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哲学研究与科学常识—对唯物辩证法与系统论关系问题讨论的一些看法

据我们所知,国外的大多数哲学家对自然科学都有相当深入的研究或造诣。马克思、恩格斯就是典范。一本数学手稿,一部自然辩证法,就足以说明马克思恩格斯当时已进入了自然科学的前沿阵地。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写出了划时代的不朽巨著,留给后人去学习研究.并使后人不断受益。我们的哲学工作者,切不要忘记这一重要的史事。在本文中,找们想就陈铁民同志发表在{哲学研究》(1994年第7期)上的文章谈点看法(以下凡引陈铁民同志在该刊物上的文章论点,只注明页数),仅供讨论时参考。通读陈铁民同志的文章,发现他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尽力把乌杰同志定义的“差异”说成是“外在差异”;二是试图把系统辩证论的规律降级为系统科学的规律,而不是哲学现律。事实上,他的努力是不成功的。我们不想另外找例子或证据,就他文章本身的例据就可证明他写这篇文章是很仓促的甚至是很不确切的。陈铁民同志说,“在辩证法看来.从自然科学物质结构角度所定义的差异,只能揭示其外在关系,因而是外在的、非本质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探索》1940年10期
理论探索

运用唯物辩证法观点 搞好改革和建设实践

运用唯物辩证法观点 搞好改革和建设实践崔自铎,柴尚全在我国当前经济建设和改革实践中,矛盾和困惑还大量存在着。需要我们着手解决。要解决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所出现的矛盾和困惑,不仅需要我们学习和掌握党的各项方针。政策,而且还需要我们在实践中学习和掌握唯物辩证法,运用唯物辩证法观点,来解决面临的各种矛盾和困惑,不断地把改革和建设推向前进。学习和运用唯物辩证法,重点是学习和运用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中所体现的唯物辩证法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因为邓小平的思想理论体现了唯物辩证法的思想光辉。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的若个方面内容,无论是在“道路和阶段”还是在“任务和动力”、“条件和步骤”方面,都渗透和贯穿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唯物辩证观点。邓小平关于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关于判断各方面工作是非得失的生产力标;关于实现现代化三步走战略:关于“一国两制”;关于“两手抓”;关于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通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1940年10期
南通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

学习唯物辩证法 掌握两点论

学习唯物辩证法掌握两点论金家骅唯物辩证法是工人阶级唯一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和全部理论的哲学基础。党的十四大及十四大以后,江泽民同志曾多次强调要学习和掌握唯物辩证法,指出:“对于领导干部来说,要做好工作,学习和掌握唯物辩证法十分重要。”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崭新事业中,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的哲学理论水平如何,唯物辩证法素养如何,关系国家的发展、民族的振兴,关系党的事业的兴盛。唯物辩证法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它具有严密而完备的科学体系,包括一系列基本规律、基本原理、基本观点和方法。本文结合改革和建设的实际,侧重于讨论如何完整准确地理解和运用唯物辩证法的两点论、力戒和克服形而上学的一点论这样一个问题。1.学习唯物辩证法,就是学会按事物的矛盾本性辩证思维;照唯物辩证法办事,主要就是照矛盾法则即对立统一规律办事。矛盾法则是唯物辩证法的根本法则,对立统一观点是唯物辩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财会月刊》1994年09期
财会月刊

运用唯物辩证法加强个体税收征管

在新税制实施的初始阶段,如何运用唯物辩证法,审视集贸个体税收征管工作中存在的诸种矛盾,实现税收与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笔者试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一些探讨: 1.坚特矛后伦观点,正确处理悦收征管与个体户纳悦意识淡薄的矛质. 在集贸个体税收征管工作中,矛盾是普遍存在的。面对矛盾,我们要分清主次,抓住主要矛盾,对症下药,解决间题.有一次某专管员在征收肉食个体户营业税时,发现一些个体户抵触情绪较大。面对这一反常情况,该专管员没有简单地强制征管,而是找到另一些个体户从侧面了解情况。获悉是由于税务部门刚刚将税负上调了一部分,加上税法宜传不够,使一些个体户想不通。他们认为,“工商部门给我们提供了经营场所和相应的服务,交摊位费和管理费是应该的,而税务局又没有给我们提供什么服务,为什么还要加税了”因此想不通。面对这一矛盾,该专管员耐心地向每一位摊主宜传税法,强调了抗税不交的后果,最后在市场有关人员的协助下,较为顺利地调增了税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5年05期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系统方法论和唯物辩证法

近几十年来,系统概念和系统方法广为流行,人们发现它和唯物辩证法颇为相似,并为此展开了争论。有的认为,系统方法沦就是唯物辩证法,不仅能包容唯物辩证法的原则,而且还胜于唯物辩证法;有的侧认为,唯物辩证法仍然是迄今为止最根本的科学方法论体系,它不仅不应和系统方法论相提并论,而且还能吸收和概括系统方法论的新成果,用它来丰富和充实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的内容。我们完全同意后一种观点。 一、系统方法论的历史和原则 系统观念的萌芽在人类认识历史上早就产生了。中国古代的阴阳五行说就把宇宙万物看作阴阳两种互相对立的势力和水、火、金、木、土五种物质要素“相生相克”,即互相联系、互相作用的结果。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则更明确地提出“整体大于部分的总和”的思想,说明整体是各个部分有机联系着的统一体,而不是部分的机械堆积。这些都是系统观念的萌芽。所以系统观念作为一个哲学范畴,是哲学和自然科学长期发展的结果。随着物理学、数学、化学、天文学、生物学和社会历史学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贵州财经学院学报》1940年10期
贵州财经学院学报

唯物辩证法发展观的新发展

唯物辩证法发展观的新发展计光礼《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中,小平关于“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等一系列论述,是对唯物辩证法发展观的新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组成部分。唯物辩证法认为,任何事物内部都包含着矛盾,矛盾是事物发展的源泉和动力。人类社会内部的矛盾,社会的基本矛盾,即生产地和生产关系之问、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是社会发展的根不动力。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还是不是社会内部的矛盾、社会基本矛盾推动的呢?这个重大的辩证法和历史唯物论问题,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在较长的时间里,是没有得到解决的。斯大林在晚年,没有彻底坚持唯物辩证法,否认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矛盾。曾在一段时间里,错误地认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完全一致,没有矛盾了,否认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动力。他把人民群众道义上、政治上的完全一致,当作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这就从理论上陷入了形而上学,仅管斯大林后来在他的《苏联社会主义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