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空间作战模拟中的网络建模与仿真研究

空间作战[1]是敌对双方主要在空间进行的军事对抗活动,其实质是敌对双方以空间力量为主要作战力量,以空间为主要战场,为争夺、保持和利用制天权而进行的一系列作战行动。空间作战需要一个指挥、控制、情报、通信、信息对抗天地一体化作战环境的支持,空间作战中情报的获取、传输、处理、分发以及指挥控制要求信息网络安全可靠,网络性能的优劣决定着空间作战的进程与结果。空间作战模拟就是采用先进的计算机仿真技术,运用建模原理与方法,在虚拟的空间战场环境中实现对空间作战诸问题的研究。因此,空间作战模拟需要进行网络仿真,并实时监测网络性能对空间作战的影响并对其进行效能评估。1 网络仿真与空间作战模拟1.1 网络仿真网络仿真是通过构造虚拟的计算机仿真环境来反映真实的网络环境,通过数学方法或者动态蒙特卡罗方法来模拟现实中的动态行为。网络仿真对象的复杂性决定了网络仿真建模过程的复杂性。从模型的角度讲,网络仿真需要建立 4 种不同层次的模型,包括节点模型、规则模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计算机仿真》2005年01期
计算机仿真

联合作战模拟中武器装备作战能力量化需求分析

1 前言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 ,人类战争形式也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在信息技术的支撑下 ,由各军兵种部队参加的联合作战成为现代作战的主要形式。与之相适应 ,各发达国家纷纷开展联合作战模拟 ,使它也成为当前军用仿真领域的热点。Oren对仿真的定义 :仿真是一种基于模型的活动 ,被认为是现代仿真技术的一个重要概念 ,它充分体现了现代“先进仿真技术”的思想。现在 ,对模型的建立和研究成为人们关心的问题 ,并且认为建模与模型实验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需要统一起来考虑。从建模和仿真可信度 (VV&A)角度考察联合作战模拟 ,它与任何其他仿真活动一样 ,都必须是建立在“可信”的模型之上的活动。“可信”的模型包含“可信”的模型结构、算法和“可信”的模型数据。如何对联合作战部队的作战能力进行准确地量化分析 ,成为在模型数据层次必须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2 作战模拟中武器装备作战能力的量化2 .1 基本概念从一般的意义上讲 ,武器装备作战能力量化分析涉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军事运筹与系统工程》2005年01期
军事运筹与系统工程

作战模拟理论的一部力作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随着计算机和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现代作战模拟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并在军事上获得了广泛的应用。与作战模拟相关的理论和方法也逐渐成熟,并形成军事运筹学中一个极其活跃的分支学科。我军开展作战模拟研究起步较晚,但发展势头很快,举办了多次作战模拟的专题研讨会、经验交流会、主题年会,出版了大量理论专著、教材及论文集,构建了数以百计的作战模拟系统或模型。许多军事运筹学的硕士与博士点均设立了作战模拟的研究方向。仅近十多年来,我军学者撰写的专门论述作战模拟的著作与教材就有二十多部,基本形成了比较系统的理论研究成果。最近,有幸看到了国防大学胡晓峰教授主编的国防大学学科系列教材《战争模拟引论》一书,书中许多新观点和新内容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促使我迅速通读了全书。全书涉及基本概念、建模理论、模拟方法、体系结构、数据表述和技术体系等建模与仿真的基本问题,在概念、理论、方法、技术诸方面均进行了高度概括和深入探讨,模拟层次从战略、战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兵器装备工程学报》2016年11期
兵器装备工程学报

作战模拟训练评估建模与求解

本文引用格式:李宁,陈晖.作战模拟训练评估建模与求解[J].兵器装备工程学报,2016(11):105-109.Citation format:LI Ning,CHEN Hui.Modeling and Solving of Combat Simulation Training Evaluation[J].Journal of Ord-nance Equipment Engineering,2016(11):105-109.作战模拟训练以其战场境况和作战条件模拟逼真,训练进程安全可控,以及低成本、高效益的特点[1],成为世界各国军事训练发展的重要方向。随着信息技术和虚拟仿真技术的迅猛发展,作战模拟训练正向大规模、多系统综合的方向发展,未来的作战模拟训练必将承担更加广泛的军事训练任务[2]。与作战模拟训练快速发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作战模拟训练整体效果和综合吕质的评估研究却相对落后,这种局面已经严重制约了作战模拟训练的正常发展。目...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防务视点》2016年11期
防务视点

美智库通过作战模拟分析无人机的军事与政治影响

美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网站2016年6月29日发布了该中心助理研究员亚历山德拉·桑德尔撰写的《“无人机作战模拟”演习报告》。该报告从国家及非国家行为体使用和对抗无人机的措施、无人机的局限性,以及无人机可能带来的军事、战略及政治影响角度,分析了2015年10月举行的“无人机作战模拟”演习。报告认为,无人机拓展了空中力量的边界,扩大了信息获取渠道;无人机能够降低国家行为体的战术风险,但会加剧战略及政治风险;能够增强非国家行为体的作战能力。演习情况2015年10月,新美国安全中心在国防大学举行了为期2天的“无人机作战模拟”演习。演习汇聚了来自美国及其盟友军队、学术机构、智库、媒体及国际组织的专家。演习人员被分成4个小组,包括2个大国小组、1个小国小组,1个非国家行为体小组,每组包含6~8名成员。此外,来自国际红十字委员会的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了演习。4个小组分别代表4种虚拟行为体参与到12种作战想定中,虽然各组所扮演的行为体性质不变,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技视界》2015年34期
科技视界

作战模拟技术发展分析

0引言作战模拟技术在当前庞大而复杂的军事研究工作中有着重要的地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中有如下定义:“按照已知或假设的情况和数据,对作战过程仿效,主要包括实兵演习、沙盘作业或图上作业、兵棋博弈、计算机作战模拟等,通常用以研究、检验作战计划、评价武器装备效能、研究新作战理论等。”当前信息化条件下战场情况瞬息万变,旧的战争经验已经很难用来指导新的战争。借助作战模拟技术能够将战场缩小化、简单化,并进行重复性的训练研究。钱学森曾经指出:“作战模拟方法实质上提供了一个‘作战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里,利用模拟的作战环境,可以进行策略和计划的实验,可以检验策略和计划的缺陷,可以预测策略和计划的效果,可以评估武器系统的效能,可以启发新的思想。”目前,世界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已将作战模拟作为进行军事科学研究的主要手段。全文从作战模拟技术的演变、分类、典型的作战模拟技术、发展趋势四个方面详细介绍了作战模拟技术。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军事研究工作中,作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