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生态环境经济核算模型

随着社会经济向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转变,资源、环境与经济之间的协调发展日益引起人们的重视,进行环境经济核算已成为最紧迫的现实问题.从20世纪70年代初,环境核算得到了迅速发展,相继出现了许多框架和指针体系[1~4],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联合国1993年发布的“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体系(systemof integrated environmental and econom ic accounting,SEEA)”[5].SEEA代表了目前经济核算和环境核算一体化的最高水平,但其本身仅仅是一个框架,无法实际应用.本文中通过分析现行国民经济核算的不足以及传统环境经济核算的局限性[6],建立了基于SEEA的生态环境经济核算模型.1模型的建立1.1资产的扩展目前,环境核算在我国还处于尝试阶段,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只有自然资源实物量核算表.传统SNA(system of natural accounting)的资产只包含生产资产,这里把资产的概念...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宁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6年03期
宁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重庆市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研究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只要破坏的速度不及建设的速度生态环境的价值就不会减少,这种观念没有走出仅仅把生态环境视为一种经济资源的误区,导致生态建设成果作为经济资源时价值增加,而绝大部分的生态价值也流失了.重庆市目前种植了各种人工林、人工草场,建设了许多自然保护区和生态公园,森林覆盖率较20世纪80年代初增加了12.8%,但其生态结构趋于单一,生态服务功能持续下降,生态系统更不稳定,生态环境更加脆弱,生物多样性锐减,自然灾害不断加剧.1999—2000年重庆市自然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99.41亿元,严重制约了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因此,本文试图对重庆市生态环境进行环境经济分析.近年来,环境核算发展迅速,相继出现了许多框架和指针体系[1-4],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联合国1993年发布的“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体系(System of Integrated Environmental and EconomicAccounting,SEEA)...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京林业大学
南京林业大学

江苏省生态环境的经济核算研究

贯彻和落实科学发展观,迫切要求加强生态环境的经济核算研究。当前应同时加强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理论研究和实践应用研究。应充分运用深层生态学思想、可持续发展理论、环境经济学理论等,在分析市场经济体制条件下生态环境再生产特点的基础上,构建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理论体系。生态环境因素纳入国民经济核算的基本方式包括纳入GDP核算、纳入国民财富核算、纳入国民资产负债核算和纳入投入产出核算。生态环境的经济核算方法主要包括实物量核算和价值量核算。实物量核算可设计自然资源实物量核算表和环境资源实物量核算表。价值量核算的基础是资源环境估价方法的选用问题,在此基础上可分别设计土地资源、森林资源、矿产资源、水资源和环境资源价值量核算账户。对生态环境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模式,主要是增设“自然资源净值”和“生态环境福利”两个指标,用以反映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流量和调整国民经济循环账户中的相关项目。同时,利用扩展化的国民经济循环矩阵技术,我们建立了生态环境经济核算循...  (本文共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生态经济》2009年05期
生态经济

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的系统动力学模型研究

1问题的提出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又称绿色GDP核算,就是从现行的GDP统计结果中,扣除由于环境污染,自然资源退化,教育低下,消费浪费,管理不善等因素引起的经济损失成本。与通常的GDP相比,绿色GDP可理解为“真实GDP”。它不但反映了经济增长的数量,同时也反映了质量,能更为科学地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真实发展状况,因此,在国际社会受到了普遍的重视。国际和国内都对绿色GDP核算开展了广泛的研究和探索[1~7]。然而,绿色GDP核算仍然存在着以下的一些主要问题[8]:一是到目前为止,绿色GDP核算一般还是局部的,尚没有国家能够计算出一个全面的绿色GDP[9];二是在体制与制度方面,现行的资源环境统计制度还不完善,绿色GDP核算方法和标准还没有统一规范[10];三是在绿色GDP核算的统计过程中涉及环境、农业、林业、能源、矿产、城建、民政等多个部门,协调困难,有重复和漏算现象[11];四是环境外部损失在现有经济核算体系之外,简单地从GDP...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苏科技信息》2009年02期
江苏科技信息

我国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的研究与实践

生态环境经济核算既是理论,又是实践。只有理论与实践的紧密结合、相互促进,才能不断推动其向前发展。1.我国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研究现状中国开展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1]。1988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美国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下,开展了“自然资源核算及其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课题研究[2]。1992年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召开后,我国政府于1994年正式批准《中国21世纪议程》,强调要建立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体系。之后,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组织开展了一系列课题研究:①完成了“中国典型生态区生态破坏经济损失及其计算方法”的研究,该研究应用了生态定位站的长期观测数据,结合了一些实地调查资料;②与世界银行合作,采用世界银行“真实储蓄率”的概念,开展了真实储蓄率的核算,并在山东烟台和福建三明两市进行了试点[3];③2000年开始,与世界银行合作,开展了中国环境污染损失评估方法研究;④2003年开始,与国家信息中心合作,开展了建立国家中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全球科技经济瞭望》2009年01期
全球科技经济瞭望

国外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研究与实践

生态环境经济核算既是理论,又是实践。本文回顾国外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理论研究和实践情况,使人们从中了解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理论和方法在国外实践运用中取得的成绩、难点和存在的问题。一、国外生态环境经济核算理论研究进展1%2年,美国海洋学家蕾切尔·卡逊的名著《寂静的春天》[l]引起了人们对环境问题的争论和关注,拉开了现代环境运动的序幕。此后,联合国、世界各国政府、著名国际研究机构和著名科学家都试图进行构建环境经济核算体系的研究。(一)国外学者研究情况1971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首次提出了“生态需求指标”(ERI),试图利用该指标定量测算反映经济增长与资源环境压力之间的对应关系。20世纪70年代,托宾(James Tobin)和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致力于闲暇时间减少、城市化、资源耗减、污染增长等对生活造成负面影响方面的研究,强调应将污染等经济行为所产生的社会成本从GDP中扣除,从而提出了净经济福利指标(Net Eeon...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