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杰出的女记者杨刚

著名的女作家女记者杨刚,曾经 担任过周恩来总理办公室主任秘书, 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开国大典的盛况 是由她报道出来的。周总理、邓大姐 称赞她是“国家少有的女干部” 1905年,杨刚出生于湖北省涌阳 县(现为仙桃市)一个富裕家庭。八 九岁就能赋诗作文,人称“小才 女’‘。1928年春,杨刚被北平燕京大 学英文系免试录取,同年光荣加入中 国共产党,在校期间.杨刚写了不少 诗歌、散文、小说,并协助美国记者 埃德加·斯诺编译过《活的中国》。 1928年秋.杨刚在燕京大学完成学 业,第二年夏.赴香港接替萧乾任 《大公报》文艺副刊主编,在报纸上 宣传抗日民主,反对投降倒退,并发表 文章表示要让副刊这块阵地“披上战袍”.那时,杨刚创作热情旺盛,发表了不少“嫉恶如仇.浩气磅礴”的诗歌、散文、小说.她的富有强烈爱国主义激情的优秀长诗《我站地球中央》,就是在此间诞生的.文如其人,是杨刚的一大特色,激昂热烈贯串文章始末,因此曾有作家给她取雅号为浩烈之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记者》2012年02期
中国记者

满天星星,有颗是你——记《中国日报》杰出女记者黎星

华盛顿第14大街的国家新闻大厦(NATIONAL PRESS BUILDING)1108室是《中国日报》华盛顿记者站的办公室。这里的主人是《中国日报》最杰出的女记者。她54岁,工作勤恳,为人热情,30年间曾九获中国新闻奖,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黎星。她光彩照人的人生永远定格在了2011年8月7日这一天。凤凰折翼2011年8月4日中午12点30分,《中国日报》总编辑助理、驻美国首席记者黎星起身离开这间位于11层的办公室,前往13层的新闻记者俱乐部参加午餐会。应密苏里州韦伯斯特(WEBSTER)大学商学院的邀请,黎星和40多名来自上海的MBA学生座谈,聆听美国矿业协会副会长关于美国能源产业发展的主旨演讲。见到来自《中国日报》的资深记者,中国学生热情地簇拥在黎星周围交谈。大约2点20分左右,已经被头疼困扰了好几天的黎星觉得胃部不适,去往洗手间。呕吐过后,黎星感觉强烈头晕,勉强走回会场,对同行的丈夫、中国日报美国公司资深研究员孙辰北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3年07期
青年记者

别让女记者只能吃“青春饭”

去年陈凯歌导演的一部《搜索》,使姚晨饰演的女记者形象一度成为热议话题,“原来女记者就是这样的啊!”女记者这个群体的真实生存状况到底是怎样的?也许我不能简单地概括总结出来,从2002年至今,我从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跑新闻到如今三十而立初为人母,十年新闻一线工作的经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或许可以聊聊其中的乐与忧、痛并快乐的切身感受,和大家分享一下。记者这份工作让普通上班族最羡慕的或许就是——不用朝九晚五打卡坐班,多自由啊!没错,记者这份工作虽然没有规定每天8小时工作时间,但采访、写稿这两件事一忙活起来,弹性工作时间就被无限拉伸。记者,过的是每天早上睁眼起、晚上入眠前,为“今天报什么选题”而苦恼的强迫症生活;记者,就是每天都在码字,一年365天写的字加起来过百万,依然焦虑于“今天写什么,明天写什么,后天写什么”。以我所在的报社为例,记者不分男女,每天的生活从报选题开始,以交稿作为结尾,每天周而复始。找线索、找人,有时候一天安排两三个采访,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记者》2010年03期
中国记者

话说“女记者之难”

