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黔东南台江县台盘乡议榔制度对苗族基层治理影响和启示

议榔制度虽然是由氏族部落发展而来,但却是一个以地缘为纽带的具有政治和经济的综合体,与传统的氏族部落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组织不同,也不是阶级社会的立法机构,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议榔”反映农村公社的特征。现今的议榔制度作为一种民间自治组织,在苗族基层治理中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一、黔东南地区苗族议榔制度基本介绍议榔,苗语称为“构榔”,“构”为“议”,“榔”在传说上,为拟人化的“公约”1,议榔即议论商讨,约定宣誓或议定公约。议榔会议是苗族社会中议定法律的会议,经议榔制定的法律,实际上为习惯法。由于苗族历史上不断迁徙和重组,苗族村社的地缘色彩越来愈浓,在族姓复杂的情况下,为了维持地方秩序,打破传统的宗族和鼓社的界限,议榔小则由一个或几个地理位置上毗邻的村寨组成,一般以大寨为中心,大的可以包括数十、百寨,甚至整个方言区。各地名称也有所不同。这种组织,湘西一带称为“合款”、“门款”,黔东南一带称为“议榔”,云南一带称为“丛会”。(一)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苗族传统议榔治理体系的结构、功能及运行

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并不意味着对传统治理体系的单纯否定或完全抛弃,而是如黑格尔所说的“否定中带有肯定”,既有抛弃旧质又有保存的过程,即扬弃(sublatkm)的过程。因此,有必要挖掘传统治理体系的合理内核,以便能够与现代化的“新质”更好融合,这样的挖掘在民族地区显得更为必要。受地理环境、民族文化、历史传统、生存环境、生产力水平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许多少数民族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特有的治理体系,比如藏族的政教合一体系、彝族的诺合家支体系、瑶族的目老体系和苗族的议榔体系。这些治理体系不仅在各民族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而且在当下仍有不可忽视的价值。结构一功能分析法是政治学常使用的分析方法,它试图通过剖析政治体系的结构和功能揭示政治系统运转的规律。这一方法在某种程度上避免了宏达叙事的空洞与微观研究“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局限,有助于理解政治行为与社会现象之间的复杂关系。为了更好地推动苗族地区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运用结构一功能分析法深...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苗族议榔政治体系的嬗变与重构——以贵州三穗县D村为例

在国家推进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背景下,苗族地区的治理随之历史性地凸显在人类舞台的聚光灯下。然而,苗族地区如何实现有效的治理并不是随手可为的,尤其在社会转型的大背景下,苗族地区的治理所面临的环境变得更为复杂,治理的目标更为艰巨。因此,运用何种治理方式,如何构建长治久安的治理机制应对苗族地区社会转型所带来的挑战,并推动苗族地区治理的现代化成为亟待解决的重大时代课题。众人皆知,村民自治制度是农村治理的重要政治制度,为转型期的苗族社会注入诸多的稳定与发展因素,然而在许多苗族地区,村民自治却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议榔政治体系分享了苗族村社的权威资源,造成了权威资源的分散化。笔者在贵州苗族D村调研发现,该村诸如财产纠纷、婚姻调解等多是依靠寨老和族中长者解决,在某些方面寨老比村干部更有权威。那么,议榔政治体系是成为苗族地区有效治理的重要传统资源,还是作为治理现代化的对立面而存在?倘若它是一种可利用的资源,又能在哪些方...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兴义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02期
兴义民族师范学院学报

少数民族自治区议榔制度的运行体系分析

议榔制度是布依族、苗族民间传统的自治方式,是相对于国家政治系统的一种非正式制度,它有着极强的凝聚力和社会动员能力。它的基本职能就是制定规范管理村寨成员,维持村寨社会的正常运行。规范经商议通过并固定下来就是榔规,是民族村寨的习惯法,因其极强的社会约束力规范着社会成员的行为。从议榔制度在民族区域自治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来看,它不仅是少数民族自治过程中一种有效的管理模式,也对我国民族管理制度也具有一定的参照作用。同时议榔制度在民族生产活动中有着长期的生产管理经验的积累,有着其特有的运行模式,这一运行体系维系着少数民族地区生产、生活和社会活动的正常运行,是一套独立的社会运行体系。所以我们研究议榔制度的基本运行状态,有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少数民族管理体系的运行方式,从而推动民族社区的向前发展,促进民族区域自治的顺利执行,从而推动社会和谐的向前发展。为全面了解议榔制度,我们引用社会学和管理学的相关理论方法,对议榔制度作如下探讨:一、议榔体系的目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1983年02期
贵州民族研究

黔东南苗族“议榔”考

生活在黔东南的苗族人民,他们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为了维护生产,防治盗贼,各村寨推举德高望重的寨老,在本村寨中主持民主的群众议事会,规定乡规民约,处理寨中出现的各种案件,这就是“议榔”. “议榔”包含着制订规约和执行规约两重意思。在苗族的发展史上, “议榔”在维系苗族社会治安上起着重要的作用,这种“议榔”形式一直保持到解放前. “议榔”始于何时,因为苗族人民在历史上没有创造文字,所以没有记载。但从《苗族古歌》《跋山涉水》中有这样一段: “雄公来议榔,榔约这样说,一支住方先,一支.住方尼,一支住者雄,一支住希陇,一支住春整,分开过生活”。黔东南现在还流传的。议榔词”中也说: “从前的时候,很古的年代,在芦笙堂地方,在大风坳那里,整整坐了五辈,。;人繁殖满寨,坐满了地方。地方住不下,寨子容不了,才请榜香来议榔。……以岭来分父,以山来分祖,一家成一支,划船的住河边,干涪的住山岭。一人得一方,一人得一处。不准谁侵占谁的地方。哪个过山砍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06年01期
贵州民族研究

布依族传统议榔制度的当代价值研究

布依族是贵州高原上一个古老的民族,主要聚居于贵州省的南部、西南部和中部地区。在云南、四川两省的部分地区以及越南北部山区也有少量零星散居。在与其他民族共同缔造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中,布依族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族自治习惯或方式—“议榔”制。因此,追溯其根源、内容、性质、功能及其当代价值就成了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一、布依族传统议榔制度的溯源布依族的议榔制度源于其自然崇拜与对金丝榔树的敬仰。二者对议榔制的产生有着本质和必然的联系。(一)布依族自然崇拜的习惯布依族是一个多神崇拜的民族,在布依族的传统文化中,盛行着崇拜自然的观念,多数崇拜自然物,其中主要以敬奉社神、山神、石神、树神最为普遍[。1](P29)许多村寨均尊自然物为神,例如,有的供奉树神、雷神、门神、灶神、龙王等。这种多神的自然崇拜一方面是由于生产力的低下引起的,另一方面是对自然物的畏惧与崇敬而产生的。而这种自然崇拜反过来又影响到了布依人的生产与生活习惯,乃至布依人日常的村寨生活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