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写家国之情,发黍离之音——中国作家在文革期间的地下写作

地下写作是文革文学中有价值的部分。否定文化大革命 ,是文革地下文学的基本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师》2011年19期
中国教师

以人的角色出场,我是幸福的

小时候,我就思考过教师这个角色的现实意义,总以为教师是神圣的、尊贵的、居高临下的,甚至于威风凛凛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宝藏》2017年05期
宝藏

沉雄兀立

前些日子看到一篇回忆父亲的文章,颇有感触。讲的是一位年轻有为的父亲,文革期间遭迫害,冤狱坐牢,家庭从此塌陷。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宝藏》2017年05期
《新闻战线》1988年07期
新闻战线

想起“神圣”的芒果

人们还记得,文革期间外国朋友送给毛主席的芒果,曾被转来转去,最后换成了仿制的蜡芒...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建筑》1989年04期
新建筑

“建筑眼”

前几年,建筑界有一些常议不衰的热门话题,其中之一就是对文革期间标签建筑的评议,首当其冲的是顶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满语研究》1989年02期
满语研究

为满语事业而献身——缅怀吾师穆晔骏

“忆恩师音容犹在,记生平心潮翻涌”。我最敬重的穆晔骏老师因患肺癌,医治无效,于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六日十二时四十五分,心脏停止了跳动。敬爱的老师放下了他案头的书稿,丢下了他事业的蓝图,离开了他亲密的同志和朋友,抛下了他尚未成就事业的学生,匆匆地走了。使我失去了一位恩师,使我们国家失去了一位卓有成就的满语专家。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痛心的损失啊!穆老一生热爱党,热爱我们伟大的社会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