1 897年康同薇成为中国第一位女记者,她也是那个时代少有的不缠足的女性先锋。“不缠足”与“女记者”共同成为开启女性“走出家门、进人社会”新时代的标志。“女记者”一词,既承载着梦想,也浸透着艰辛。当今工作节奏之快、强度之大,自不待言。而且,女记者投身社会,需要适应“家外的世界”既有的风格和逻辑。这种风格有时候对女性来说是很陌生,甚至是难以接受的。在这种环境中,她必须要练就一身功夫。女记者的艰辛可想而知。近年来“女记者之难”现象越来越突出。在女记者的内心独白或相互诉说中,人们能听到她们真实而强烈的心声:焦虑、压力、无奈、疲惫。甚而发生了并非孤例的女记者轻生事件。这并非偶然。新闻业的市场化转型以及女记者数量的持续增长,使得“女记者之难”出现普遍化趋向。今天的“女记者之难”,难在何处?一是婚恋难。当代新闻队伍中的女记者群体,具有年轻化特点。对于她们,婚恋问题及事业一家庭的双重角色问题接踵而来。“大龄嘟昏”成为不少青年女记者的紧箍咒。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绿色中国》2007年12期
绿色中国

中国最美丽的女记者——曹爱文

2。。6年7月10日下午,13岁的女孩王孟坷不慎落入郑州黄河公路大桥西300米黄河介浦诱省募梦南岸的滚滚河水中,正在值班的记者曹爱文接到热线电话后,凭着职业的敏感立即赶到现场准备进行采访。然而,所见到的一切却让她惊出一身冷汗,几个乡亲把女孩打捞上来后,正用土方法将她倒提起来进行救治,水和残渣随着女孩的膜角慢慢流出。曹爱文立即阻止了那些乡采们并解释说:“这种方法不行,倒提的时候,女孩的脖子顶住石块只会越治越糟。”随即,她拿出手机向急救中心询问正确的方法并毫不犹豫地对着王孟坷淌着白沫的嘴做起了人工呼吸,按照“五下压胸,一下吹气”的步骤开始了抢救。8分钟的心肺复苏术之后,还是不见小女孩醒来,曹爱文急得边哭边打电话求救,这时1 20急救车终于赶到,但抢救无效,落水女孩最终还是被宣告死亡。此事一经传出受到了社会的热切关注,绝大多数人都被曹爱文这种无私的精神感动了,大家都称她是“当今中国最美丽的女记者”。但是也有一些人提出:“她这样做是不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与写作》2006年11期
新闻与写作

回望那座珠穆朗玛——评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

“新闻是非凡、可怕的特权。意识到这一点,肯定会让你一次次地觉得自己无力胜任。当我碰上重大事件或者大人物时,我会感到痛苦,担心自己的眼睛看不过来、耳朵听不过来、脑子理解不了那隐藏在历史丛林中的虫子。”——奥里亚娜·法拉奇著名节目主持人兼记者王志说过的一句话,在今天法拉奇逝世的日子里更让人感慨良多,大意是说,对于新闻界来说,如果法拉奇到达了珠穆朗玛,那么他们这些人最多算到了拉萨。的确,法拉奇对今天的中国新闻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杰出的前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一个不畏强权的象征和神化。在法拉奇去世后的今天,中国的新闻界对她给予的关注应该仅次于她的祖国意大利,这也不是毫无根源,巧合的是早在六七十年代,法拉奇就曾试图对中国及中国第一代领导人进行采访,这在她的采访文集《风云人物采访记》中都有体现。一、法拉奇与中国“殿下,您经常同周恩来见面吗?”“殿下,您从来没有向周恩来谈起过您有5个宠妃的事吗?”这是1973年采访西哈努克时,她想方设法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记者》2004年09期
新闻记者

《一个女记者的视野》出版

上海资深女记者周珂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新闻工作者之一,她的新闻作品选集《一个女记者的视野》近日由文汇出版社出版。全书为四部分,真实记录了一个女记者忘我投身新闻事业的足迹,她几十年如一日用手中的笔记述了人间的悲欢历程。“时代一角”记录了作者半个世纪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