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敲诈勒索罪与抢劫罪的区分标准

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作为两种常见的财产犯罪类型,有着较为近似之处,这也导致了对两罪的区分包含了众多争议的焦点。文章首先分析了学界争论的问题:即暴力是否可以成为敲诈勒索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大学
内蒙古大学

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界限的再审视

对于区分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最重要的标准,在传统理论中认为主要是两罪的手段行为是否包含暴力以及“两个当场”的条件是否得到满足。但是目前,在司法实践和理论研究中认为该两项判断标准已经不能广泛适用,本文在审视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的传统认识的区分标准后,就现今对其的分歧、质疑观点予以分析、评判,从而在肯定两罪新区分标准认识的基础上,对于此新标准如何确认和把握进行了进一步的探究。本文的内容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阐述学界对于两罪的区分标准的主流认识,主要从“暴力”的角度、从“当场”的角度分析两罪的区分。第二部分阐述司法实案的处理分歧,典型实案处理下重新审视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的界限,然后再从学界观点质疑中重新审视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的界限。论文的第三部分为抢劫罪和敲诈勒索罪界限的再分析,影响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界限的主要因素包含当场、暴力以及被害人;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界限的关键点在于“暴力”程度以及对“暴力”程度的判断;最后给出抢劫罪与敲诈勒...  (本文共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当场暴力当场取财行为的定性研究

现实生活中暴力索财犯罪行为往往复杂多变,特别是当场使用暴力当场索得财物类型的案件。抢劫罪、敲诈勒索罪和强拿硬要型寻衅滋事罪是定性该类案件运用最常见的三个罪名。这三个罪名的区分与关系在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是一个较为疑难复杂的问题。关于当场使用暴力手段当场索得财物的案件,由于在刑法中没有明确规定抢劫罪、敲诈勒索罪、强拿硬要型寻衅滋事罪的区分、未能明确细化三个罪名各自的行为特征,刑法理论界中学者们对此类案件的定性也存在意见不一,所以,在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三者定性混淆,继而同案不同判的情形。基于此,文章以二起相似案件为例,对行为人构成此罪与彼罪存在的争议进行简要阐述和总结,同时对争议产生的原因加以分析。结合相关刑法学理论,针对产生争议的原因,厘清在“两个当场”情形下,抢劫罪、敲诈勒索罪以及强拿硬要型寻衅滋事罪在定性过程需要把握的要点和要求。最后结合司法实践,总结出具备两个当场情形下的案件,这三个罪名如何区分与客观定性的思路,并将此运用到文...  (本文共3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论区分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的“两个当场”标准

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的界分问题一直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问题,传统刑法理论中往往以是否当场使用暴力、是否当场取得财物作为两罪的区分标准,即“两个当场”标准。随着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的发展,“两个当场”标准存在的问题日益凸显出来:一方面,“两个当场”标准没有反映两罪在暴力程度方面的差异;另一方面,其中“当场取得财物”的要求对于区分两罪并没有实质的作用。同时大量的典型案件判决结果突破了“两个当场”标准。对此,我们应该从构成要件的角度,把握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的本质区别,重新确立两罪的区分标准。本文结构如下:第一,“两个当场”标准与其存在问题。本部分介绍了“两个当场”的具体内涵和理论发展状况,同时在新的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状况下,发现“两个当场”标准所面临的问题。第二,对“两个当场”标准的理论分析。目前对于“两个当场”标准质疑很多,“两个当场”标准并不能够区分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第三,通过涉及两罪区分的典型案例,重新审视“两个当场”标准。第四,在...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重庆三峡学院学报》2009年02期
重庆三峡学院学报

论敲诈勒索罪与抢劫罪实践中的区分认定

实践中运用传统理论很难将敲诈勒索罪与抢劫罪真正区分开来。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以行使权利相威胁的敲诈勒索行为定性研究

人类社会早已经完成了从野蛮到文明过渡的过程,文明社会中社会个体得以生存并稳定发展下去的基本前提是享有各种各样的权利,比如生命权、健康权、财产权等。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法制的不断完善,个体对于权利的需求以及社会对于个体权利需求的回应也越来越频繁和默契。权利的内容不再限于生命权、健康权、财产权等基本权利,而是扩充了人格权、环境权、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等多元的权利内容。从这个角度而言权利是作为保障社会发展的“必需品”而存在。刑法对严重超出国民容忍度的行为会进行规制,是调整社会生活的最严厉手段,从这个角度而言,刑法本身也是作为保障社会发展的“必需品”而存在。权利需求的及时性和法律的滞后性之间必然发生一定的冲突进而成为一对矛盾。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矛盾的化解方式方式中不是一方被另一方消灭,就是双方相互妥协,显然两个“必需品”任何一方都不能够被消灭,这时两个“必需品”之间就需要一个协调过程。权利需求的多元化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权利要转...  (本文共19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