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减收阵痛

从今年上半年的宏观经济形势来看,各地GDP增速已经出现明显的回落。同时,财政收入增速放缓。为此,决策层从5月份开始偏重“稳增长”,而“财政”正再次被启动,比如公共投资加速,结构性减税,刺激内需等等。其实以上只是表象,本质则是,财政伴随中国经济转型和经济增速放缓,将有可能从以往的财政增收时代步入“财政...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技智囊》2012年02期
科技智囊

2012,中国经济转型年

年底年初,人们最常做的事就是回顾与展望。20,,年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国内形势也是风云莫测。2011年.经济增速稳步回落,外贸出口较往年出现下滑趋势物价和CPI指数的大幅波动牵动着公众的视线.严厉的调控政策已使整个楼市进入漫长的调整期经济下行的压力和物价上涨压力并存。“限购’‘、’‘限贷‘’.使得购房需求大幅萎缩而证券、基金市场也是一片叫苦之声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金融、房地产等领域存在潜在的风险经济发展中一些不可持续的因素非常突出.中国步入了经济转型元年。还是借用那句话,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因为我们在发展.面对和解决的是发展中的问题,总比不发展或者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强比如欧洲日渐不乐观的衰退。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实体经济在2012年都将面临内在机理重建的问题。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史研究》2012年01期
中国经济史研究

论中国经济转型的阶段性与目标转换

经济转型是指经济、社会体制的复杂的制度变迁过程和经济发展过程。中国的经济转型最初是经济领域的改革,最后发展为经济、社会、文化、政治诸领域的制度变迁过程与经济增长过程。对中国经济转型的阶段性划分,主要是基于中国经济改革的渐进主义特征。这与苏东国家按照华盛顿共识推行激进改革的转型具有显著的区别。在华盛顿共识看来,从计划体制到市场体制的改革不存在阶段性,改革必须是一步到位的,因此,也不需要对转型过程予以特别的关注。邹至庄将经济转轨与经济转型进行了严格的区分。他认为,经济转轨是一个具有确定状态的概念,即经济处于一种向某种理想状态过渡的暂时状态,有一个最后阶段的含义。但经济转型没有这种关于最后阶段的含义,它研究的是经济转型的过程。①吴敬琏从中国经济改革的渐进主义的角度,按照中国经济改革战略,把改革划分为两个大的阶段:1978—1991年的增量改革阶段和1992年以来的整体推进阶段。②赵旻从体制转轨与经济发展结合起来的角度把中国经济转型过程...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外管理》2012年03期
中外管理

“民工荒”助力中国转型

农民工自身的升级换代除了可以推动中国经济转型之外,还可能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走向民主和文明的重要力量。“民工荒”在春节过后如期来临。自2003年开始,每年都有“民工荒”,但现在的“民工荒”的具体情况以及原因和以往已经大为不同,“民工荒”也由以前专属沿海发达地区的“专利”,成为包括西部地区在内的全国性的现象。那么这年复一年的“民工荒”,对于中国经济,究竟意味着什么?此“荒”非彼“荒”近年来,“民工荒”的原因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一,从农民工总的供应趋势看,尽管总量依旧庞大,但农村提供给城市的劳动力增速随着“刘易斯拐点”的到来明显趋缓。其二,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企业的数量在增加,农民工的选择越来越多,选择的自由可以说是劳资双方力量发生明显变化的主要原因。其三,中国新一代的农民工无论是在年龄、知识结构,还是价值观等方面已经完全不同于第一代农民工。从年龄而论,农民工的大部分以80后和90后为主,这个群体的特点是文化层次比较高,在生活观念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融资》2012年03期
国际融资

融资渠道单一不利于中国经济转型

欧债危机余波未平,中国国内通胀势头稍有缓解,应如何调整货币政策?A股跌回10年前水平,是否标志着中国经济的衰退?中国经济增长动力转换过程中,又有哪些投资领域值得关注?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投融资渠道应该发生哪些转变?在前不久《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增长·新趋势——2012中国投资年会”上,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J.P.摩根中国投资银行副主席龚方雄发表了他的看法。欧债前景依然混沌2011年下半年,全球资本市场的各类资产,如股票、商品、资源以及外汇等的走势大幅度波动。从全球范围来讲,欧债危机仍在发酵。今年年初以来,欧元不断创出新低,欧元兑美元的汇率甚至一度跌破1.28。全球资本市场延续了2011年大幅度波动的态势,而唯一的例外就是美国的金融市场。美国的金融市场最近几个月一直表现很好,此时美国经济在全球范围内可谓是一枝独秀。美国最近经济增长正在恢复,2011年上半年的增长率只有0.7%,而第三季度恢复到2%左右,2011年第四季度达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董事会》2012年02期
董事会

中国经济转型步履蹒跚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就在“九五”计划中提出了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命题,提出增长要从粗放的外延式增长转变为集约的内涵式增长,以技术创新为驱动,提高资源的分配效率。可是到了“十二五”实施的时候,转型还未有实质性的进展,其症结在什么地方?在这期间,中国错过了哪些关键性的机会,是什么让中国的转型之路变得如此艰难和漫长?这些问题涉及政治、社会和经济的方方面面,很多因素交织在一起,错综复杂。世界上任何一个市场经济国家都经历过从野蛮到文明的发展过程,就连瑞士这样幸福指数极高、生态环境优越的国家,也曾经历过空气污浊、河流发臭的工业化时代。尽管这些国家的政治制度、金融体系和社会结构与中国相去甚远,但驱动经济长期增长和社会进步的原动力基本是相同的,即技术创新和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只需要搞清楚是什么影响了技术创新和资源分配效率,就能理解目前中国转型所处的困境。竞争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创新的动力来自市场的优胜劣汰。如果市场是有效的,价格在买方和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