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疆民族神话简论

“新疆维吾尔木卡姆艺术”申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的成功,引起新疆自上而下对民族民间文化的关注,普及、传承、挖掘,研究新疆民族民间文化艺术逐渐形成热潮。新疆民族民间文学的挖掘、整理、研究,也借此东风开始走向新的里程。神话,这朵新疆民族民间文学中的奇葩,也理应受到关注。新疆民族神话,它包括自古以来生活劳动在西域各民族先民口头创作,后又不断传承的种种神话。古代新疆诸多民族的先民聚居、休养生息在古丝绸之路沿途的绿洲、草原、戈壁、沙漠、冰河、雪山……,恶劣多变的自然气候,形态各异的地理环境,各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独特迥异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心理素质以及道德价值观念和审美趣味,给这块神奇的土地留下了丰富的神话宝藏。这里的神话,是西域各民族先民对世界起源、人类始祖、自然现象和社会生活等原始理解的最早记录。它是西域早期文化的一种凝结,是开放在新疆各民族精神植株上的第一朵奇葩。在西域,虽古无“神话”一词,但其口传和典籍材料十分丰富多样。它表面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民间文化论坛》2013年05期
民间文化论坛

论民族神话、传说意象对中国新诗的影响

一民族神话、传说能流传至今,除了“五四”以后秉着“礼失求诸野”的心态与方法从民间不断搜集、书面化之外,更多的是与“从东汉流行的谶纬小说,秦汉以来盛行不衰的搜神述异、志怪稽古传统,以及流传下来的大量鬼神志怪书”(马昌仪,1994:8)所分不开的。不过,“而经历代史学家、今文学家的疑古、疑经之风,使数千年来传袭下来的尧舜圣贤、三皇五帝的古史体系发生了动摇。”(马昌仪,1994:8)这是从史学角度对中国神话、传说的命运流脉做出的平情之论。不难看出,对神话、传说的喜好还是中国文人的固有情结和久远传统,只不过在后世有所潜藏、有所割爱。晚清以降、“五四”前后形成了一个缺口,对神话、传说的重视倾情而来,形成一股热潮,在理论上表现出了愈演愈烈的自觉,出版了一大批著述,甚至诞生了具有中国做派的“古史辨”派神话学派;(马昌仪,1994:11)且与当时刊发在《新青年》、《新潮》等杂志之上的《论迷信鬼神》、《打破中国神怪思想之一种主张》等旄羽列列的“反...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吕梁学院学报》2013年01期
吕梁学院学报

云南民族神话的宗教意蕴研究

神话与宗教密切关联。神话是原始先民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生活的一种天真的解释和美丽的向往,表达了人类在混沌未开状态下对自然、社会和人生的认识与把握,它是人类理解与把握世界的一种独特方式,是先民运用文学的想象、宗教的信仰与历史的记事等把握世界的手段。因而,一定意义上,神话是文学、宗教与历史的综合体。宗教是人类借助神即超自然超人间力量来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人类社会从古至今,伴随着神话,也伴随着宗教。如何揭示两者之间的关联,就成为学术界探讨的重要课题。本文将以云南25个少数民族的民族神话为研究对象,以哲学与宗教学的原理与视野,运用文献法与分析方法进行研究,旨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揭示云南丰富多彩的民族神话中所包含的深刻丰满的宗教意蕴。作为全国民族成分最多的省份(包括汉族和25个少数民族),云南理所当然地成为最丰富发达与最具有魅力的民族神话宝地。从纳西族与白族的《创世纪》,到彝族的《勒俄特依》,瑶族的《密洛陀》,还有阿昌族的《遮帕麻与遮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安徽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7年02期
安徽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关于中国有无史诗的讨论综述

世界上许多民族产生初期,人们为了让后代记住该民族产生和发展的历史,便将该民族神话中所反映的以及当时所发生的社会斗争、生产斗争,使用神话的表现方法,按一定的联系编成系统,进行咏唱传诵,经过传播加工,形成了艺术地神话式地表现该民族历史的民族史诗。史诗能完整地记录民族初期史,能系统地传播人们对世界的认识,传播生产劳动经验和科学文化知识,进;一理想道德和文化传统的教育。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有史诗,如希腊的《伊利亚特)).《奥德赛》,印度的《腊马延那》、《玛哈帕腊达》,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古巴比浮的《古尔如美什》,亚美尼亚的《沙逊大卫》,英国的((贝奥武甫》等。中国作为世界文明古国,世界的一个人囚,却被认为没有史诗,考其原由,是由于某些权威大师们定了调子:西方大哲学家黑格尔曾断言中画没有民族史诗,我国的大文学家大思想家鲁迅等赞同黑格尔的观点,并加以阐发,于是中国没有史诗的说法遂成定论。然而人们不禁要提出疑问,在我国不是已经发现丁了不少史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陕西理工大学
陕西理工大学

中西比较视域下的汉民族神话缺类研究

神话,是众多国家及民族诞生之初最原始的记载,它不仅反映了先民的生存状态,更以一个个瑰丽而充满神秘色彩的故事向我们展示了其作为一种文学样式所特有的魅力。《山海经》、《淮南子》等经书古籍中零星的“神话”也以重要的原点地位奠定了汉民族的文化根基、历史根基与文学根基。而长久以来“零散分布、不成体系”的传统观点成为了学界对于汉民族关于神话的记载的总体通识,对于汉民族神话的缺类研究也就应运而生。文类缺类现象是指一种文类为什么在这个国家或民族文学中有,而在别的国家或民族文学中没有,或者一种文类在两个国家或民族都存在,但差异极大的现象。汉民族究竟有无神话?如果有,为何短小破碎,不成体系;如果没有,在《山海经》、《淮南子》中的那些关于神的记载究竟又该如何定位?本篇论文就以文类学研究中的缺类研究作为切入点,在整理古今中外学者对汉民族神话的传统通识后,对散落在各典籍中的汉民族对于神的记载进行重新搜集梳理。加之采用平行研究的方法将汉民族关于神的记载与西...  (本文共8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青海社会科学》2012年06期
青海社会科学

青海多民族神话与民俗中的土地信仰与禁忌

土地,是万物滋生的本源,是人类生存的根基。青海汉族、土族、蒙古族、撒拉族等多民族神话与民俗中,保留着许多有关土地的信仰与禁忌。本文在前人研究基础上,结合田野调查资料,对青海多民族神话与民俗中的土地信仰与禁忌作初步梳理和粗浅探讨。一、青海多民族神话与民俗中的土地信仰与禁忌多元表现形式青海多民族神话与民俗中的土地信仰与禁忌表现形式多元,内容丰富,具有鲜明的民族和地方特色。有些随着当地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文化变迁,逐渐失去了浓厚的原生态特色,有些自然崇拜现象只遗留在少数神话传说当中,有些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只能在一些祭祀仪式中零星可寻。(一)青海多民族尊奉的经典或神话与传说中的土文化因子青海汉族中土地信仰观念来源于古代文化,《孝经》指出“社者,土地之主。土地广博,不可遍敬,故封土以为社而祀之,报功也”。但由于青海汉族受藏传佛教等多元文化影响,经历了各种演变,有关土地信仰的观念已与山神信仰、祭祀鄂博融合在一起。回族、撒拉族虽不崇信土地,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