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沉思和分心对负情绪和自传体记忆的影响

1前言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譬如在社会交往中发生窘迫尴尬的事情、公众演讲的失败、不能解决问题、重要目标没有实现等等。这些事件对自我具有重要意义,常常引发各种负情绪,体验到强烈的负情绪后,不同反应方式所导致的后果也不一样[1]。有些人陷入负情绪不能自拔,而有些人能够很快从阴霾中解脱出来。研究者发现与此有关的两种反应方式:沉思(rumination)和分心(dis-traction)。大量对抑郁症病人的研究发现这两种反应方式的调节效果是截然不同的[2~5]。本研究关注在实验室环境中诱发负情绪后,此两种反应方式对正常成人的情绪和自传体记忆的作用。反应方式的研究通常与抑郁联系起来,并且是心理治疗师对抑郁症经常采用的一种认知疗法。对抑郁心境的沉思反应指抑郁个体将注意力集中在抑郁症状及其意义和后果上的行为和想法[2]。这种反应包括把自己囿于对自己抑郁症状的思考中,感受自己多么悲伤、多么无聊、多么无力(“我真的不行,我真的做不...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反应方式对不同人格特质个体情绪及自传体记忆的影响

沉思和分心是个体对于自身情绪两种不同的反应方式。研究证实在个体处于消极的情绪状态下,沉思对抑郁情绪有维持和加剧的作用,分心则可以缓解抑郁情绪。本文主要考察在积极的情绪状态下不同反应方式对于个体情绪及自传体记忆的作用,以及反应方式对于不同自尊水平个体的情绪及自传体记忆的作用的差异。本文共包括两个研究,研究一整群抽取郑州大学体育学院本科一年级新生253人,用Beck的抑郁问卷(BDI)对被试进行筛选和分组,分为正常被试与抑郁被试,采用2(反应方式:沉思、分心)×2(情绪状态:积极、消极)×2(抑郁状态:正常、抑郁)三因素组间实验设计。抑郁状态、反应方式和情绪状态都为组间因素。情绪自评得分和自传体记忆的正负性指数评分是因变量。研究二整群抽取郑州大学升达学院国贸系本科一年级新生486人,用Rosenberg的SES自尊量表与BDI抑郁问卷共筛选出被试283人,高自尊被试与低自尊被试各76人,采用2(反应方式:沉思、分心)×2(情绪状态:...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9年03期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失独者自传体记忆的内容:中国文化的影响(英文)

1 IntroductionThe term‘shiduer’refers to a person whose onlychild has passed away and who did not bear or raise an-other child. China’s one-child policy during the pastfew decades has been the chief policy factor causingthe phenomenon of shiduers. Although there are cur-rently no data concerning the precise number of shidu-ers, estimates range from one to 10 million[1]. As a de-mographer, Wang estimates that the numb...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2年30期
课程教育研究

对自传体记忆在日常生活中作用的初探

自传体记忆(Autobiographical Memory,AM)是指日常生活中自发产生的与自我实验相联系的信息存储和提取过程,是个体对过去生活事件的回忆[1,2]。是人类所独有的“活"记忆,包括个人语义记忆和个人情景记忆,后者常被称为自传体事件记忆,也是实际研究中考察的主要类型[3]。自传体记忆的作用是自传体记忆对个体的作用,是指个体如何利用自传体记忆作用于他们的自我生活,即自传体记忆的可利用性[4,5]。总的来说,自传体记忆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本文仅仅讨论自传体记忆在日常生活中的几个主要作用。1.作用的划分Pillemer、Bluck、Alea把自传记忆的作用划分为三种:自我的作用(self function)、指导的作用(directive function)、社会的作用(social function)[4,5,8,9,]。1.1维持自我的连续性和心理动力方面的完整性的作用(自我的作用)自传体记忆是关于自我的记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柳州师专学报》2014年06期
柳州师专学报

叙事心理学下自传体推理的研究述评

人类是陈述故事的能者,特别是在与自我有关的人生记忆中进行个人叙事。通过个人的自我叙事,我们可以在多样化的人生经历中发现自我生存的意义与目的,同时我们也能感受到个体存在的连续性[1]。其中的个人叙事建构材料来源于个体的自传体记忆(autobiographical memory),自传体记忆是人类记忆的一种独特形式,是个人所经历过生活事件的回忆,它包含感知体验、情节记忆、语义记忆、自我表征等成分的复杂过程,是自我记忆系统的核心部分[2]。人们通过自传体记忆的整合,在个人叙事中形成整体连贯的人生故事(life story),而在这个过程中离不开推理活动的参与,这种推理活动被称为自传体推理(autobiographical reasoning)。自传体推理在个体所经历事件与自我有意义地整合中扮演中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这种推理活动的存在,所形成的自传体记忆将会是缺乏意义的无关事件的简单集合[3-4]。20世纪90年代中期,有关自我与经历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年02期
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叙事心理学下自传体推理的研究述评

人类是陈述故事的能者,特别是在与自我有关的人生记忆中进行个人叙事。通过个人的自我叙事,我们可以在多样化的人生经历中发现自我生存的意义与目的,同时我们也能感受到个体存在的连续性[1]。其中的个人叙事建构材料来源于个体的自传体记忆(autobiographical memory),自传体记忆是人类记忆的一种独特形式,是个人所经历过生活事件的回忆,它包含感知体验、情节记忆、语义记忆、自我表征等成分的复杂过程,是自我记忆系统的核心部分[2]。人们通过自传体记忆的整合,在个人叙事中形成整体连贯的人生故事(lifestory),而在这个过程中离不开推理活动的参与,这种推理活动被称为自传体推理(autobiographicalreasoning)。自传体推理在个体所经历事件与自我有意义地整合中扮演中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这种推理活动的存在,所形成的自传体记忆将会是缺乏意义的无关事件的简单集合[3][4]。20世纪90年代中期,有关自我与经历的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诗歌月刊》2014年10期
诗歌月刊

自传体

我是一个提前来到世界上的人带着孱弱,皮肤皱褶神形还不能合一我哭的时候,等我睡着泪水才会一点点流出来我的睡眠带有冬眠的气质如果女人不把我摇醒我会忘记饥饿忘记哭,忘记尿湿众多的尿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