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雷雨

下午,天空灰蒙蒙的,只见滚滚乌云排山倒海般乌云就像一块大大的帷幕涌来,犹如千万匹白色战马黑压压地布满了整个天空。齐头并进,浩浩荡荡地奋蹄放学后,天空依旧死气扬鬃而来。不一会儿,黄豆沉沉的,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大小的骤雨,像泼,像倒,从走了。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天空唰啦啦砸下来,雨像铁几,似乎都知道这场暴风雨条一样又粗又直。瓢泼大雨的来临,一切是那么静谧。越下越欢,有一番恢宏磅礴突然,一道闪电,天空被撕的气势;大雨滂沱,越下越裂了,一片惨白,它怒吼着、大,天空似乎决口了,雨怎咆哮着、呼啸着,疯狂地撕么也停不下。街道上,乱箭扯着。似的急雨打在窗户上,从上紧接着是一阵闷雷,到下流出了一道道弯弯曲“轰隆隆,轰隆隆”,和着几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雷雨》和《大雷雨》中女主人公的“雷雨”性格

我国的现代著名剧作家曹禺的杰出作品《雷雨》,是中国文学史上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其女主角繁漪性格执拗极端而又野性阴鸷,被曹禺称作是全剧中性格“最雷雨”的一个人。有着“俄国戏剧之父”之称的俄国十九世纪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所创作的名作《大雷雨》中的女主角卡捷琳娜,则被俄国著名评论家杜勃洛留波夫称做是“黑暗王国的一线光明”。两部作品的作者都不约而同地刻画了相似的背景环境和主角性格,以大自然的雷霆暴雨为契机展现出当时黑暗的社会环境下,受压迫女性对自己幸福和自由的渴望和抗争,用女主角和剧中人物的悲惨遭遇和结局引发读者深思,同时呼吁社会提高对封建社会中女性地位的重视。根据现有的资料和对国内外研究现状的了解,本着在吸收以往研究者精华的基础上发展创新的原则。本文运用平行研究理论,从分析两位女主人公繁漪和卡捷琳娜共同的“雷雨”性格入手,分别从其萌芽的产生、发展的环境、催化剂一样的爱情、以及其最终爆发的悲剧结局讨论两位女主人公的反抗精神,发掘两位不同国...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
上海师范大学

《雷雨》(节选)教学内容及语文核心教学价值建议

戏剧文学作为一种文学样式,在语文教学中理应与小说、散文、诗歌具有同等地位。戏剧文学与其他文学样式相比,有其独特的审美价值与教学价值,因而语文教学应充分发掘戏剧文学在提升学生审美能力、培养学生语文素养方面的积极价值。本文主要探讨的是语文教学中的戏剧文学的代表作《雷雨》(节选)的教学内容以及语文核心教学价值,全文共四章。第一章分别从文学研究者和语文教学研究者两个视角梳理了《雷雨》以及《雷雨》(节选)的现有研究成果,为《雷雨》(节选)教学内容以及语文核心教学价值的确定提供了“文本解读”的基础。第二章分别从历时(新时期以来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本)和共时(现行六套高中语文课本)两个层面分析了《雷雨》在教材中的编撰情况,从而为确定教学内容与语文核心教学价值寻求一个“教材编者”的立场。第三章主要分析了代表性课例的教学目标,并在此基础上探讨了课例中存在的问题,试图给予《雷雨》(节选)教学内容以及语文核心教学价值的确定以“教学经验”的辅助。第四章是在...  (本文共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气象与环境科学》2015年01期
气象与环境科学

不同天气形势下首都机场雷雨的发展演变规律

引言雷雨天气是一种伴有雷电、阵雨、大风、冰雹等天气现象的强对流天气,直接关系到飞行安全和航班正常,一直是航空气象部门研究的重点。而多普勒雷达是中尺度雷暴系统最主要的探测手段之一,其资料的应用对预警不同天气形势下强对流天气的发生、发展及演变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目前,对雷雨等强对流天气雷达回波的特征总结较多,积累了很多有益的经验。肖艳娇等[1]分析研究了一次切变线暴雨中尺度系统的多普勒雷达资料,发现此次中尺度强回波恰好位于边界层强辐合区上。张家国等[2]根据一次冷锋大暴雨过程的多普勒雷达资料,分析了冷锋和低空急流天气系统下雷达回波主要特征和演变特点。雷正翠等[3]按雷达回波的移向把江苏省常州市的雷雨分为五类:西南东北向、东南西北向、西北东南向、旋转、局地生成。王令等[4]分析了北京地区三次强对流天气过程,得出北京地区冰雹、雷雨大风比暴雨有更高的回波顶高,强对流比局地雷暴有着更快的移动速度等结论。俞小鼎等[5]对安徽的一次多单体雷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暴雨灾害》2014年03期
暴雨灾害

对流有效位能预报能力的统计分析

引言雷暴是一种对流性的天气过程,静力不稳定是雷暴发生的必要条件,因此,大气是否存在静力不稳定往往是判断对流天气能否发生的最重要条件。例如澳大利亚的决策树系统[1]的第一步就判断不稳定的条件是否满足。对流有效位能(Convective Available Potential Ener-gy,以下简称CAPE)是度量静力稳定度的基本参数之一。由于CAPE考虑的是整个大气层结,而不是某几层的状态,因此理论上CAPE最能确切反映大气的静力不稳定状态[2]。然而,由于统计方法不同,更由于对流天气的复杂性,如何应用CAPE作为对流天气预报指标存在一定的困惑。例如,孙继松等[3]指出2010年5月6广州的对流性暴雨其发生前的CAPE值为1155.5J·kg-1。汪应琼等[4]分析了2004—2009年湖北宜昌境内出现的10例强对流天气过程中的超级单体风暴生成的环境条件,分析表明订正后的CAPE值均超过1 000 J·kg-1。孙一昕等[5]对...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能量结构分析在雷雨大风天气诊断中的应用

本文在天气学分析天气基本形势的基础上,利用NCEP再分析资料和常规探测资料以及多普勒天气雷达资料并结合一些新型探测资料,从常规天气分析和大气能量的角度对湖北地区两次典型雷雨大风天气进行细致诊断分析(2007年7月27日,简称“727”雷雨大风与2008年6月3日,简称“603”雷雨大风),得出以下结论:(1)大气能量能很好地反映大气运动状况,能量的增减可以是灾害性天气发生消亡的生命史指标,则能量天气的定义可以提前很好的预测预报强对流天气的发生。本文提出的能量位涡概念从运动方程出发,结合能量天气学,本质上将能量的运动做了解释,运用该概念进行实例分析,可以看出,对于雷雨大风天气,高空干能量位涡大值以及高空干能量位涡的向下运动是雷雨大风天气即将发生的预兆,低层对流不稳定区与斜压系统的耦合正是雷雨大风发生区域。(2)影响灾害性天气发生的天气背景很多,不同的天气形势可以产生不同程度的灾害性天气,雷雨大风的发生往往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多发于...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