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信息主体、学赋人权与终身学习

人权的形态和观念与最高境界人权是什么 ?人权是谁或什么以怎样的方式赋予人的 ?神赋人权论者神秘兮兮地把人权说成是神权 ,是图腾、神、上帝赋予给某些人的某种特权 ;天赋人权论者把人权当作是与生俱来或天道赋成的固有权利 ;商赋人权论者把人权等同于物权、财权和商权 ,是市场和商机给予的对财富的占有和支配权 ;法赋人权论者说人权就是法权 ,是人类理性和自然规律对人类主客观世界是非优劣的评判 ;制赋人权论者把人权看做制权 ,人权就是攫取行使权利的规则和文件 ;教赋人权论者则认为人权就是受教育权 ,就是接受或通过教育培养成所要求和期望的人的权利 ,① 等等。然而 ,从人类的最实质内涵来看 ,这些观点都还没有揭示出人权及其获得的实质。我们说 ,人权就是作为人类所具有的特定权利 ,就是能动而充分地创造、拥有、展示、获得和运用自身的本质力量———自我意识及相应的各种载体的权利 ,只有这样 ,人权才是真正体现了人类特有的普遍共性即人类本质的人类权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1970年20期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信息人”与信息资源开发利用

“信息人”与信息资源开发利用肖希明(武汉大学图书情报学院)摘要文章论述了“信息人”在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中的作用,分析了我国国民信息素质对信息资源开发利用的影响。作者认为,提高国民信息素质的关键在于发展教育和变革传统观念。关键词信息人信息资源开发利用当今,对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关联着一个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然而,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仍然受到各种社会因素及技术因素的影响,而在诸方面的影响因素中,人的素质是最根本、最关键的因素。本文将就人的信息素质与信息资源开发利用的关系问题作些探讨。1“信息人”及其在信息资源开发中的作用美国情报学家F.W.兰开斯特认为,在信息社会中起主导作用的是具有一定文化知识水平的人——信息人。国内也有学者提出“信息人”这一概念。显然,“信息人”并不是对从事某一职业的人的称谓。有人认为,所谓“信息人”,是指“在现代信息环境和信息时代中,人逐渐地形成了一些共同性的信息行为和信息心理并且构成了的重要的后天性特征”①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情报杂志》2004年12期
情报杂志

基于“信息人”与“经济人”的经济信息分析新探

21世纪 ,经济、信息的全球化趋势 ,使经济活动中的信息分析成为竞争的必备因素 ,成为每一项经济决策的前提。但由于不同领域、不同目的对经济信息分析认识上的分歧 ,使经济信息难以在理论上创新 ,在实践中突破。要进行深入研究 ,首先要对其概念作出符合时代要求的新界定 ,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其新特征。1 经济信息界定  1.1 内生论 认为经济信息“是对经济运动变化发展状况、特征、本质的最新反映 ,是经济运动联系的客观表征[1 ] ” ;“是对经济运动及其属性的一种客观描述 ,是经济运动中各种发展变化和特征的真实反映[2 ] ” ;“是反映社会经济活动特征及其发展变化的各种数据、消息、情报、资料等统称。它泛指一切经济活动发出的有关发展态势[3] ”。 1.2 外生论 认为经济信息“是反映社会经济活动并为经济活动服务的信息”[4 ] ;“就是那些与工农业生产、交通运输、财经贸易、市场行情等一系列经济活动有关的各种信息和情报[5] 。” 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共太原市委党校学报》2017年06期
中共太原市委党校学报

试论信息主体的信息素养

信息素养是信息主体利用信息的意识和能力,也反映信息主体面对信息的心理状态以及面对信息的行为规范。信息社会,具备良好的信息素养是一般信息主体必须具备的重要特征和基本要求。信息素养包括信息意识的素养、信息能力的素养、信息道德的素养和信息交流的素养。一、信息意识的素养信息意识是信息主体信息素养的前提。信息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奈斯比特说,我们现在大量生产信息,就像我们过去大量生产汽车一样,信息社会是以信息、知识、科技占主导的社会。在信息社会,新概念不断涌现、新事物不断呈现、新价值不断创造。并且随着知识经济的发展,知识将成为社会的战略资源,成为社会生产力、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创新成为社会发展的不竭动力。所以,信息主体要充分认识信息的重要价值,必须树立信息意识。否则,对信息视若无睹,没有信息观念,不可能当好信息社会的主角,甚至在社会竞争中可能会被淘汰。信息主体的信息意识素养表现如下:一要善于进行信息捕捉。信息在不断地更新,信息主体要善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金融家》2017年02期
当代金融家

征信视角下如何保护信息主体权益

在目前《征信业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颁布实施、互联网和大数据等信息技术蓬勃发展的背景下,征信业发展与信息主体权益保护存在诸多新的问题,需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存在的问题体制层面征信监管部门“一身两职”,处于既要推进征信业发展又要保护信息主体权益的两难境地。《条例》明确了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履行监督管理征信业的法律地位,促进征信业的发展责无旁贷。同时,《条例》还规定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由专业运行机构建设、运行和维护,并明确了该运行机构的业务规则、法律责任和人民银行的监督管理职责,其核心目的就是保障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的稳定运行,确保信息安全,维护信息主体权益。在实践中,尽管在人民银行总行层面,征信管理局与征信中心实现了机构、人员、工作职能的分离,但在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层面,征信管理部门与征信分中心实际并未分离,即同一机构的相同人员既要承担管理征信业、促进征信市场发展的责任,又要承担建设征信系统、维护信息主体权益的义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情报理论与实践》2014年01期
情报理论与实践

征信视角下个人信用信息采集和使用的法律控制——基于信息主体同意权的比较法分析

信用经济时代,个人信用信息被视为个人的第二身份证,是个人进行交易的信用凭证[1]。同时,个人信用信息被滥用也可能给信息主体造成严重威胁。从根本上说,任何一个掌握消费者个人信用信息的主体都有可能侵犯到消费者的权利[2],尤其是消费者的信息隐私权。征信业的发展与个人隐私保护之间更是天然地存在着价值冲突,即使在以信息自由流动为价值追求的美国,有关机构的调查数据也显示,80%的美国人认为(征信机构)出售他们的个人金融资料是对他们隐私权的侵犯[3]。信息主体同意权作为个人信用信息采集和使用的一种法律控制手段,赋予信息主体对其个人信用信息一定程度的控制权,从而缓和了征信业对信息主体隐私权的威胁。所谓信息主体同意权是指信息主体决定其个人信用信息是否被采集、处理和使用的权利。在立法层面上,各国征信立法对信息主体同意权的态度千差万别甚至截然相反,我国的地方征信立法和行业征信立法也曾长期如此。2012年国务院颁布了《征信业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