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分裂时期的阿里诸王朝世系——附:谈“阿里三围”

公元869年,吐蕃发生了“臣民反上”(只“哎钾客可局,‘)起义和王室内部争夺王位的长期战争,导致吐蕃王朝的瓦解。藏族历史进入了“分裂时期”(狱’初即足衡月“卿)。赞普沃松的后代吉德尼玛哀逃到阿里,并分封三个儿子,建立起拉达克王朝(即气日叮忍即胡叮)、古格王朝(匀‘气’酬‘东闷钾)、普兰王朝(忿气只娜酬‘胡邵)、亚泽王朝(“‘势誓‘气“叮)。这四个王朝建立的时间有早晚,所辖的地域不断变化,谱写了有声有色、错综复杂的历史。 这些阿里的小朝与卫藏的地方政权,在1681年以前政治上没有隶属关系,但宗教和文化上却保持了紧密的联系。特别是西藏佛教的后宏期,由于古格王朝的益西沃修建著名的托林寺(,肖‘食只‘俏气‘),大翻译家仁青桑布译出大量的显密经典,开创“上路教律”(叭’只万叮即);1042年又邀请阿底峡至托林寺,指导佛法的正道;1076年古格王孜德(韧食’)担任施主,召集卫、藏、康的著名佛学家至托林寺讲经说法,举行盛大的法会,史称“火龙年...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导报》1988年02期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导报

一九七八年以来国外有关中国边疆史地论著简介(二)

五、对于西藏边疆史地的研究 1.阿里三围 关于阿里三围的论文有在国外的藏族学者罗桑江白(Lozang JamsPal)的《阿里三围:古代西部西藏的传统说法》(The tliree provinees of mNgar一ris:traditionala。eoun-ts of aneient Western Tibet),载((西藏文明探索))(Soundings in Tibetan eivili-zation .editers:Barbara Nimri Aziz,Matthew Kapstein Manohor,1995年)页152一15。 阿里三围这一地区是古代西部西藏的代称。王森教授在《西藏佛教发展史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一书的页207认为:“在分散割据时期,在西藏西部形成了由吐蕃赞普后人统治的三个小王国,因此后来称这一带为阿里三围.”我们知道:阿里三围的研究是西藏地理史研究中的一项重要课题,国内鲜有论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环球人文地理》2012年05期
环球人文地理

谜中之谜 “阿里三围”的隐秘之美

芦气如扮网rr了万石…曰洲正如蕊民们在谚语中所言,西吸的美是极致的,与此同时.通往西改的道路也是格外艰难的:平均粼扣O米以上的海拔,再加上异常盆杂的地形.使西改成为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但总有一些人,不远千里.穿过无傲条照片中这样的山埂,来到西口,来到阿里。有一种说法是:如果西藏是“世界的屋脊”,那么阿里便是“世界屋脊的屋脊”;如果西藏是“人类之谜”,那么阿里便是“人类的谜中之谜”。没错,无论是阿里的美还是阿里的荒凉都是极致的。从“雪山围绕的普兰”到“岩石围绕的扎达”,再到“湖泊围绕的日土”—这传说中的“阿里三围”就像是沙漠中开出的三朵水莲花,以自己的存在证明着阿里与世隔绝的孤独和苍凉。普兰县位于阿里地区的南部,坐落于纳木那尼雪峰和阿碧峰之间的谷地,是中、印、尼三国的交界处。这里山峦起伏,人烟稀少,放眼望去,满眼都是没完没了的岩石和荒滩,贫瘩而且粗砺。如果不是雪,不是那些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眷顾了这片一无所有的大地,人们一定...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藏学》2009年04期
中国藏学

清代西藏阿里的域界与城邑

阿里地区在西藏文明发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它不仅是西藏早期文明的中心之一,还是后弘期藏传佛教文明的传法源头和弘教中心。早在吐蕃王朝兴起以前,这里就拥有了辉煌灿烂的象雄文明。吐蕃王朝崩溃以后,王室后裔西逃象雄,建立起阿里王系诸政权,阿里三围成为这一地区的通称。尽管阿里作为地域概念出现得相对较晚,但是这一地区却自古以来就是自成一体的政治地理单元。阿里地域概念也随着历史的变迁而不断变化,作为藏族口头禅的上部阿里三围,既是政治上分封的反映,也是西部自然地理特征的反映,其所指的域界范围却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日益缩小,作为阿里核心区的四宗六本地区,最终在清代得以确立并稳定下来。②一、清代中外的阿里地理知识阿里位于西藏极西边地,对清代中央政府而言乃是“西藏之极西边境”、③“全藏之西鄙”④,这里不中国藏学2009年第4期(总第88期)仅是西藏的边缘,也是中央政府的边疆,是中央王朝控制力最为薄弱的地方。由于相距绝远,环境恶劣,清人对这里的了解相对...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康定民族师专学报》1990年00期
康定民族师专学报

色达瓦须部落史话

曩吣。瓦须(带q;掣)源流。0’i j Hi。0 j 。蠢嘏-≮‘。k。。0.-k“j:i。i一0‘■般来说,叙述并始应聍上养c神j贺颂≯舟卞辞(龙)税福’;。对审靠(尺嚆先以l政蔽商l方面的言辞≯上锛奎法源流,-下讲轮回1世养_厉筻:如枝繁眸度,;、果实寄异的箴言可苡讲赫少j‘值楚俗话说i’矗应‘时诸少才戴j应时的雨多才婷.‘”从整个辽阔时藏区桌谠广。上肴阿里_兰围,中有卫藏四翼,。下有多康六啕.在六岗之一的色莫岗(宣阀’萌’带’。)上..有一摩同尊者观世琶蔷葳一槎神圣静忙主玛啥噶拉(一’予’叩妒勺神山;+由侠摹本师多若曲抢r三驾舌酮对)发现∥即上色达柏顶布矗i吉:青淞j(1萄j嘈÷-翠币;·譬嘈E’≮舒一)这修.日:睁波山(1萄’嘈气’翠币气’百:蹲掣i’嚣,一)运座怙蠡灼成就之源”声誉传遍了四方t正如俗话说‘‘山胯连绵不断睁晕底斯山@,。水流源源禾绝的是雪山水,世世代代承传不断的是目波栋③(拥’蠲簟芒)现在把生存在这座神山...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科学大观园》2013年06期
科学大观园

西藏的隐秘之美

有一种说法是:如果西藏是“世界的屋脊”,那么阿里便是“世界屋脊的屋脊”;如果西藏是“人类之谜”,那么阿里便是“人类的谜中之谜”。没错,无论是阿里的美还是阿里的荒凉都是极致的。从“雪山围绕的普兰”到“岩石围绕的扎达”,再到“湖泊围绕的日土”—这传说中的“阿里三围”就像是沙漠中开出的三朵水莲花,以自己的存在证明着阿里与世隔绝的孤独和苍凉。雪山中的冈仁波齐神山普兰县位于阿里地区的南部,坐落于纳木那尼雪峰和阿碧峰之间的谷地,是中、印、尼三国的交界处。这里山峦起伏,人烟稀少,放眼望去都是没完没了的岩石和荒滩,贫痔而且粗砺。如果不是那些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眷顾了这片一无所有的大地,人们一定会误以为这里是个被遗忘的角落。仿佛是上帝对普兰这片荒芜之地的奖励,这里的雪山多得简直叫人惊喜。无论你在哪里,只要抬头就能看到雪山遍地。而无论你往哪里走,也无论你走出多远,似乎总也走不出雪山的怀抱。在普兰众多的雪山之中,“冈仁波齐”是最为人们所熟知的名字。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