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红帽》

shu huìchàng g n xìn ma水会唱歌,你信吗?w t ng tóng xuémen shu zài b i zi我听同学们说在杯子l zhu ngshàng shùliàng bùtóng de shu zài yòng里装上数量不同的水,再用kuài zi qi o d b i zi jiùnéng t ng dào shu筷子敲打杯子,就能听到水chàng g qíshíshu de g sh ng wú唱歌。其实,水的歌声无chùbúzài b rúz o shang q lái shu yáde shíhou处不在。比如:早上起来刷牙的时候,n b shu dào jìn zu ba l g l g l h o xiàng zài chàng你把水倒进嘴巴里,咕噜咕噜,好像在唱h o wán h o wán xiày le xíng rén men d u d zhe s n“好玩好玩”;下雨了,行人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儿童文化》2009年00期
中国儿童文化

佩罗版《小红帽》与格林版《小红帽》的比较研究

格林童话里流淌着法国童话的血。尽管格林兄弟不愿意承认,尽管他们在后来的版本(从1812年到1857年,《格林童话集》先后出版过七个版本)里删去了明显是起源于佩罗童话的《蓝胡子》、《鼠皮公主》、《穿长靴的公猫》,但他们删不掉一个事实,就是为他们讲故事的那些年轻的女孩子是在法国文化的熏陶下长大的。《小红帽》就是其中的两个女孩子讲述的。格林兄弟的《小红帽》与佩罗的《小红帽》不一样,在结尾的地方,小红帽没有死,被狼吞到肚子里的小红帽又被猎人给救了出来。格林兄弟知道佩罗童话里也有一篇《小红帽》,可他们为什么却不删掉呢?格林童话版《小红帽》受到了佩罗版《小红帽》的哪些影响,它们之间又有哪些不同呢?一一个神话的崩溃1.格林童话是纯粹的德国民间童话吗?……本书所收录的这些口头传承的故事,全部都是纯粹地起源于德国,在德国发育的(或许除了《穿长靴的公猫》是一个例外),没有采自其他地方的故事……①相比于1812年初版第1卷,1815年初版第2卷《格林...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小红帽”故事原型及其审美流变研究

《小红帽》的童话故事,我们大都自幼耳熟能详,但至今鲜有人在“小红帽”的原型基础上系统地考察经典文本并探讨小红帽的审美流变,所以“小红帽”故事原型的研究还没有建构起完整的理论体系。因此,本论文所要做的工作是基于“小红帽”的原型,在“小红帽”为审美核心的基础上横向扩展,纵向推进。第一章,简略地分析“小红帽”故事原型的经典文本溯源与近现代演变,分析经典版本的异同与审美演变的模式,此为“小红帽”的本论。第二章,从“小红帽”的红色连帽披肩穿戴史和透视主角与副角两重角色背后的审美隐喻和审美符号的变化两个方面研究“小红帽”的审美流变,此为“小红帽”的审美外延解析。第三章,重点放在对“小红帽”的现实关怀上,即“小红帽”的审美中心问题,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对“小红帽”的还原性解读,从历史和成人世界的角度;第二层次是解析“小红帽”的当代审美价值,主要分为三小节从对主流童话的挑战、女性文化影响下的小红帽和连帽披肩下的小红帽角度展开研究。希望通过对...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连外国语大学
大连外国语大学

《小红帽》(剧本)翻译实践报告

儿童戏剧是戏剧的一个分支,是让儿童观赏或参与表演的舞台艺术。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们知识水平的提高,国内的儿童戏剧消费市场不断扩大,然而,儿童戏剧似乎和孩子们依然有一定距离,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国内市场仍然缺乏儿童的戏剧表演文本,而儿童戏剧在法国却发展迅速,影响力不断扩大。与国内相比,在法国,儿童戏剧的表演文本也相对丰富。法国当代知名剧作家Jo?l Pommerat(约埃尔·博莫拉)就曾经创作了很多戏剧,其作品《商人》(Les Marchands)和《我的冷房》(Ma chambre froide)等等,曾多次获得莫里哀奖等法国当代戏剧最重要的奖项。而今,这位极具实力的剧作家将《小红帽》进行了再创作,并由ACTES SUD出版社出版了新的儿童戏剧文本Le Petit Chaperon Rouge(《小红帽》)。因为对儿童戏剧感兴趣,所以我选择该剧本作为本次翻译实践的文本,于2017年6月份开始翻译该剧本,并在译后对该文本翻译实践过程...  (本文共8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长沙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10年01期
长沙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论童话《小红帽》在动漫中的运用

一、概说自1697年法国贝洛童话故事书《鹅妈妈故事集》诞生了小红帽以来,经过1812年格林兄弟改编,小红帽的故事变得家喻户晓,并成为儿童初次听到的童话之一。《小红帽》自产生以来的三百多年间,它是“古今中外儿童文学界最知名且一再被改编的童话故事”。[1]P5在动漫领域,也出现了多种多样的改编演绎。早在1922年,迪斯尼就改编了童话《小红帽》,至少赚了1.5万美元。[2]P26迪士尼傻瓜交响曲的组成之一的《大坏狼》(1934),是小红帽故事的代表作。其后艾维利在1937-1949年以漫画和动画改编了小红帽,内容偏重情色。接近21世纪,日本动画《人狼》和《小红帽恰恰》都让观众联系到童话《小红帽》。2005年的美国动画《小红帽》属于典型的后现代路线之作。在中国,也产生了小红帽的短篇动画。除了在动漫领域中,小红帽的身影也乐此不疲地活跃在影视及广告、唱片中。1996年电影《高速公路》以反传统的姿态,将童话转化为对社会的批评。《冰风暴》和《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作家》2012年10期
作家

《小红帽》:文化符号的传承与发展

《小红帽》故事家喻户晓。其现实和教育意义,使它成为童话殿堂里一颗璀璨的明珠,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儿童成长,牵引着无数成年人的童年的记忆。尽管现实社会复杂多变,但童年的故事还是给人一种梦想和童真。童话与现代社会的关系并非纯然隔绝,或仅仅属于特定人群的需要。《格林童话》作为一种异域文本在中国流传了近半个世纪,人们从中获取了阅读的接受与认识,但我们似乎忽略了《格林童话》之外的成就。由于大众传媒与科技的发展,童话的内涵被扩大化,小红帽成长了。在不同的时代,同一件红色披肩变幻出不同的内涵和形象。它不仅吸引了民俗家、心理学家、诗人,还吸引着社会学家和商人,以复杂的心情来注视现代童话故事,如《灰姑娘》等。童话符合了社会的发展,整合了本身的内涵。在现实社会中,没有公主王子的梦幻,但童话的情节却更贴近社会的真实。为什么现代社会选择“小红帽”作为一种文化符号进行传承和发展?它所隐含的古老而幽微的教训还存在吗?它所意蕴的现代文化现象如何?面对既熟悉又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家》2012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