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听障学生与正常学生性别角色识别的比较研究

1引言性别角色对人类活动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人们时刻都扮演着他(她)的性别角色,却往往没有意识到自己时刻都在进行着性别角色识别。性别角色识别是不需要个体作意识努力的自动化加工过程,是不能用通常的心理测量方法可以测量到的无意识加工过程。性别角色是个体在社会化过程中无意识形成的,因而性别角色识别应是一种内隐社会认知。性别角色识别影响着个体性意识的发展,因此,性别角色识别的内隐认知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那么,可用什么方法测量性别角色识别的内隐认知效应呢?不同人群的性别角色识别是否存在差异呢?为了探清这些问题,本研究采用Greenwald(1998)[1]提出的内隐联想测验(Implicit Asso-ciation Test,简称IAT)的实验方法,抽取听障学生和正常学生作为比较研究对象,以探究两类群体性别角色识别的内隐认知规律与群体差异,为在校学生的性心理和性道德教育提供科学依据。2研究方法2.1被试研究对象分为听障学生和正常学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心理科学》2006年01期
心理科学

听障学生与正常学生社会认知能力的比较研究

1问题的提出听障学生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听力丧失或听力减退,以致听不到或听不清声音,不能通过自然声音符号进行交流和沟通,进而产生了各种社会适应问题。学生的社会适应首先涉及到社会认知能力,它是社会适应的重要前提和关键因素。目前关于正常学生社会认知的研究成果较多,也比较系统,但是涉及听障学生的研究并不多。而且,听障学生的社会认知能力与正常学生是否存在差异,以及这种差异体现在哪些方面,并没有相关的文献和研究报告。有研究发现,儿童的社会认知能力与智力之间只存在低相关或至多中等强度的相关,说明儿童的社会认知能力并不是完全由一般智力所决定的,或者说其社会认知的发展与非认知或非智力因素有密切的关系[1]。就观点采择而言,许多研究者认为社会互动经验是最重要的非智力影响因素。Hollos和Cowan曾提出了儿童观点采择能力与同伴互动关系的“门槛假设”(Threshold Hypothesis),即观点采择需要一个最小量的互动经验为前提条件,这个最小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特殊教育》2006年02期
中国特殊教育

听障学生课外阅读情况调查与分析——以浙江省衢州市聋哑学校为例

1问题的提出新残疾人观的核心内容是“平等参与共享”,为残疾人融入主流社会[1],平等地参与社会生活,参加生产劳动,共享社会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成果带来了更多的机会。然而,新残疾人观既是机会,也是挑战。对于聋人来说,要平等参与社会生活,必须具备“沟通能力”。在“听、说、读、写”语言文字能力中,听障学生的“听、说”能力相对弱化,为此,强化“读、写”语言文字能力尤为重要。事实上,聋人离开聋人群体,参与社会生活,多半只用书面语言说,极少数用口头语言的方法[2]。阅读能力与表达能力是聋人完全融入主流社会的必备条件。可见,新残疾人观对聋人的“读、写”能力要求提高了。因此,听障教育必须重新审视听障学生的课外阅读能力与表达能力。本调查通过对听障学生课外阅读情况的了解,进而分析提高听障学生课外阅读能力的积极因素,渴望为听障教育在培养听障学生掌握阅读策略能力方面,提供参考价值。新残疾人观也对残疾人提出了终身学习的要求,无论是参与社会,还是共享社会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特殊教育》2006年05期
中国特殊教育

听障中学生与普通中学生幸福感的比较研究

1引言幸福体验是人类存在的终极目标。从古至今,哲学家、思想家、社会学家都对幸福这一人类存在的终极目标进行着不懈地思考和探索。虽然不同研究领域对幸福的界定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都认为幸福是一种主观体验,是个体依据自己设定的标准对其生活质量所做的整体评价[1]。近年来,随着“积极心理学”[2]的理念与呼声日益强烈,以幸福感为核心内容的着力于关注个体主观积极心理体验的实证研究逐渐增多。文献回顾表明,已有研究多集中于普通人群[3][4][5],对特殊人群、尤其是特殊青少年幸福感的关注非常缺乏。我国目前正在推行的第八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提倡培养学生的情感、态度、价值观,提出多元化的评价理念。对于以学校为主要活动场所之一的学生来说,他(她)们对客观生活的主观评价与体验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其接受学校教育的结果。无疑,学生的幸福感是考察学校教育质量的重要参数之一,尤其是对于那些身心残障的特殊青少年来说,他(她)们对客观生活的主观知觉更可谓是管...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长春大学学报》2006年10期
长春大学学报

美术知识和技能传授与听障大学生心理发展研究

1听障大学生选择学习美术专业的必然性1.1学生组成结构的特殊性特殊教育学院的美术专业,招收的全部都是有不同程度听力障碍的学生。从美术专业特点来看,它是一种动手能力很强的技能知识,需要语言表达的方面比较少,由于这一优势,听障大学生选择学习美术专业也成为了必然。在对2003年级76名学生的问卷调查中学生美术专业的认知情况(如表1)就清楚地显示:并不是所有有听力障碍的学生都喜欢或适合学习美术专业,也不是都有艺术天赋,而是受他们自身残疾的局限,只能够选择学习美术专业。在他们中有些人可能有更多更高的理想,但终因自身的残疾影响而无法实现。表1学生对美术专业的认知情况调查家中是否有本人对美术专业选择美术专业的学习美术专业你认为自己是否适搞美术的?的了解程度?初衷是什么?的目的是什么?合学习美术专业?结果有没有了解基本了解家长让学自己喜欢当艺术家生存需要适合一般人数33 43 31 45 31 45 16 60 51 251.2学生对学习期待值...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京特教学院学报》2008年04期
南京特教学院学报

优化数学预习过程 提高听障学生预习能力

预习是学生对将要学习的知识进行提前接触与熟悉,是学生在学习之前按一定的学习要求对教材所进行的探索性的自我学习活动。它是教学过程的必要组成部分。听障学生,他们的抽象思维发展缓慢,对信息的处理往往达不到揭示客观事物本质属性的深度与广度。[1]他们对语言的理解与正常儿童相比,难度大的多。[2]因此,如果单纯叫他们进行自主预习,自我探索预习方法,培养预习能力,形成良好的预习习惯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对于听障学生,特别需要教师发挥好组织者、引导者的作用。要培养他们的预习兴趣,教给他们预习的方法,优化数学预习过程,让他们的预习活动具有可操作性与针对性。形成适合自己的预习方法,从而提高自身的预习自学能力。笔者在教学实践中对听障学生的数学预习环节进行了积极地探索,总结了一些听障学生数学预习的方法:一、布置预习提纲当前,很多教师都很重视语文课前的预习,很少关注数学学科的课前预习,因此,听障学生对语文学科的预习比较熟悉,预习起来也比较顺手。但数学学科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