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儒家民族观的形成与发展

一、中国古代民族观的形成民族是一定社会发展阶段的历史产物,马克思主义认为,民族是在阶级社会形成时期,随着国家的建立而形成的。从氏族、部落解体到民族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国家形成之后,民族观及其国家的民族政策也随之产生。夏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初形成的国家,是中国奴隶主阶级建立和进行阶级统治的开端,它与此后的商周两朝,在历史上称为“三代”,是中国奴隶制国家的形成和发展时期。夏商周时期的政治形势,对于中国民族的形成和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夏商周三代的政治体制,促进了中国古代最初民族观的形成。夏商周三代实行的是以君主为核心的王权专制和以分封贵族为主的政体,建立了一套以中央为内服官,以地方为外服官的内外服官体系。王权专制和服官制度的实施,在客观上造成了以华夏族为中心的多民族国家的产生,在思想上形成了大一统观念和民族问题上的夷夏之别。夏商周王朝得以建立,凭借的是其强大的势力,其他弱小的部族不得不在夏商周面前俯首称臣。夏商周凭借自己...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儒家民族观的形成与发展

古代中国多民族、多文化的社会历史现实为酝酿最早的民族思想提供了重要的时代背景和社会基础。伴随着华夏族漫长而复杂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先秦时期复杂的族际关系、严峻的民族情势、多变的政治格局、动荡的社会局势、丰富的社会思想、繁荣的学术景象,无不相互交织、相互影响。置身于春秋战国时期严峻的夷夏情势之中,以孔子、孟子和荀子为代表的先秦儒家发表了一系列关于民族和民族问题的基本看法和主张,初步奠定了儒家民族观的理论基调。儒家民族观不仅是时代的产物,更是儒家思考民族问题的结果。儒家民族观的基本内容是由一系列相反相成的民族思想构成的一个整体。一方面,鉴于春秋战国时期“夷”犯“夏”的严酷形势,受中国早期夷夏观“夷夏有别”思想的深刻影响,先秦儒家强烈赞成明“华夷之辨”,主张“裔不谋夏,夷不乱华”。一旦出现夷狄“乱华”之事,儒家则义不容辞地高举“尊王攘夷”大旗,主张严“夷夏之防”。另一方面,将“夷夏之辨”思想落实到政治操作层面,先秦儒家又主张在“以文化论...  (本文共1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青岛大学
青岛大学

先秦儒家民族观研究

民族观是儒家思想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孔子、孟子、荀子的民族观是儒家民族观形成和发展的理论渊源和思想基础,其基本内容大致包括明夷夏之别、重礼乐文化、以夏变夷、因俗而治以及天下一统、四海一家等。虽然孔子、孟子、荀子所处的社会背景、个人经历和理论渊源各有不同,其民族观的具体内容也各有侧重,由于历史的局限,其思想中仍有重华轻夷等歧视少数民族的意味,但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而言,先秦儒家民族观的主流是趋向宽容开明、兼容并济与和谐一统的,其华夷对立的观念是逐渐趋于淡化的,对天下一统、四海一家的渴求则是逐渐趋于强烈的。先秦儒家民族观呈现了以华夏为正统、德化怀柔、兼容并包的总体特征,它对中国古代的政治统一、历代民族政策的制定、民族融合的深化以及中华民族的凝聚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5期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王朝中国“多元一体”与儒家的民族观——读李克建博士《儒家民族观的形成与发展》有感

当代中国作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执政党和政府为有效调节不同民族间社会关系,推动各民族团结有序地走向共同繁荣发展而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与此同时,在谋求社会现代化进程中,中国统一的多民族社会也面临着诸多的挑战,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仅需要借鉴全球各国的成功经验,更需要充分了解中国自身的历史与国情,找到中国现代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社会基础和观念约束。面对历史中国的“夷夏”之别转化为当代中国多民族共处的社会生活,作为后人自然也会追问王朝中国如何面对差异群体和多样性,中央王朝维系政治和社会生活有效运行之时,主要依据何种观念处置地居南北东西、文化差异巨大的群体在经济、政治、文化、人口迁移等等社会活动中的交往关系?其实,早在清末民初现代民族观登陆中国之初,时人就注意到了“五方之民”的历史资源,也正是在那样的历史时刻,西来的具有现代意义的“民族”紧身衣便在国家政治转型中被套在中国身上,由此成为开启中国国家政治转型之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年01期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儒家民族观对我国古代民族关系的影响及现代启示

我国很早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随着各民族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频繁接触,共同性因素逐渐增多,各民族的凝聚力不断加强,建立了血肉相连、唇齿相依、水乳交融、不可分离的民族关系,共同构建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共同缔造和发展了统一的多民族的伟大祖国,促进了中国历史的发展与进步。这是我国历史上民族关系的主流[1]。诚如费孝通先生所说:“纵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分分合合,纷争不断,但是从‘多元’走向‘一体’的大趋势是整个历史发展的主线。[”2]那么传统民族观尤其是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民族观的本质特征,并长期作为我国封建社会统治者制定民族政策所要借鉴的指导思想和处理民族关系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儒家民族观,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对我国古代民族关系的“主流”和历史发展的“主线”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对我们构建和谐民族关系有什么启示,都是值得思考和探究的问题。笔者尝试从儒家民族观入手,力求通过探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南民族职业学院学报》2011年04期
湖南民族职业学院学报

儒家民族观对当今民族认同的影响

研究传统民族观和民族思想的文献很多,其中关于马克思主义民族观的研究占很大比重。本文主要从儒家民族观的概念及发展演变阐释对当今民族观的影响以及如何提升民族凝聚力。学术界对民族观的概念的界定有很多种说法,施琳认为,民族观“属于世界观的一部分,指的是人们对于民族和民族问题最基本的看法,以及在这种基本看法的指导下,人们是采取何种纲领和政策来处理具体的民族问题的。因此,民族观是一个非常重要与基础性的理论范畴。”[1]罗树杰认为:“人们在认识民族和民族问题,以及处理和解决民族问题的过程中,就形成了自己的民族观。也就是说,民族观是世界观在民族和民族问题上的表现和反映。”[2]赵建利认为,民族观是人们对民族现象的根本认识和基本观点,包括对“民族”这个人类共同体的内在规定性的认识、对民族过程的理解和预设、对民族关系的看法以及由此所决定的对待和处理民族问题的基本态度等等。陈琳国则认为,无论是政治家、思想家的议论,或是史学家的评述,都贯穿着某种民族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