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系统科学方法与系统思维方式

一信息方法是美国物理学家申农在本世纪上半叶本世tptoAIHWI,Idettathrtheth。。。。。创立“信息论”时,为现代科学提供的一种科学认识平江纪四卞牛代以米·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一l、—一W—。。,,,。。相继彦市井故孰扫本-官们所坦肚的大_世水_。方法。所谓信息方法,就是把研究客体视为信息的获和技术面貌的大改观。取、存b转换、处理、反锚而实现其目的性运动的过首先是系统方法的形成。系统方法的适应对象程,以此达到对复杂系统运动过程的规律性认识。是系统,作为-种普遍适用的科学方法是由于贝塔从上述系统方法、控制方法和信息方法的内容朗菲一般系统论的创立为现代科学所提供的~种认和特征看,。者密切联系。控制论和信息论研究特殊识工具。系统论方法把客体看作是由若干相互联系的系统或系统的特殊性质与功能。因此,控制方法和相互作用的要素构成的系统,从系统整体考察其内信息方法的应用都以系统论为前提。在同样的意义部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系统科学方法与思维方式的变革

系统科学方法的产生是人类认识发展的产物。它突破了以往的只侧重分析的机械方法的栏栅,指导人们从整体上来进行思维,探索科学技术发展的新思路。由于其普遍性、概括性和抽象性程度都很高,系统科学方法一经产生便广泛地应用于自然科学、技术科学、社会科学、环境科学、医学、管理科学、军事科学等多种领域;加强了各门边缘学科和综合性学科的发展,促进了科学与技术、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发展的整体化趋势;帮助人们打破了两种文化的界限,建立起统一的世界图景和文化图景。随着系统科学方法的形成和其在各个领域的广泛应用,人们借助于系统科学方法对客观事物的认识逐渐地由定性到定量,由个体到整体,由静态到动态,由线性到非线性。这大大提高了人们的认识能力,解决了自然科学以及社会科学等各个领域的很多问题,并逐渐导致人们观念上的更新,从而引起思维方式的变革,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正是由于系统科学方法对于思维方式的变革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对社会的发展以及人类的进步具有如此深远的影...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系统科学理论体系的重建及其哲学思考

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经典科学逐渐走入困境,系统科学的重要性日益增强,并凸显其价值。国内外对系统科学众说纷纭,内外研究之间信息流通不畅,无法相互融合、取长补短,促进整个系统科学的发展。系统科学作为一种新的学科范式猛烈的冲击着经典科学的诸多方面内容,但是对之进行系统的哲学思考相对匮乏。在该背景下,对国内外系统科学的内涵进行全面分析,以之为基础重建系统科学理论体系,并进行系统的哲学思考就显得尤为重要。本文以国内外系统科学内涵及理论体系的系统分析为基础,在融合中外合理性思想基础上,发展并重建系统科学理论体系,进而对该理论体系的合理性做具体论证。以对系统科学的探讨为基础,在范式理念下深入研究了系统科学的几个重要哲学问题:系统科学是否引发科学革命、系统科学的理论突破、世界观的转换和方法论内容的变革。为了从根本上全面领会系统科学的精髓,本文以“系统科学形成”的探讨引领全文。全文以系统科学相关文献综述为基础展开。对“系统科学的形成”从三个方面进...  (本文共2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

复杂性科学的方法论研究

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复杂性研究或复杂性科学,是系统科学发展的新阶段,也是当代科学发展的前沿之一。尽管目前它仍处于萌芽和形成阶段,但已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重视,已被有些科学家誉为“21世纪的科学”。复杂性科学之所以获得如此的盛誉,主要是因为它在科学方法论上的突破。复杂性科学的兴起在哲学上对传统的科学方法论(如还原论、整体论等)产生了重大冲击,其研究也采用了许多传统科学研究较少采用甚至被排斥的研究方法。复杂性科学方法论既是对传统科学方法论的重大挑战,也是对传统科学方法论的重要补充,并对复杂性科学自身的健康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复杂性科学的总体特征是它不能完全用还原论的方法进行研究,需要超越还原论,并在某种意义上是对整体论的复兴。然而,它也并非属于完全的整体论研究纲领,它同样需要超越整体论。因此,从科学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复杂性科学是对传统还原论和整体论的超越,要求在还原论和整体论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并要求在既发挥它们的长处又克服它们的...  (本文共2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交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成效导向系统工程方法与应用初探

目前,我国处于经济建设快速发展时期,正在进行史无前例、规模空前的工程建设,而系统工程并未随着工程建设大潮而蓬勃发展,未能完全满足工程时代的需要。本研究针对一直以来系统工程重“系统”轻“工程”的现象,从成效导向出发,力图在其工程性的一面有所增强。具体来讲,主要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1)对系统科学与系统工程进行“规律/规则”的界定基于科学、技术、工程“三元论”,对系统科学与系统工程进行明确划界,认为系统科学的本质是规律,而系统工程的本质是规则,二者有着不同的哲学预设、思维方式、内在要求及适用范围,从而确立了系统工程与系统科学相平行发展的地位,同时也为成效导向系统工程(Results-oriented Systems Engineering,ROSE)提供立论依据;(2)确立了ROSE方法论将ROSE界定为工程范畴,突出其工程性,推演出ROSE的四项基本原理,分别是成效性原理、精益性原理、集成性原理和实践性原理;从系统认知和系统实...  (本文共13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S1期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系统科学与现代管理

一、人类认识的新课题———组织性、复杂性、非线性目前 ,人类认识正处在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点上 ,科学技术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具有许多特点。同时由于社会进程、政治进程、文化进程与经济进程、技术进程和心理进程交织在一起 ,产生了许多出人意料的组织性、复杂性、非线性问题 ,它们不能纳入传统的概念理论框架 ;人类过去几千年来所积累起来的知识 ,不能满足解决人类所面临的新课题的需要。这就迫使当代科学家、思想家去探索解决此类问题的科学理论和科学方法 ,以及管理理论和方法。为了加深对组织性、复杂性、非线性问题的认识 ,我们可以从物质生产、社会生活、科学研究和科学管理四个方面来理解组织性、复杂性和非线性系统 ,进而抽象出该类事物的共同特征。1 .物质生产系统的组织性、复杂性、非线性2 .社会生活系统的组织性、复杂性、非线性。3 .科学研究对象的组织性、复杂性、非线性。4.科学管理对象的组织性、复杂性、非线性。5 .组织性、复杂性、非线性事物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