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信息主体、学赋人权与终身学习

人权的形态和观念与最高境界人权是什么 ?人权是谁或什么以怎样的方式赋予人的 ?神赋人权论者神秘兮兮地把人权说成是神权 ,是图腾、神、上帝赋予给某些人的某种特权 ;天赋人权论者把人权当作是与生俱来或天道赋成的固有权利 ;商赋人权论者把人权等同于物权、财权和商权 ,是市场和商机给予的对财富的占有和支配权 ;法赋人权论者说人权就是法权 ,是人类理性和自然规律对人类主客观世界是非优劣的评判 ;制赋人权论者把人权看做制权 ,人权就是攫取行使权利的规则和文件 ;教赋人权论者则认为人权就是受教育权 ,就是接受或通过教育培养成所要求和期望的人的权利 ,① 等等。然而 ,从人类的最实质内涵来看 ,这些观点都还没有揭示出人权及其获得的实质。我们说 ,人权就是作为人类所具有的特定权利 ,就是能动而充分地创造、拥有、展示、获得和运用自身的本质力量———自我意识及相应的各种载体的权利 ,只有这样 ,人权才是真正体现了人类特有的普遍共性即人类本质的人类权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金融》2013年24期
中国金融

信息主体的权益保护

2013年3月15日《征信业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条例》尤其强调了对信息主体的权益保护。在此新形势下,作为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建设、运行和维护单位,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以下简称征信中心)也正在根据新形势的要求,不断加强信息主体权益保护工作。信息主体权益保护的国际经验从国际经验看,在征信活动中,个人享有知情权、同意权、重建信用记录权、异议权、救济权。这五项权利,构成了对信息主体全方位的保护。在信息主体权益保护的实践中,需要征信机构与数据报送机构和数据使用机构一道,共同履行在数据合法采集、使用、异议处理、保障信息准确与安全等方面的责任和义务。知情权,是指个人有权向征信机构了解征信系统和自己的信用状况。美国、英国、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和巴西等多数国家规定,信息主体在支付一定费用后,可获得其信用报告。但一般情况下,消费者一年中会获得一定免费查询的机会。例如,2011年1月,美国发布新规则,要求放贷机构承担向消费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办公室业务》1995年01期
办公室业务

信息主体写作中如何做好观点和材料的最佳融合

信息主体是信息主干内容部分,也是发挥主题、表达思想的实质性部分。主体部分写得如何,决定着信息的成败,因此写作中必须充分注意。信息主休写作的基本要求是主体部分的全部内涵等于信息题目的外延,即内容要集中,不蔓稀,要饱满,一不遗不缺。达到这条要求,主要取决于观点和材料的最佳融合。信息主体部分的观点要明确,提倡什么、反对什么、说明什么,都得具备鲜明性、针对性、突出性,让人一看就明白。光有观点不行,在此基础上还必须有立足的材料来说明和证明。观点和材料最佳程度的融合,关键之处就是精心安排、合理运用好信息材料。 其一,选取的事例或依据,要有典型性,有普遍代表意义。唯有如此,才能使信息有很强的说服力。如在《干部职工赌博现象严重》一文中,作者在写出干部职工参加赌博的基本情况之后,接着就写“今年三月,麻阳县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又K参加赌博被当场抓获”。这个例子举得很好,虽用语不多,但份量极足,通过它信息阅读者就会感到赌风之盛,确实到了触目惊心、非刹不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四川行政学院学报

论个人信息处理正当性的特殊依据——以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为视角

20世纪70年代以来,几乎世界各国的个人信息保护立法都将知情同意原则作为个人信息处理正当性的首要来源。但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数据的总量不断增加。“人类存储信息量的增长速度比世界经济的增长速度快4倍,而计算机数据处理能力的增长速度则比世界经济的增长速度快9倍。”[1]面对如此庞大复杂的数据总量,若在所有个人信息处理中都恪守知情同意原则,对于数据经济和个人信息保护而言,这既不经济,更无法保障个人信息权。正如欧盟第二十九条个人资料保护工作组所指出的:“同意并非总是使信息处理合法化的主要或最可取的依据,当其被加以扩张或限制以适用于本来不适用的情况时,构成有效同意的要素可能不复存在,因而可能对当事人构成重大损害,实务上亦削弱了当事人的地位。”[2]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在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许多国家制定或修改个人信息保护法时都基于某些情形的特殊性,相应地增加了个人信息收集、处理、传输和利用正当性的特殊依据,我国学界也将其称之为知情同意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征信》2017年10期
征信

建立征信信息主体权益保护与信息安全联动机制的实践和思考

2013年5月,《征信业管理条例》正式颁布,《征信业管理条例》从知情权、异议权、纠错权三个方面对征信信息主体的权益保护做出了严格规定,并要求征信机构应当按照国务院征信业监督管理部门的规定,多方面、多角度强化措施,保障征信信息安全。中国人民银行武威市中心支行(以下简称“人行武威市中支”)从基层央行履职的实践出发,探索建立征信信息主体权益保护与信息安全联动机制,不断推动工作的制度化和规范化,提升工作效率。一、对联动工作的实践(一)正确认识,树立一个目标征信信息主体权益与信息安全联动机制需要由征信监管者、从业者、信息主体以及相关的法规制度相互作用而形成。人行武威市中支通过多年实践证明,信息主体权益保护工作的根源在于信息安全的防控。信息安全既包括信息保密性的内容,也包括对信息准确性的要求,信息的保密性、准确性分别与信息主体的隐私权、知情权等权益密切相关。作为征信业的监管者,只有不断加强对征信从业者信息安全的监管,才能切实保障信息主体权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征信》2017年10期
《征信》2017年04期
征信

借鉴美国信用修复经验 建立并规范我国信用修复市场发展

一、美国信用修复行业发展的经验(一)美国信用修复行业沿革美国1971年实施《公平信用报告法》,消费者每年可从全国性征信机构免费获取信用报告,民众愈发重视自身信用状况,普遍希望提高自身的信用价值,20世纪80年代起,出现了信用修复机构。据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官网1998年报道显示[1],此时的信用修复机构大多以不当牟利为目的,先收费后服务,承诺消除信用报告中的一切不良信息(包括合法的负面信息),使用虚假社会安全号码更换信用身份,消费者因此被诈骗了数百万美元,由此引发美国社会各界对信用修复市场发展前景的忧虑。加州公共利益研究小组(CALPIRG)关于信用报告准确性的研究报告(1995年)[2]显示,29%的信用报告有严重错误,41%的信用报告中消费者的个人身份信息有误。在此背景下,1996年美国颁布《信用修复机构法》,监管部门组织联合执法队伍打击涉嫌违反该法寻求预付款和歪曲服务的31家虚假信用修复机构,对社会公众进行正面的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征信》2017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