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决策责任、要价能力与人力资本激励模式选择

企业的要素投入,可以归纳为人力资本和财务资本两大类,企业的各项权力和制度安排,都围绕着二者展开。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一书中详细阐述了劳动用于不同的用途,其工资不相同,原因之一是劳动工资随工人所必须承担的责任大小不同而不同。斯密说:“我们把我们的健康托付给了医生;把我们的财产,有时甚至我们的生命和荣誉托付给了律师和辩护士……所以他们得到的报酬必须使他们能具有担负这种重大委托的社会地位。”〔1〕马歇尔在《经济学原理》一书中指出,“由于缺乏准备金和支持长期不售之力的薄弱”,普通劳动力的卖主在议价时往往处于不利地位,尤其是非熟练工人,他们的可替代性非常高,因而在议价时更为不利。但就工业上的最高级劳动力来看,他们和购买他们劳动的买主议价时,一般都占据优势。〔2〕因此,我们有理由推断由于决策责任和要价能力的不同,必然影响人力资本所有者的薪酬水平及报酬方式。一、各类人力资本所有者的决策责任和要价能力人力资本与财务资本不同,财务资本是同质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9年26期
法制与社会

论我国政府决策的责任机制构建

世界银行估计,“七五”到“九五”期间,我国投资决策失误率在30﹪左右,资金浪费及经济损失大约在4000亿-5000亿元,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政府决策失误往往会导致自然资源和经济资源的巨大破坏和浪费,而且由于政府决策的特殊性,很多决策失误的后果不仅是经济性的,而且是社会性的。比如先污染后治理发展思路导致的生态环境恶化;政令不一,朝令夕改导致的政府信用缺失等等,而我们对于决策失误的社会性代价方面并没有给予重视。另外,众多重大的决策失误,时候却往往很难找到真正的责任人。由此我们不得不产生疑问,为什么在我国的重大决策失误如此频繁?在面对如此巨大的资源浪费,导致众多无法弥补的社会和环境的后果,为什么却找不到导致决策失误的人,无法追究决策失误的责任?一、我国政府决策责任机制的问题分析在现代政府理念中,政府权力和责任是同时存在的,这不仅是现代民主价值的表现,而且还是法治精神的体现。所以针对政府决策权力的实施,应该相应的建立政府决策责任机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4年12期
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论决策终身负责制的合理构造——基于行政法学视角的观察与思考

“终身负责制”曾是建筑工程领域确保工程质量、履行商业承诺的一种有效追责制度。现代政治中,“终身负责制”被引入到公务领域。行政决策领域实行终身负责,必将有助于对行政决策权的监督和制约,进一步强化“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受追究”的责任政府理念,无疑是对决策失误纠错和责任追究制度的探索和创新。然而,此种决策责任的终身制究竟有着怎样的法理依据?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与这个特定制度的关系是怎样的?制度的实行对整个行政体制改革有何意义?这些问题应当在理论上得到解释和说明。基于研究之旨趣,笔者尝试在行政法学的视野下对这些问题展开思考。行政决策责任终身制的现实观察在责任政府的理念中,行政决策作为一种重要的权力活动,必须承担其应有的政治责任、法律责任以及道义责任。也就是说,行政决策失误必须追责,应是民主政治的题中应有之义。在我国,长期以来,由于行政决策被屏蔽在依法行政的视野以外,对于行政决策失误责任追究问题认识十分模糊,以致很长一段时间依法决策...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风险态度、决策责任与项目完成度对承诺升级的影响

小到个人的吃穿住行,大到国家政策,都需要做出决策,随着决策心理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发现,我们所作出的决定并不完全是理性的,有很多是非理性的决定,承诺升级便是其中之一。承诺升级是指在前期决策得到负面反馈的情况下,决策者仍继续决定投资该项目的现象。自1976年Staw提出承诺升级这一概念以来,国内外的学者已经对承诺升级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希望探探寻导致该现象的原因。本实验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研究风险态度、决策责任与项目完成度如何影响决策者承诺升级行为。实验采用2(风险态度:风险规避,风险寻求)×3(项目完成度:80%、50%、20%)×2(决策责任:有决策责任、无决策责任)的实验设计。自变量为风险态度、项目完成度和决策责任,其中项目完成度是被试内因素,风险态度与决策责任是被试间因素。被试的任务是面对决策两难情境在不同的项目完成度和决策责任条件下,选择继续投资该项目的可能性。因变量为被试在0到10之间选择的继续投资该项目的可能性,...  (本文共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学术探索》2018年04期
学术探索

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的困境

我国各级政府在决策中均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决策失误现象,“决策失误是当今中国政府管理中最大失误”。[1]作为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社会风险和维护公共利益的政府治理工具,公共决策的失误却也“可能导致社会性后果,而这种后果反过来又可能触发一系列问题和一连串风险”,[2]不仅导致严重的经济损失和资源浪费,同时也将逐渐引发政府的信任危机。对于重大决策而言,决策失误的后果更是如此。长期以来,我国对重大决策失误的责任追究一直缺乏应有的重视,理论研究中有效知识的积累和实践活动中积极行动的展开都不够充分。没有形成严格责任的决策生态,缺少决策责任风险的压力,重大决策中无人承担责任就成为普遍现象。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对重大行政决策实行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和责任倒查机制。这表明,党和政府已经开始了改变对重大决策责任追究不够这种状况的努力。以重大决策责任的“终身性”,强化政府决策的责任态度和行为,促进政府谨慎决策,这对于减少重大决策失误,避免重大决策损失,具有...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胜利油田党校学报》2015年02期
胜利油田党校学报

重大行政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健全依法决策机制,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对决策严重失误或者依法应该及时做出决策但久拖不决造成重大损失、恶劣影响的,严格追究行政首长、负有责任的其他领导人员和相关责任人员的法律责任。其中,建立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是对决策责任追究的深化和延续,能够推进并完善决策责任追究制度,这既是法治政府建设的一项基本要求,也是责任政府建设的必然选择。作为一种理想的责任追究制度,重大行政决策终身责任追究符合民主政治“权自民授、主权在民、权责一致”的要求,同时也因契合了当下决策权力集中与决策轻率浮躁的现实而具有某种程度的历史合理性和现实针对性,但是,在依法治国成为党和国家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的背景下,如何在法治的框架内依法建立这样一项理想的新制度却是值得深思的问题。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一样,“在推进法治国家的进程中,必须在法治的范畴下对‘终身责任’作出合理的阐释和界定,唯有如此,决策责任终身制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