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狂歌”、“诗史”、“诗中六经”──唐宋时期的杜诗研究

伟大的历史人物,总要由历史去认识他。 在唐代,特别是在杜甫生前和死后一段时间内,杜诗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虽然,在杜甫去世前一年,衡州判官郭受颂扬他,“新诗海内流传遍”(《杜员外垂示诗困作此寄》),韶州刺史违迢称道他,“大名诗独步”(《谭州留别杜员外院长》)都赞美了他的诗,可实际情况,则和赞颂者描绘的并不一样。他逝世后不久,润州刺史樊晃编《杜工部小集》六卷,在序里说,杜有“文集六十卷,行放江汉之南”。“属时方用武,斯文将坠,故不为东人所知。江左词人所传诵者,皆公之戏题剧论耳。曾不知君有大雅之作,当今一人而已。今采其遗文,凡二百九十篇,各以事类,分为六卷,且行放江左”。可见杜诗的流传,大约因为诗人晚年流落到荆湘的关系,六十卷之巨的文集却仅“行放江汉之南”,竟“不为东人所知”。可见当时杜诗并没有“海内流传遍”,说杜甫生前就已经“大名诗独步”,显然言过其实。 在流传至今的十种唐人选的唐诗里,只有在李唐王朝灭亡前韦庄选的《又玄集》选了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16年10期
博览群书

从六经沉浮看六经前路

六经,在中国传统学问中曾居于核心地位,在四部分类法经史子集中,亦是经部居首。然而自民国以来,种种运动、思想冲击,经学在多重因素的交互作用下终于渐趋边缘、走向式微。千年来人们对于六经的认识,实际上早已超出六经本身的承载,思想与权力的暗流涌动,一代又一代的构想,使得六经在历史长河中呈现出了不同的面相。六经最早是不属于任何学派的,如冯友兰所言,乃是当时人之共同知识。后来孔子删定六经,又以此为教材开始教授学生,儒家代代承继六经之学,而诸子百家又务于新说,六经便与儒家的关系渐渐紧密。而先秦时期最早提及六经功用的是《庄子》一书:“《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而近世出土的一些简帛文献的论述也与此相近,可见当时人大都认为六经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到了汉代,经学大盛,可以说是六经的一个黄金时期。与此同时,汉人对于六经的认识也在先秦的基础上发生了一些改变。首先便是《易》的地位开始上...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安康学院学报》2015年06期
安康学院学报

刘师培的“六经皆文”说及其文章学史意义

刘师培是近代经史名家,也是重要的文论家,其《文章源始》《文章学史序》《南北文学不同论》《近世文学之变迁》等论文具有开先声的文章学史意义。刘师培在确立“文”的概念内涵的基础上,提出了“六经皆文”说1。“六经皆文”说在一定程度上解构了从儒学道德角度确立儒经地位的传统,体现了其为“文类之正宗”的骈文张目的文章学理论。一、“文”指对偶、有韵、藻饰的文章古代“文”包含多种含义。有时指物物相杂,如《周易》称:“道有变动故曰爻,爻有等故曰物,物相杂故曰文。”有时指色彩相杂,如《考工记》称:“青与白谓之文,白与黑谓之章。”三代之时,凡一切礼乐刑典、威仪言辞、古籍所载等人文皆曰“文”。先秦以降,儒家所言之“文”主要指孔子整理的“六经”,如《论语·学而》:“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刘师培认为“文”是指对偶、有韵、藻饰的文章,以六朝韵语俪词、“沉思翰藻”的骈文为典范。(一)“文”指对偶、有韵、藻饰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2013年11期
东岳论丛

《六经》非档案论

一、问题《六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性文献。它包括《诗》、《书》、《礼》、《易》、《乐》和《春秋》。《六经》不仅传播了儒家的价值观,而且也包含着一定的史料内容。据此,档案学界一些学者将《六经》与档案联系起来。如《诗经》,“它是由官府采集的,是按察民情的,很大程度上是缘于政治的需要,又难说它不属于档案。所以‘六经’中的大量文献源于档案,是毋庸置疑的。”①“《诗经》原是当时政府作为礼乐、教育的资料和档案保存下来的。至今成为我国上古最可靠的史料之一。”②《诗》经中的《风》,“原本也具有档案的性质。”③关于《尚书》,彭子菊提出:“《尚书》意即上古之‘书’,帝王之‘书’,书即属上古时期的档案文献资料。”④关于《春秋》,刘耿生提出:“孔子根据《鲁春秋》,并参考周王室及各诸侯国的档案文献编纂而成,内容为周王室及各诸侯国的政治、军事及自然现象,记事极简略,每条最多四十字,少则仅一字。”⑤关于《周易》,裴燕生认为“《周易》是商周之际周室筮占档案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华中医药杂志》2009年10期
中华中医药杂志

六经框架位置说

在《伤寒论》的研究中,关于六经的认识,多达几十种,相互间似乎又很不容易统一,真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这是由于每种认识的出发点(或立场)不同,每种认识都有它的合理性,不一定存在正确和错误的问题。但是,如果说六经对临床证治有着指导意义、说六经可以钤百病,那么这个六经就必须具有一定的高度和广度,即六经是一个居高临下、涵盖甚广的东西。笔者在这里拟用框架形式来表示六经,用这个框架来衡量,临床的具体治法方药大体都能找到各自所处的位置,这才是可以并且值得称为临床基础的六经。另外不管东汉末年张仲景经历的是一场什么样的具体的疾病,《伤寒论》或六经病证一旦被拔高到用以指导整个临床辨证的高度,那么我们也就应该更多地考虑六经证治中共性的问题,亦即必须考虑对整个热病、甚至对整个中医临床证治起指导作用的六经。本文的目的也是要在这方面作一些归纳和思考,便于理解。六经所规定的辨证框架和治法方药的位置六经内容由提纲原文框定,但有对提纲原文进行质疑者,可见提纲还是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淮北煤炭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六经奥论》作者与成书考辨

《六经奥论》一书因保存了许多大胆怀疑经书的言论,成为我国经学史上一部颇具争议的作品,有关其作者和成书的争议也是经学史上的一桩公案。对于此书作者,今天最有影响的说法是郑樵说。此说始于此书的《凡例》和明人黎温给此书所作的《序》。今天习见的《六经奥论》是《通志堂经解》本和《四库全书》本(以下简称库本),均出于明成化年间盱江人危邦辅藏本,黎温曾为之作《序》(《序》今存于《经义考》,二本已删)。朱彝尊《曝书亭集》称黎温《序》云此书为郑樵所著,明人唐顺之辑《稗编》收入《六经奥论》文字时,亦从黎温《序》说,径直署名“郑樵”。此说影响甚巨,明清以来颇有信从者,有关此书作者的争议也由此而起。反驳郑樵说的人数较多,大致有两种代表意见:一是清代的黄虞稷、朱彝尊、全祖望、于敏中等,均以此书所载内容与郑樵的思想、言论和生活年代不符而怀疑并非郑樵作,但却没有给出作者①;另一种是乾隆年间修的《四库全书总目》和《续文献通考》,都在谈到《礼经奥旨》时云:“其文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