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WTO下行政补贴的原则探究

行政法基本原则是对行政法规范的制定和施行具有价值指引功能的基本法律准则 ,行政补贴法律制度的构建自然离不开行政法基本原则的指导。然而 ,行政法基本原则在此领域的适用须有侧重点和特别的要求。因为 ,一方面 ,行政补贴是给付行政的一种形态 ,授益性的给付行政并不限制行政相对人的权利和自由 ,故法律保留原则的拘束力不如干涉行政严格 ,行政主体享有较大的裁量权 ,那么 ,通过行政合理性原则加以限制就尤为重要。另一方面 ,WTO《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以下简称《SCM协定》)的国内实施 ,势必导致WTO的基本法律原则如自由贸易原则、非歧视原则、透明度原则等全面笼罩行政补贴领域 ,要求调整与之不符的补贴行为 ,从而对政府的经济措施形成制约。有鉴于此 ,行政补贴的原则应在行政法基本原则的框架下 ,充分吸收WTO基本原则的有关内容 ,并将《SCM协定》的有关规定纳入其中 ,使行政补贴原则的内容具体明确。本文将行政补贴的主要原则确定为四项 :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四川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04期
四川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知情权与行政公开

知情权是权利群体中较晚到来,与环境权、物质帮助权等一起被列为“第四代”人权的新角色。了解与自身利益相关的信息,了解自己的真实处境,知晓自己所面临或可能遭遇的危险或困境,是一个人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前提条件或基础,是公民本该享有的一种天赋人权。 行政公开作为一项正式的法律制度一般认为开始于六十年代的美国,以《情报自由法》的颁布为标志。行政公开就其基本含义看,就是指行政信息的一种对外披露行为。 行政公开是针对行政机关而言,是行政机关的义务。这个义务对应的权利主体是公民,这种权利就是公民的“知情权”或称“了解权”。 公民的知情权思想是西方民主思想的重要内容,知情权的立法与司法保护是对代议制民主的新的发展和完善。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人之一杰佛逊说:“我们政府的基础源于民意。因此,首先应该做的,就是要使民意正确。为免使人民失误,有必要通过新闻,向人民提供有关政府活动”的充分情报。在制宪会议上,另一位来自弗吉尼亚的代表詹姆斯.威廉森也大声疾呼:“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天津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02期
天津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试论行政公开制度之完善

行政公开制度作为现代民主国家的一项基本制度,对于预防、抑制寻租性腐败,提高国家机关的工作效率有着重要作用。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和民主法制的完善,国家领导对行政公开制度给予了高度重视,我国公开制度在各级国家机关中逐步建立起来①,相关的理论研究也走向深入。在我国,行政公开制度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其中最重要的是已经形成了以中央和地方政府机构主持的机关报等大报为核心,以《国务院公报》等定期出版物为依托,以各种形式的法律、行政法规汇编为补充的“法律公告体系犤1犦”。在实务中,我国通过制定临时性政策,对行政公开的有关内容做出规定。这些政策规定的共同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规定公开的主要内容。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制度公开;办事程序和办事时限公开、承办部门和人员公开、办事结果公开;收费收税公开;廉政规定、监督办法和责任追究公开。第二,规定公开的形式。根据公开的内容和公开的范围、对象采用不同的公开形式。向社会公开的内容主要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行政论坛》2005年06期
行政论坛

美国行政公开立法的分析和启示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人类从法西斯统治的教训中认识到 社会公众、新闻媒介等对政府行为监督的重要性,提出“政府公 汗”、“行政公开”和“提高政府行为透明度”等口号,并陆续制定 了各种相应的法律、法规。芬兰1951年制定了《公文书公开法》, 挪威1970制定了《行政公开法》,法国1978年制定了《行政文书 公开法》,日本1999年制定的《关于行政机关保有的情报公开的 ,法律》等。在各国的行政公开制度中,美国的行政公开制度最为 全面且最具代表性,这里仅以美国的行政公开立法为例,分析它 对我国行政公开制度法制建设的启示和借鉴。 一、美国的行政公开立法主要内客 1.明确规定了免除公开的政府文件范围 美国的《信息自由法》第2款规定了申请人申请材料属于 《信息自由法》规定的例外之一,只要是以下九类,政府机关可以 拒绝公开政府文件:(l)保密文件,国防、外交政策的某些文件; 〔2)行政机关内部规则及制度;(3)贸易秘密与商业或金融信息; (4)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淮阴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淮阴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行政公开制度的功能

现代行政法治的核心是行政程序机制,行政公开制度通过行政程序的设定,以新的行政运行模式,发挥着特有功能。一、对行政行为进行制约与监督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  首先,我国是一个重实体而轻程序的国家,在行政实体法律关系中,行政相对人的权利很难与有组织的行政权力对抗,处于弱势地位,即使行政相对人拥有了某种实体性权利,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够实现它,如人们应该按照什么样的方式、步骤、形式来行使这些权利? 应该何时行使这些权利? 等等。这些都属于公民的程序性权利或行政机关程序义务(行政机关实体权力运用必须遵循的过程),行政公开通过规定行政机关的程序义务以限制其自由,实际上就是以公民程序性权利制约行政自由,抗衡行政实体权力的行动。程序性权利就是主体为了行使、主张或保障其实体的权利而必须具有的作一定行为的能力[1],缺乏程序保障的实体性权利只是法律的“空头支票”。“对于一般权力来说,法律程序既是行为模式、步骤和方式,又是权利实现的合法方式或必要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成都行政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2005年02期
成都行政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

论我国行政公开的现实与困境

行政公开是指国家行政机关 ,法律规章授权行使行政职权的企事业组织和公务员依法主动或依申请将除国家秘密、个人隐私和商业秘密以外的行政信息和行政活动过程公开于众 ,否则关系人可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法律诉讼的制度。公民的基本权利对应着国家的基本义务 ,那么公民的知情权就对应政府的行政公开的义务。我国的行政公开相对于西方发达国家起步较晚 ,是伴随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和民主制度的不断完善而发展起来的。在我国最早推行的是 80年代初期的全国农村基层组织的村务公开制度 ,随后一部分地市以及省级机关 ,国家职能部门相继进行了政务公开以及相关制度的研讨与试点。近年来国家领导对行政公开制度建设给予高度重视 ,使我国的行政公开得到了迅速发展。特别是以 2 0 0 1年 1月 1日施行的《广州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为标志 ,我国的行政公开开始迈向制度化、法制化进程。但是总体上来看我国的行政公开还存在不少问题 ,有必要了解我国行政公开的现实情况、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