU,今天有察觉。上一次看到爸爸妈妈,我经历过。那年我18岁,高下了病危通知书,要动手术。你爸还微笑着冲我挥手道别,让我到三。精神状况不太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福建人大月刊》1994年08期
福建人大月刊

想起钟馗捉“野鬼”

传说,古代钟馗捉“野鬼”的办法是把“野鬼”拎出来后,附上一道灵符,使其不能再用“画皮”游行于人间,坑害百姓,此法堪称高明之举。 由此想起,有的地方“打假”,除了处罚、没收、捣毁之外,还实行挂牌,让大家知道,凡挂有“黑牌”的商店,不可靠、不可信,见而远之。 实话说,大凡“售假”者,往往以附有“画皮”的商品来迷惑顾客。然而,作为顾客,或因粗心大意、或因识辨力差、或因受其诱惑,往往容易上当。等真相大白之后,却悔之晚矣。 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大荒文学》2008年02期
北大荒文学

归人

修筑了几十年的柏油路坑坑洼洼,顺着山边的桦树林向前方的墓地弯弯曲曲伸展着,李健跟随着五名身高马大的俄罗斯人,走在拉着张万林的白色黑边木棺材的“乌瓦斯”汽车后边,放下三面箱板后铺了红色地毯的出灵汽车,缓缓地向前行驶着,李健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同俄罗斯邱尔的村长瓦落佳合作种植了三年蔬菜的张万林,前天早上会突然上吊自杀,顷刻间成了客死他乡的孤魂野鬼。张万林人缘极好,身强力壮,吃苦能干,一顿饭够李健吃一天的。三年前从中国的北江县,来到一江之隔的俄罗斯罗斯托克边疆区的邱尔金村种植蔬菜,他在村子里建起了第一栋保温蔬菜大棚,今年一开春儿从国内雇来了李健做帮工,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晚间星星出来还舍不得放下手里的活计,从第一栋大棚开始,到现在已建成八栋有模有样、周周正正的蔬菜大棚,老张对侍弄瓜菜特别的精心,下死气力,不仅种上了俄罗斯人喜欢吃的一寸长小黄瓜和像水果一样的西红柿,而且将中国的大红袍西瓜引进了邱尔金村,又大又甜的西瓜一上市,每公斤竟卖十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版)》2008年06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散兵游勇

娜气,几娜夕那是1975年6月7日,中午,长途班车刚刚高速驶过遮放镇,吱的一声,司机一脚急刹车,把全车人立刻弄醒了。“整哪样?”大家吃惊地问。那司机愣了一会儿才说:“散兵游勇过路。对不起!孤魂野鬼怪可怜的。”全体乘客被说得一头雾水,坐在窗边的父亲扭头向外,看到四五个衣裳槛褛的国民党兵捐着枪,正疲惫地走进一块巨大的石头。父亲急忙揉揉眼再看,那里却只剩下水田白鹭和一头恬静的老牛了。父亲问开车的河南老师傅:“你是说,是国民党兵?”老师傅头也不回地答:“是,四五个吧,见着好几回了,你也见啦?”父亲嗯了一声。大家就都不再说话。父亲说他那时十七岁,不算成人,也不算孩子,所以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能看见。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知道了滇西土地上发生过的许多事,尤其是1942年6月7日,在遮放镇,发生了一件动人心魄的事……南洋机工陈阿榕一只细皮嫩肉的手在抚摩一棵长着苔癣的树干,树旁站着一高一矮两个男人,矮的是个娃娃兵,头戴钢盔,一身美式打扮显得宽大臃...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新诗》2012年02期
新诗

野鬼的诗

红色部落绳索劫持了所有道路此刻,流亡者像一头困倦的野兽站在大海的中央鸥鸟追随信天翁超音速逃离现场星光独自反抗着黑夜不安的海域像一只巨大的胃装满水雷核潜艇大海的秘密警察还有鲨鱼嗜血的刽子手此刻,流亡者此刻,流亡者像一根闪亮的鱼刺卡在天空的喉咙毒蛇盘踞太阳的子宫雷霆被暴风雪围追堵截存在的阴影轻抚暴跳的波涛星星在世界上漂泊此刻,流亡者像一个失事的黑匣子埋在祖国的心脏火焰拥吻着火焰午夜的伤口从此沾满砒霜愤怒的血高举骨头和闪电涌向黑暗颠覆地狱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新诗》2012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