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复杂性与信息科学研究纲领

1  2 0世纪的科学研究纲领2 0世纪以前的科学崇尚“还原论”的科学纲领 ,这一纲领主张从构成事物的微观构件的性质的探讨中便可以透析出事物的本质 ;2 0世纪中叶以来兴起的系统科学强调了与“还原论”相悖的另一种“整体主义 (整体涌现论 )”的科学纲领 ;同样是 2 0世纪中叶以来兴起的包括控制论在内的信息科学 ,借用信息、程序、反馈、控制、网络、全息等概念 ,强调了一种通过信息普遍联系、调控和综合建构的信息科学纲领 ;2 0世纪下半叶以来兴起的耗散结构论、协同学、突变论、超循环理论以及广义进化理论等则强调了一种有序生成、维持和增长的自组织科学纲领 ;2 0世纪最后 2 0年来逐步引起关注的分形几何学、混沌理论、虚拟现实以及复杂系统研究理论等领域所培植起来的复杂性研究科学纲领则试图在一个更为综合的层面上将上述诸多研究纲领有机统一起来 ,以便能够说明我们所面对的这个复杂世界中的复杂事物。然而 ,2 0世纪中叶以来兴起的上述科学研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研究》2006年12期
自然辩证法研究

建构统一复杂信息系统理论的几个问题

1信息系统科学、复杂性理论研究的兴起20世纪中叶以来爆发了一场新的科学革命(第三次科学革命),这场科学革命涉及一系列学科领域的先后变革,并表现为一个持续推进和发展的过程。标志这一过程的是一批可以用信息系统科学、复杂性理论研究的名称来指谓的新兴学科群的崛起。直到目前我们仍然未能看到这次科学革命终结的迹象。这次科学革命无论在涉及学科领域的范围和规模上,还是在科学思想的创新力度上都远远超过了以前的科学革命。可以将第三次科学革命引发的新兴学科群的崛起具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信息系统基础理论创立期(20世纪40年代~50年代初),诞生的主要学科包括分子生物学、一般系统论、通讯信息论、一般控制论等;第二阶段是信息系统自组织理论发展期(20世纪60年代末~80年代初),创立的主要学科包括耗散结构论、协同学、超循环论、突变论等;第三阶段是复杂性信息系统理论研究期(20世纪70年代中期~90年代以来),创立的主要学科包括分形学、混沌理论、虚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年01期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关于复杂信息系统理论研究的思考

20世纪以前的科学崇尚“还原论”的科学纲领,这一纲领主张从构成事物的微观构件的性质的探讨中便可以透析出事物的本质;20世纪中叶以来兴起的系统科学强调了与“还原论”相悖的另一种“整体主义(整体涌现论)”的科学纲领,这一纲领强调了事物整体性质具有超越其组成部分性质的全新意义和价值;同样是20世纪中叶以来兴起的包括控制论在内的信息科学,借用信息、程序、反馈、控制、网络、全息等概念,强调了一种通过信息普遍联系、调控和综合建构的信息科学纲领;20世纪下半叶以来兴起的耗散结构论、协同学、突变论、超循环理论以及广义进化理论等则强调了一种有序生成、维持和增长的自组织科学纲领;20世纪最后20年来逐步引起关注的分形几何学、混沌理论、虚拟现实以及复杂系统研究理论等领域所培植起的复杂性研究科学纲领则试图在一个更为综合的层面上将上述诸多研究纲领有机统一起来,以便能够说明我们所面对的这个复杂世界中的复杂事物。然而,20世纪中叶以来兴起的上述科学研究纲领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科学》2005年06期
天津社会科学

试论信息科学研究纲领的复杂性特征

一、信息科学研究纲领的特殊地位人类科学史上经历了三次大的科学革命,相应实现了三次科学世界图景和科学思维方式的大变革。第一次科学革命迎来了实体实在论世界图景的科学实现,培植起了实体思维方式;第二次科学革命迎来了场能实在论世界图景的科学实现,培植起了能量思维方式;第三次科学革命迎来了信息系统复杂综合的世界图景的科学实现,培植起了信息思维的科学思维方式。第三次科学革命爆发于20世纪中叶,标志这一过程的是一批可以用信息系统科学这一统一的名称来指谓的新兴学科群的崛起,可以将这一学科群的崛起具体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信息系统基础理论创立期(20世纪40年代~50年代初),诞生的主要学科包括分子生物学、一般系统论、通讯信息论、一般控制论等;第二阶段是信息系统自组织理论发展期(20世纪60年代末~80年代初),创立的主要学科包括耗散结构论、协同学、超循环论、突变论等;第三阶段是复杂性信息系统理论研究期(20世纪70年代中期~90年代以来),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系统科学学报》2007年02期
系统科学学报

人工智能的复杂性与信息科学纲领

1强AI的形式化困境1.1人工智能哲学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作为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应用分支,起源于20世纪中期,如今已经成为计算机科学最前沿的研究领域之一。人工智能的定义很多,一般可以简单的把人工智能定义为“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其目标是使智能行为自动化”(乔治·朗格)[1]。本文主要从哲学的角度探讨人工智能的可能性与现实性。“在科学家族中,没有一门学科比AI与哲学的关系更密切。”[2]在哲学发展史中所被关注的本体论问题、认识论问题、语言学问题都与人工智能的核心理念密切相关。20世纪以来,认知科学的兴起使人工智能学家与哲学家在“心智的性质”这一共同旨趣的牵引下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人工智能哲学家们关注的重要问题一般有:心智的本质是什么?计算机或机器人能否成为认识的主体?机器的形式化过程与人的思维在本质上是否相同?如果承认计算机有智慧,这种智慧能够超过人类吗?人类语言与计算机语言的差别对意识问题有什么...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

复杂性科学的方法论研究

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的复杂性研究或复杂性科学,是系统科学发展的新阶段,也是当代科学发展的前沿之一。尽管目前它仍处于萌芽和形成阶段,但已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重视,已被有些科学家誉为“21世纪的科学”。复杂性科学之所以获得如此的盛誉,主要是因为它在科学方法论上的突破。复杂性科学的兴起在哲学上对传统的科学方法论(如还原论、整体论等)产生了重大冲击,其研究也采用了许多传统科学研究较少采用甚至被排斥的研究方法。复杂性科学方法论既是对传统科学方法论的重大挑战,也是对传统科学方法论的重要补充,并对复杂性科学自身的健康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复杂性科学的总体特征是它不能完全用还原论的方法进行研究,需要超越还原论,并在某种意义上是对整体论的复兴。然而,它也并非属于完全的整体论研究纲领,它同样需要超越整体论。因此,从科学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复杂性科学是对传统还原论和整体论的超越,要求在还原论和整体论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并要求在既发挥它们的长处又克服它们的...  (本文共2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