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及其发展权利

“城市制度”是支持许多地区持久发展的一个共同性要素。城市是现代生活的主要象征;在古代,城市超越乡村而表达文明的发源;在中世纪,城市作为跨地区的贸易市场而培育市民认同并指向近代;在现代,城市作为民族国家资本动员的核心组织而支持资本主义成长;在当代,城市化构成全球社会发展的范式。城市带动的发展从经验上看,是城市自治权利体制,正是这种城市体制能够在贸易、商品生产、技术创新、人口集中等方面形成地区性资本积累。在中国,近代生长的城市自由体制受到殖民主义的压制,所谓“条约”大多是进行殖民贸易的城市条约。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下,城市作为行政管理地而封闭,丧失动员自由经济的开放功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沿海沿边开放的城市政策,使城市获得自由发展的制度支持:在东部沿海,以港口城市为中心,分别形成地区性自由贸易的城市共同体,推动东部地区资本积累;在东部农村,小城镇经济共同体兴起并生成城乡资本,实现剩余资本积累而支持农村现代化。因此,我们提出“城市及...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分离与融合:转变社会中的农民流动与社区融合

自由全面发展一直以来都是人类孜孜不倦的追求目标。不过,个体是具体的、历史的、现实的,个体的自由并不是超然于社会的绝对自由。各种社会制度创造着人类有秩序的社会生活,同时,它也可能成为阻碍个体自由发展的重要因素。以自由人为基础的“自由联合体”是人类自由发展的最终目标,是以自由、融合为基础的人类和谐社会。作为社会基础构成部分,广大农民的自由受到很大程度的限制,特别是在开放、流动社会中,广大农民的不自由性更加明显的体现了出来,它表现在政治、经济、社会、精神文化诸多方面。就当前来看,社会流动已经成为社会发展常态。不过,农民外在的自由流动难掩内在的不自由,流动中的各种公民权利及权益无法得到有效维护,生存发展权利难以得到有效保障。社会开放、流动难以掩盖城乡分割、乡村社会封闭、排外的事实。建基于农村社区之上的诸多社会制度既是民众行为的社会规范,同时也往往成为约束个体自由发展的根本因素,致使社会分割、社会融合难以实现。广大农民离土难以真正离乡,城...  (本文共50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论我国儿童发展权的法律保障

儿童承载着全体人类的未来与希望,是国际组织和国际社会重点关注与保护的对象,确保儿童各项基本权利的实现是整个人权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发展权作为首要人权,是人类借以实现自身价值的重要手段。鉴于儿童在身体、心理、智力等方面发展的特殊性,国家、社会和家庭应当对其进行特殊保护。而法律作为保护权利最权威、最有效且最有力的方式手段,应当为保障儿童发展权的实现构筑起最坚固的保护屏障。本文以我国儿童发展权的法律保障为研究对象,总共分为八个章节。文章开篇便对“儿童”一词进行了法律层面的辨析与厘清,对“儿童”与“少年”、“未成年人”的含义进行了区分,并对儿童发展权的概念进行了创新性解释,阐述了儿童发展权的综合性、依赖性和发展性特征,并进一步重申了对于保障我国儿童发展权的现实意义,即有助于现代人权理念的丰富与升华、有助于我国当前改革的全面推进、有助于世界的可持续发展进程。在此基础上,第二章从国际法角度出发,对儿童发展权的国际法律文本进行了具体分析。一...  (本文共1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3年01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论中世纪的城市制度与司法理性理念之建构

一、中世纪的城市制度随着商业的发展,商品交换的兴盛以及市民阶级力量的壮大,城市在欧洲大地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起来。与古罗马城市相比,中世纪后期的城市具有一个独特的特征,即城市自治性。它不仅拥有独立的立法权和司法权,而且拥有组织城市管理体系的权力。在城市中,“各类城市的市议会,都是主权实体;每个城市都是一个自治的市民社会,各自制订法律、自行征税、自管司法、自行铸币、甚至根据各自需要结成政治联盟、自行宣战或媾和。”[1](P.174)正因为如此,中世纪欧洲的城市才成为西方历史上一个独特的社会现象。中世纪的城市制度主要包括以保护和促进商业和工业的制度为主体的私法制度和以城市政治制度为主体的公法制度,它具有以下几种明显的特征。其一,自治性。马克斯·韦伯曾详尽地分析了中世纪城市的自治性,他认为在城市自治的高峰时代,城市的成果相互之间形态各异,丰富多彩,主要表现在:(1)政治上的独立自主;(2)城市本身以及同业工会和行会的自治章程;(3)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际城市规划》2012年04期
国际城市规划

城市制度分析的理论框架

引言现代社会主要是城市社会,但我们对于城市中的各种制度形式的了解并不是很深入。在最近几十年里,两大新兴城市制度形式在世界城市中广泛发展。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搬进私有社区里居住。在这些私有社区里,开发商设立业主委员会并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选举产生的业主委员会决定着社区里各种集体品的提供①,业主需定期交纳费用以用于集体品的提供和业主委员会的运转。另一方面,购物中心、工业园区等基于租赁的多租户制度形式在商业房地产中得到长足发展。在购物中心里,产权所有者(或其雇用的经理)决定着集体品的供给,例如保安、清洁、景观园林等。目前,这两大现象分别出现在居住和商业房地产中,它们有什么共同的制度结构吗②?我们应该如何分析这些城市制度的不同形式?长期以来,在世界各国的城市中,政府都是主要的制度形式,我国在计划经济时代更是如此。那么为什么城市制度不能像工业产业中那样由私有企业占据主要地位?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传统的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系统开始逐渐演变以适应...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