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 故乡》的 召 唤 ”──重读鲁迅眼中的“中国人生”

接受美学认为,文本具有召唤结构,“空白”是文本召唤结构的一部分,是文本中未明确写出但已写出部分暗示或揭示的东西。而鲁迅先生带有浓厚自传体色彩的抒情性小说《故乡》中的主人公闰土被在把此小说作为启蒙主义文本阅读的研究者定位于应被启蒙和拯救的典型是毋庸置疑的,他的麻木也随之被作为普及性的定论成为不觉醒的农民的永远脱不掉的湿布衫。笔者对此也曾确信不疑。但随着阅读视野的开阔,对此总有些隔膜。正如任何人都无法逃避对一个普通原理的再确认一样,文学文本的不确定性产生出来的“空白”,在文学交流中发挥的是一种自我调节结构的作用,它把所悬置的东西转化成了推动读者想象力的力量,使他提供曾经受到本文抑制的东西。在此小说中鲁迅对以往经历的重温,未来的憧憬,内心世界和外在世界(主要是闰土和“我”)的描摹,与其深层的心理有何关联?鲁迅眼中通过闰土等的变化所显示的“中国人生”的一部分是怎样透露着他的创作心理的?对此问题的分析似乎更合于严家炎先生所说的“现代意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18年06期
文学教育(上)

大众文化视阈下文学经典的重读

单化,普遍思想水平被拉低。所以我认为,广大群众应在喧闹忙碌的生活中,至少留给自己一个放空心灵的时间与环境,放下所有的浮躁和烦恼,给自己一个独处的机会,静下心地去阅读纸质版的经典文学名著。不同于电影和漫画那样绚丽多彩,纸质版的文学名著更多的是用文字来表达相应的情感与情怀,更加地直接与纯粹。大众也应当怀有一个平静的心态去体会文中的美,用自己的心和作者心灵上的沟通,这无疑就是一种和智者对话的方式,从而来提升自我修养和文化底蕴。当真正读进去一部经典文学名著时,就会了解到当时的历史是怎样的,也可以了解到当时的社会环境和背景,然后对比现在的大环境,从而受到人生的启迪。以沈从文先生的《边城》为例,小说用朴实的文字描绘出了湘西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也塑造了翠翠这个天真善良、温柔清纯的人物形象,尽显出了人性的善良与美好。反观现代大众,许多普通人为了一己私欲,不惜去侵犯他人利益;又有多少官员的落马,是因为一时的贪念而自毁前程。这些都是人性中不可避免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教文汇(下旬刊)》2009年01期
科教文汇(下旬刊)

重读图像——当代艺术中的图像游戏

互联网,手机,电视,杂志;商场,超市,成衣店,便利店;日常生活的碎片与社会生活的交替视觉轰炸,记忆历史的方式由繁人简,从文本的记录转而成为图像片段的累积。图像资源在当下生活的存在方式已如语言文字,它的存在直接影响当代人的生活方式及视觉体验。图像资源由单纯的记录和视觉审美体验转为对于图像本身所代言的身份群体的代人式体验。图像本身就是一种现实,而对于被图像所定格的人们来说,已不可挽回地参与到后现代社会的模糊与暖昧中;图像本身支离破碎的叙事特征,把虚构当成现实的天性,以及图像之间无休止的相互指涉直接创造了一种不断增长却不那么丰富的视觉景观。当下艺术已由图像的创造者之一转而成为图像资源的参与者,图像本身也在艺术的参与过程中对现实媒体和社会进行反哺同时重新获取自我审视的机会。当代艺术中的图像运用方式以“重读”的姿态进人到当下艺术领域。今天,图像强硬地挤进了社会生活的肌理之中,我们怎么看待我们自身,我们吃饭喝水到付账,住房养孩子都有图像出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10年02期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

20世纪俄罗斯文学经典的重新认识

“经典重读”是当前文学界的一个热门话题。进行“经典重读”,有两个不可绕开的问题,一是何谓“经典”,二是确认“重读”的对象。在此,笔者拟先就第一个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然后着重谈谈20世纪俄罗斯文学中究竟有哪些作品可以称为“经典”。何谓“经典”?历来的理论家、批评家和作家们有许多不尽相同的说法。西方文学批评史上较早谈论这一问题的是古罗马批评家、修辞学家朗吉努斯。他在《论崇高》中指出:“一篇作品只有在能博得一切时代中一切人的喜爱时,才算得真正崇高。”[1](P42)伍蠡甫先生认为:这一论点,为西方文学批评史上“经典”或“经典作品”这一概念的产生开辟了道路。可以说,这是西方文学中关于“经典”的最初解释。19世纪法国文学批评家圣·佩韦在《什么是古典作家?》一文中,认为古典作家(经典作家)“乃是一位丰富了人类精神的作家;他确实增加了人类的宝藏,使人类又向前跨进了一步;他发现了一种精神道德上的毫不含糊的真理”[2](P200);他的心灵显示了...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武警工程学院学报》2004年04期
武警工程学院学报

英语语音语调与表达效果

在英语口语交际中 ,语音语调具有明显的表意传情的功能。写来的东西虽主要是供人“看”的 ,但“看”的过程实际上是“默读”的过程 ,故也有“音响效果”的问题。有的文章读起来琅琅上口 ,优美动听 ;有的文章读起来则别别扭扭 ,枯燥无味。在英语学习中 ,我们要合理地调配和运用各种语音语调表现手段 ,挖掘语言的音乐美 ,增强语言的艺术魅力 ,更好地表情达意。就语音语调而言 ,为了提高表达效果 ,我们应该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1 重读英语的单词有重音 ,句子有重读。在运用口头方式进行言语交际时 ,人们往往通过重读来表达特殊的含义。在读“Mikegavemethatnewpenyester day”一句时 :如果重读Mike ,则暗示 :ItwasMike(notany bodyelse)whogavethatnewpenyesterday .如重读 gave ,那么会因不同的语境产生不同的含义 ,例如 :(1)Hehadbeenwanting...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6年13期
北方文学

重读《子夜》再论其主题倾向和文学价值

《子夜》所概括的社会生活纷繁万状,事件如波,此起彼伏;场面如链,交叉出现;人物如星,忽闪忽逝,但整个人物事态的展开又条贯井然,纷而不乱。本文将对《子夜》的主题倾向和文学价值进行探讨与分析,以帮助广大读者更好地认识这部长篇小说。一、有关《子夜》倾向与价值的争议论述自《子夜》问世以来,学术界对其创作意图、倾向性及价值问题的争议与评价从没有停止过,这也是对《子夜》的研究重点[1]。关于该部小说的价值,其创作主体茅盾是相当有自信心并充满自豪感,他曾经在多个场合以及不同的版本文章中,阐释和说明了自己创作《子夜》的动机和倾向性问题,他指出试图运用文学叙事和文学形象对中国的社会性质问题进行深层次的揭示与探讨,即30年代的中国在帝国主义的统治下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社会的殖民程度日益加深,中国在这种内忧外患的环境下是不可能踏上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尽管一些有能力的民族资本家有心试图挽回民族工业走向灭亡的现状,但是力量有限,无法真正改变民族工业的悲剧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