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金声玉振 遗泽绵长——黄宾虹山水画艺术及其对未来画坛的影响

20世纪,在中国画坛上涌现出很多名家,其中佼佼者当首推黄宾虹。人们对黄宾虹山水画艺术由不理解到理解,逐渐发现了他艺术的生命所在。他继承传统进而融进自己独特造型语言的山水画艺术,不但滋养了20世纪后半叶的许多画家,使他们也取得了蜚声中外的成就,同时对下一世纪,甚至更为久远的画家也将产生巨大的影响。1  黄宾虹的山水画艺术是20世纪山水画艺术的一座丰碑。清朝以降直到本世纪前半叶,中国的山水画艺术渐渐走上临摹古人、封闭保守、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境地,其中尤以四王为代表。这种绘画方式与清朝的统治思想甚是吻合,受到大力褒扬与提倡,遂成为一股强大的势力,影响几近二百年。其间虽然也出现了一些个性突出的画家,诸如徐渭、四僧等人,但终未能成为主流。四王的画,固然不能说一无是处,但至少他们的创作思想是保守的,创作方法是因循的,而且流风所及,人们动笔则仿某家、抚某家、讲究无一笔无出处,使画面呆板,毫无生气,离现实生活也越来越远,真是到了衰微的地步。黄宾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术》2000年07期
美术

试论黄宾虹晚年变法

黄宾虹晚年变法的“三大机缘” 研究黄宾虹的晚年变法.应考虑到三大机缘的因缘作势。 第一.他学习临摹传统绘画的步骤.此时已进入宋画阶段.也就是最后一个阶段.客观上具备了集传统之大成并推陈出新的学识与功力: 第二,1 932年秋天,他69岁西行入蜀,到第二年夏秋之间回沪。(钱学文先生根据他所收藏的黄宾虹蜀游画稿考证,黄宾虹在蜀的时间可能不止一年.而是两年。)“入蜀方知画意浓”.这段时间不长的蜀游经历.恰恰发生在70变法的关键时刻,影响深远。巴蜀山川之助,开启了黄宾虹的大智慧,于法于理,大彻大悟: 第三.晚年由于对宋画的钻研和喜爱,亦从欧洲印象派找到契合之处,在二者的互参之中,印象派的“洋笔墨”对于他晚年以宿墨、焦墨、渍墨、积墨和短线、点风为主体的笔墨语言的形成有一定的帮助。 宋画的启示 先讨论第一点。 黄宾虹曾说过学习传统应遵循的步骤:”先摹元画,以其用笔用墨佳:次摹明画.以其结构平稳,不易入邪道:再摹唐画.使学能追古:最后临摹宋画...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2000年07期
《今日浙江》2000年09期
今日浙江

“中国人民优秀的画家”黄宾虹

我国著名山水画家黄宾虹一生的最后lO年,是在杭州栖霞岭度过的,对杭州和西湖的山水有着深厚的感情。 1 948年秋初,黄宾虹到杭州。第二年杭州解放后,时年86岁的黄宾虹出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教授。他90寿辰时,华东行政委员会颁发荣誉奖状,称他是“中国人民优秀的画家”。 黄宾虹(1865—1 955),原籍安徽歙县潭渡村,生于浙江金华。名质,字朴存,号予向、大千、红叟、黄山山中人,初号滨虹,晚年以宾虹为名。黄宾虹出生在富裕的商人家庭,小时识字默写,读遍家中所藏的少年读物,《山海经》的插图引起了他的浓厚兴趣,成为他献身于艺术的最早启蒙。 清光绪二年(1 876年),黄宾虹13岁,去歙县应童子试,结果应试失败。于是他到杭州,进入紫阳书院学习,为以后的学术研究和艺术探索,打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浙江工艺美术》2001年01期
浙江工艺美术

黄宾虹的山水画风及其鉴定

黄宾虹,生于1865年,卒于1955年,名质,字朴存,中年更号宾虹,以号行,室名宾虹草堂。祖籍安徽款县,生于浙江金华,晚年定居杭州。 黄宾虹不但是一位杰出的山水画艺术大师,也是一位革命家、教育家、著作家。他屡经世变,阅历沧桑,探啧钩奥,阐幽发微,在考古、金石、书艺、印学、诗文、书画鉴藏、编纂出版和艺术教育等方面均有突出成就。尤其在山水画艺术创作上成就卓越,为近代绘画史上少有之人。但近几年来,随着黄宾虹地位的不断上升,其书画鹰品泛滥,拍卖行亦屡见伪作。因此,如何认识黄宾虹的山水画风及其笔墨特性,正确鉴别他的山水画作品已为世人所关注。气韵的总体把握 气韵是中国画中极其重要的审美范畴,也是中国画审美特性和审美标准的重要内容。审视黄宾虹的山水画,首先应从气韵总体上去把握,离开了气韵,就无法真正理解黄宾虹的山水画。 黄宾虹的山水画具有古拙奇趣、浑厚华滋的个性,且充满了生动弥溢的气韵。真识黄画者,其实只要看上一眼,或将卷轴一打开,即大体已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法》2015年24期
中国书法

黄宾虹书法及印学探微

书法如果用“画家字”来讨论黄宾虹的书法,显然有失片面。所谓“画家字”“学者书”于书法之本体无疑相对宽泛许多。十多年前,我曾在《民国歙人书家概述·黄宾虹》一章中写道:近百年纷乱的历史决定着人们审美心态的复杂性。同时,审美意识的改变预示着一个由柔弱而变为强大的民族将屹立于世界的东方。黄宾虹山水画艺术所体现的雄浑博大的气象以及崇尚北碑的阳刚之气审美追求便是特定的文化背景下出现的令人深思的必然现象。但就书法艺术而言,作为进步意义的尚碑之风并没有给中国书坛带来生机,这种对传统书学中庸的审美心态的背叛,在某种意义上反而“阻碍了书法艺术的空间发展”,使整个书坛陷入一种颇为浮躁的状态之中。如何摆脱传统书法的章法秩序的封闭模式,使书法艺术在形式上得到解放,黄宾虹做出了很多有意义的探索。黄宾虹的篆书径取三代古文天然朴拙之奇趣(黄宾虹深刻体会:不研金文不谙章法之妙),深刻理会其线条的书写韵味,运人工笔墨虚实之性灵,强调情感与自然的合一,一扫清人习篆鼎...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吉林艺术学院学报》2000年03期
吉林艺术学院学报

积学致远 大器晚成——黄宾虹艺术精神的启示

当人类的历史进入了20世纪末以后,在各种艺术风格流派异彩纷呈的今天,黄宾虹作为中国传统艺术的大师再次引起艺术界特别是美术界的关注,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 艺术反映人类淳朴的自然天趣是东西方艺术家共同追求的目标,黄宾虹作为当代中国艺术大师,不但他的作品和修养与时代艺术精神十分契合,而且在他作品中蕴含的自然天趣更显现出独特的魅力。他承前启后的艺术思想是研究我们与世界文化接轨的十分重要的中介。 张仃先生曾在“中国黄宾虹艺术研究会”上明白无误地号召中国艺术家要“系统地学习黄宾虹”。他认为:“黄宾虹对中华民族的文化有一个十分客观的认识,他的认识既不同于以西代中、以西改中或全盘西化的观点,也不同于国粹主义,他对民族文化艺术遗产有真正深入精髓的研究和见解。他的态度是科学、客观而公正的,不具有太强烈的政治和功利动机。他从不厚古薄今,也不厚今薄古,他的眼光非常的长远和深邃,对中国卿传统,有优点就充分肯定并弘扬,有糟粕就中肯指陈以鉴今。” 上述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