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生态环境经济核算模型

随着社会经济向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转变,资源、环境与经济之间的协调发展日益引起人们的重视,进行环境经济核算已成为最紧迫的现实问题.从20世纪70年代初,环境核算得到了迅速发展,相继出现了许多框架和指针体系[1~4],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联合国1993年发布的“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体系(systemof integrated environmental and econom ic accounting,SEEA)”[5].SEEA代表了目前经济核算和环境核算一体化的最高水平,但其本身仅仅是一个框架,无法实际应用.本文中通过分析现行国民经济核算的不足以及传统环境经济核算的局限性[6],建立了基于SEEA的生态环境经济核算模型.1模型的建立1.1资产的扩展目前,环境核算在我国还处于尝试阶段,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只有自然资源实物量核算表.传统SNA(system of natural accounting)的资产只包含生产资产,这里把资产的概念...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地质大学
中国地质大学

生态脆弱区矿业EEES耦合协同发展研究

中国改革开放30年间,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然而工业化的快速发展给了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挑战。目前,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工厂”。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不断加快,我国经济得到迅猛发展。据统计,从1978年-2004年期间,我国的工业增加值增速保持在11.5%左右,高于同期我国GDP2个百分点。中国在2008年就成为钢铁、煤炭、水泥、化肥以及电视机等行业的头号输出国。从工业革命以来,矿业一直作为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充分的证据表明,采用现代矿业立法和提供有利环境的国家能够吸引矿业勘探和生产投资。这反过来又有助于增加国家和地区税收、出口收入、就业机会,有利于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东道国技术引进。2012年我国石油勘查新增探明储量15亿吨,天然气9610亿立方米,煤炭616亿吨、铁矿40亿吨、铜矿431万吨、金矿917吨、钾盐1461吨。新增大中型矿产地共119处,其中大型矿产地23处,中型矿产地96处,主要分布在...  (本文共1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统计研究》1996年02期
统计研究

关于进一步完善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若干设想——基本分类的补充和调整

关于进一步完善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若干设想——基本分类的补充和调整许宪春ABSTRACTThepaper,basedonanalysisofdiferenceofbasicclassificationoftwosystem,theargumentsdiscussedin(thediferencebetweenthenewSNAandSNAin1993),andtakingintoaccountthepracticalconditionofsocialistmarketeconomyaswelasrequirementofmacro-economicmanagement,putforwardsomenewideastoadjustsomebasicclassificationsofnewSNA.一、机构部门分类中国新体系将我国国民经济总体划分为四个机构部门,即非金融企业部门、金融企业部门、住户部门和政府部门。这里就其中一些机构部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统计与决策》2005年01期
统计与决策

1993年SNA需要修订的主要内容

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有必要对1993年sNA进行连续修订,以确保核算规则满足需要。因此,自1993年SNA颁布以来一直在进行不断修订。但是,要确保国民经济账户体系的完整性和一致性,在对SNA进行修订时应该具有前瞻性和综合性。 本文将简要介绍1993年sNA的修订过程以及需要更新的主要内容。由于许多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讨论,本文只提出问题而没有展开讨论。 二、1993年SNA的修订过程 (一)对1993年SNA进行修订应注意的问题 1.1993年sNA的基本核算原则不能修订,也不应进行全方位修订,否则会阻碍sNA的实施进程,因为在许多国家都还没有完全实施SNAo 2.需要修订的核算规则必须是为了适应新的经济环境中出现的新问题而提出来的。 3.需要修订的核算规则必须是使用者广泛要求修订的问题。 4.1993年sNA之前提出讨论并被否决的一些老问题,在新的经济环境下要么因为其经济意义比较显著,要么因为核算方法取得了很大进展而需要重新讨论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统计》1995年03期
浙江统计

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发展史上的又一新阶段

1993年版“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中译本即将由中国统计出版社出版。这是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统计委员会第27届会议(ig93年2月22日至3月3日在纽约召开)上通过,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1993年7月12日决议中建议成员国作为各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国际标准的版本翻译的。这是继1953年、1968年之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发展史上又一新阶段。1968年版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曾被国际上称为“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那么,1993年版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可以称为“最新国民经济核算体系”。1993年版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成功地保留了以前核算体系中的长处,同时又适应国际经济形势发展的需要,进行了重大修订和充实,并和国际其他统计更加趋于协调。1993年版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对1968年版无论在术语、定义、核算原则和计算方法等方面进行了众多澄清、更新和协调(详见该书附件一)。现择其重大修订内容简要介绍如下;一、结构上的更新。1993年版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共2...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统计研究》2004年07期
统计研究

SNA框架内的GDP和EDP核算疑难问题辨析

一、问题的由来对于国民经济核算中的核心指标GDP所存在的种种不足,人们已经谈论得很多了。而有关可持续发展统计、环境经济综合核算以及相应的EDP、广义国民财富核算的话题也曾经风靡一时。近年来,杨缅昆教授锲而不舍地围绕有关EDP的核算问题进行了多视角的探讨,从其已发表的系列论文看,意在明辨现行GDP核算和EDP核算中仍然存在的问题及其成因,并依据福利经济学的基本理论重新构建环境经济综合核算以及EDP核算的基础和框架,这些有益探索获得了众多经济和核算界同仁的关注,并引起了不同观点的争鸣和交锋。作为经济统计和核算理论工作者,自然不能等闲视之。其中一个有关“农夫”的核算案例看似简单,却饶有兴味,而且构成了争辩的焦点。让我们就由此入手吧。最初的例子是这样的:假设某农夫拥有一片树林,其资源价值估算为2 0 0单位。他将全部树林砍掉用于建造若干幢木房,同时支付了5 0单位的人工费(杨缅昆[3])。这里假定了:农夫的生产活动只限于砍伐树林和建造房...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统计研究》2006年04期
统计研究

关于矿藏勘探问题——1993SNA修订问题研究系列之二

*研究小组组长:许宪春,成员:赵红,王益,陈杰,吕峰,王绍辉,汤魏巍;本文执笔:王益。根据1993年SNA的定义,矿藏勘探是指为了发现可能进行商业开采的矿物和燃料的新储量而进行的勘探活动。通过矿藏勘探,可以建立起矿产储量信息,使得探明的矿产储量可以用于未来的生产活动。在1993年SNA的修订过程中,针对矿藏勘探和矿产储量这两种不同的存量,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对于经济意义上可开采储量这种存量而言,矿藏勘探信息存量是否是独立其外;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已经发现的矿产资源的存量和矿藏勘探的信息存量都被作为资本来处理时,是否会产生重复计算问题。围绕上述问题,1993年SNA修订专家顾问小组(AEG)提出了处理意见,一些国际组织的专家以及45个国家的国民核算部门也参加了问题的讨论,针对AEG小组提出的处理意见,提出了各自的意见或建议。这些意见或建议,不仅仅局限于矿藏勘探和矿产储量是否存在重复计算的问题,还涉及到概念和分类的进一步界定、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