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礼乐文明与和谐文化构建

胡锦涛指出,我们所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同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是有机统一的。刘云山认为,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要以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根本,更好地把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要求渗透和体现到社会生活各方面,不断增强全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要传承弘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吸收借鉴外国有益文化成果,大力推进文化创新,始终保持中华文化的民族性、包容性和时代性,不断增强中华文化的活力、魅力和生命力。中国共产党十六届六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建设和谐文化,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任务。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弘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借鉴人类有益文明成果,倡导和谐理念,培育和谐精神。”和谐文化以崇尚和谐、追求和谐为价值取向,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诗经》与宗周礼乐文明

周礼是《诗经》时代的客观存在,宗周礼乐文明是《诗经》产生和创作的历史土壤。同时,周代文明是以“礼”为核心的,周礼在很大程度上又体现为在贵族阶级内部经常举行的一些礼典,如郊祀、袷禘、朝觐、锡命、聘问、飨燕、乡射、冠婚、丧葬、军旅、田狩等。这些礼典是从周代宗法制度、封建制度、土地制度、教育制度等各项制度上凝炼出来的外化形式,是用来明确和维护等级秩序、调社会关系的重要手段。《周礼·春官·大宗伯》将这些礼典划归为吉、凶、宾、军、嘉五礼。作为周礼社会的产物,《诗经》是研究周代礼乐文明的一部可靠史料。《诗》礼足以相解,《诗经》不仅对周代礼制有详尽而又真实的记载,而且由于《诗》、乐密不可分,《诗经》中不少诗篇本身还作为乐章在周代各类礼典上吟咏和奏唱。因而,本文对《诗经》与宗周礼乐文明关系的探讨,也就主要体现在《诗经》与周代吉、凶、军、宾、嘉等各类礼典上的关系上。本文的研究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一方面以《诗》探礼,以《诗经》为主要研究视角,结合其...  (本文共19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儒学》2014年00期
中国儒学

从“孝”看礼乐文明的现代意义

在比较文明的视野中,我们可以将中国文明称为礼乐文明。而“孝”则是礼乐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说,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人们对于“孝”的批判是与传统的礼乐文明的式微相表里的话,在今天,对于“孝”的现代价值的重估也显然与对于礼乐文明之现代意义的探讨密切相关。本文尝试从安身立命之道的层面对“孝”的问题展开论说,以期从一个侧面进一步深化对礼乐文明之现代意义的认识。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一“孝”是一个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重要地位、在中国现代思想史上也一直受到持续关注并颇富争议性的问题。与传统社会中曾经不止一个王朝明确号令“以孝治天下”相呼应,《孝经》在古代亦受到了相当特殊的对待。不仅东汉经学家郑玄有《孝经》为六艺总会之论,而且唐玄宗还曾亲自为之作注。其间虽然也偶尔有东汉王充、孔子第二十代孙孔融等“特立独行”之士发出过“非孝”的声音,但并不足以从根本上动摇“孝”极受尊崇的地位。然而,鸦片战争之后,随着传统中国社会的逐渐崩溃,“孝”也受到了...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1期
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礼乐文明与和谐社会的构建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在当前我们大力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如何充分吸取和借鉴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益的成分为促进构建和谐社会服务,是值得认真思考、深入探讨的问题。我们初步探讨了三个方面的问题:1)礼乐文明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2)传统礼乐文明的现代意义;3)礼乐文明、和谐社会与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一礼乐文明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奠定于周代,其主要标志就是六经的出现与标准化。孔子是六经的整理者和加工者,也可以说孔子是中国夏商周三代以来的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书》记述了尧舜以来夏商周历代的典谟诰章政事,《易》则卦爻辞中汇辑了许多商代的史料,当然也包括西周初年的史料。所谓的夏易《连山》,殷易《归藏》,周代之易即为《周易》,从某种意义上说出了《易》在夏商周三代的渊源与先后继承关系。《诗》为周代诗歌总集,但部分商颂应与商代有某种联系,至少与商代的音乐、祭祀有某种联系。雅的部分诗与颂诗为宗庙祭祀乐歌。《乐》经虽已亡佚,但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民族丛刊》2017年01期
黑龙江民族丛刊

宗周礼乐文明与楚国“以属诸夏”的民族认同

一、宗周礼乐文明的形成西周新建伊始,执政者便开始“制礼作乐”,将社会的运行纳入礼乐文明的轨道,从而铸造了彬彬之盛的宗周礼乐文明。“制礼作乐”改造了西周以前的礼乐文化传统,将“礼乐”纳入社会政治制度的层面,使其为社会秩序建构而服务。礼乐作为一对相关范畴,最初源于上古巫术中的祭祀仪式,是协调人神关系的重要手段和方式。西周时期,周人的天命观念开始转变,人们把关注的重点越来越多地转移到社会现实之中,因此,“以礼乐事神”的“礼乐”宗教功能逐步被弱化,“维护政教”的“礼乐”政治功能逐步被强化。可以说,周初的制礼作乐,将“礼乐”从远古神坛引入现实社会。周人所制之“礼”,内容非常广泛,大至政治,小至衣食,无不有“礼”。周礼主要包括三大方面的内容:一是礼仪之“礼”,周人在继承与创造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系统的礼仪文化。《周礼》有“吉、凶、宾、军、嘉”五礼之分,《仪礼》有“冠礼、昏礼、相见礼、乡饮酒礼、丧礼、祭礼”六礼之别,如果再将其进一步细化,则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人民音乐》2014年11期
人民音乐

吹响新时期礼乐体系探索的集结号——“探索中华礼乐文明新体系”学术研讨会述评

华礼乐文明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代表。礼乐文明具体讲来是应礼制仪式不同类型和不同层级的需要,不同历史时期具有中国特色的乐舞形态与诸种礼制仪式相须为用。礼制仪式类型与乐制类型均具丰富性、多层次性和多风格性意义。中华礼乐文明自周公制礼作乐并以国家制度存世,在三千年间礼乐观念不断调整、内容不断变化,不可或缺、一以贯之延续至当下。礼乐具有体系化与层次性,是中华礼乐文明的标志性意义。从礼制仪式不同类型用乐形态本体视角认知尤为重要,这是“以乐观礼”的意义。探讨礼乐文明,既要以礼观乐,又要以乐观礼。只有从礼制仪式类型与乐制类型(多种乐舞类型、乐队组合、乐曲结构等)双重视角进行全面辨析,方能把握中华文化中整体礼乐观念,如此确立扬弃的空间,使中华礼乐文明得到新发展。2014年8月28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主办的“探索中华礼乐文明新体系”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来自中宣部文艺局,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舞蹈研究所、戏曲研究所,文化部民间文艺发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