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习惯法与国家法的冲突和互动

近代以来,在我国法治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普遍存在着对传统的民间习惯法重视不够的现象。相反,对西方的某些法律却推崇有加,甚至西化,然而许多中国人并不习惯这样的法律。从目前情况看,国家制定的有些法律往往是悬空的,只有部分国家法在少数基层社会有影响,而多数尚未深入人心,只是形式上进入了中国乡土社会,导致在许多地方出现了法律规避现象。在法治资源多元化的趋势下,单靠国家法完成社会秩序的调整几乎是不可能的,出自“精英文化”的“大传统”必须与作为人类学家所说的“小传统”分工合作,才能完成对整个社会秩序的调整。因此,如何对待与利用本土资源,如何构建习惯法与国家法的良性互动,是中国法治建设中一个重要课题。1习惯法与国家法1.1习惯法的概念关于什么是习惯法,学术界众说纷纭,认识不一,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四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习惯法是国家认可的法,即习惯法指国家认可和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习惯,是法的渊源之一[1]。这种观点将习惯法等同于国家法,他只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
河北大学

论习惯法与国家法的冲突与互动

我国地域广阔,经济文化发展不均衡,社会治理需要多种规范共同作用,习惯法作为本土资源,有着独立于国家法的价值,与国家法共同调整公民的社会生活。通过大量的立法执法司法活动和多年的法律宣传,人们的法律意识有了长足进步,但法律不能穷尽所有可能,国家法延伸不到到社会的每个角落,也会因为文化和资源的不平衡不能起到立法时期待的效果,而习惯法以具有独立于国家法价值调整着社会的运行。同时,习惯法与国家法在法律来源、适用范围、应用方式等方面存在差异,不可避免会引起冲突,这些冲突影响着中国法治建设的进程。本文对习惯法和国家法的冲突和互动的过程作出探讨,期待找到良好解决办法,促进习惯法和国家法的有益发展,为我国法治建设提供借鉴。我国在坚持国家制定法的权威地位的基础上,应当允许习惯法发挥应有之功效,国家的法律制度应当为习惯法与国家法的沟通交流提供必要的空间。本文分四章对习惯法和国家法的关系作出阐释。第一章是习惯法的理论阐述,对习惯法的定义、特征、作用和分...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财经大学
西南财经大学

论藏族习惯法与国家法的冲突与互动

法律是多元的,习惯法作为国家法之外的另一种行为规范,它有着特定的组织和权威,是以习惯权利和义务为主要内容,具有一定的强制性和惩罚性。藏区习惯法随着时代的发展自身在内容上也体现了出一定的时代性特征。从古至今,习惯法都体现出藏区人民的内心信仰,也代表着藏区的文化价值。习惯法是和国家法共同存在的,但随着国家制定法的不断完善和创新,习惯法也与国家法存在一定的矛盾。对于二者之间的冲突,我们应该正视而非忽视,国家法制建设在不断完善和发展,我们也应进一步促进藏区民族法制建设的进程。进一步研究藏区习惯法的主要特征和藏区习惯法存在的主要原因,深切的分析习惯法与国家法存在的现状以及他们之间的冲突与互动。在国家法层面上,我们在法制建设过程中吸收的西方许多先进的东西,但是更不能忽视了法律的本土化特征,法律是上层建筑,它必须与整个民族的物质文化水平相适应,否则就不能相互进步和促进。我们知道习惯法在藏区得到一定的适用和发展,但是在适用习惯法的过程中经常规避...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11年17期
人民论坛

少数民族习惯法与国家法的冲突与互动——以彝族地区为例

国家法不完全符合彝族社会的需要新中国成立后,彻底废除了压迫和歧视少数民族的政策,确立了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法律地位。部分彝族人已开始接受现代法制观念,增强法律意识,依法办事。但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国家法在彝族地区的作用范围有限,更多的是彝族习惯法占据了主导地位,国家法调控功能受阻,效力受到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目前国家法在彝族地区的实施情况大致如下:第一种情形是有害公序良俗、危及公共利益等的严重刑事犯罪。由于涉及公共利益、社会秩序,属于国家法主动介入、干预的领域。国家司法机关是司法程序的发动者,而非依受害人的请求介入,当事人被动地进入司法程序。第二种情形是彝汉之间发生的纠纷。如汉族一方势力强大或双方势力相当的,多选择国家法解决,尤其是彝汉之间的刑事案件,司法机关一般都会介入;相反,如彝族一方势力强大的,多选择彝族习惯法解决。第三种情形受地域限制。县镇等城市中发生的纠纷,多寻求国家法解决,乡镇以下的彝族聚居地区,尤其是偏远的彝族农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4期
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关于少数民族习惯法与国家法之冲突与互动的思考

一、少数民族习惯法与国家法的概念界定关于少数民族习惯法与国家法的关系问题因对习惯法概念界定的不同而有所区别。[1\〗本文所称的少数民族习惯法是在少数民族地区自发形成或约定俗成的 ,用以调整该少数民族地区内部社会关系 ,长期适用并具有强制性约束力的成文或不成文的行为规范。习惯法是习惯发展的制度化 ,从逻辑上讲 ,它是习惯与国家法的中间状态 ,具有法的某些属性 ,但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国家法。国家法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 ,并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其实施的 ,反映着统治阶级意志的规范系统 ,具有规范性、强制性、阶级意志性和物质制约性。[2 \〗(P2 9- 80 ) 少数民族习惯法虽具有法的某些特征 ,具有调整社会关系的功能 ,且在一定时间、一定空间中取代了国家法的地位 ,被人们普遍信守 ,但它是在少数民族社会组织中自发形成或集体约定的 ,有自己独特的思维体系和运作逻辑。它更多地体现了该地区少数民族群众的共同意志 ,并由他们的“权威机构”主持执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南交通大学
西南交通大学

论少数民族习惯法与国家制定法的冲突和互动

在这个急剧变迁的时代包括法律制度在内的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在这一过程中,当代中国的法治建设面临着国情与理想、固有与传来、本土化与国际化、多元化与区域化等因素的影响。在当代中国的法治建设中,作为中华法系重要内容的习惯法及少数民族习惯法是我们研究的重要内容。从中国传统社会的实际情况看,国家制定的有些法律较为抽象,只有部分国家法在少数基层社会有影响,并未深入人心,导致在许多地方出现了法律规避现象。少数民族习惯法则实实在在地每时每刻地规范每一个民族成员的行为,发生着具体、直接的影响。对某些特定少数民族地区的人而言,少数民族习惯法的影响和效力高于国家制定法,对他们更有约束力。然而,在我国法治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普遍存在着对法的认识和探讨偏重于国家制定法,以为国家制定法即是法的全部,而对传统的少数民族习惯法则重视不够的现象。实际上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在社会发展变迁过程中,少数民族习惯法比国家法更贴近普通民众的生活,对普通民...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